調查:有月嫂中介公司收取客戶服務費後申請破產,還拖欠工資
2021年06月04日07:26

原標題:調查:有月嫂中介公司收取客戶服務費後申請破產,還拖欠工資

一邊收取了客戶服務費,一邊拖欠著月嫂工資,近日,一家中介公司兩頭坑的行為讓不少寶爸寶媽和月嫂同時陷入了困境。

中消協提醒消費者,謹慎判斷和選擇各類預付式消費,盡快加強預付式消費立法。

迎接新生命的到來,本應是充滿喜悅的事。然而,對於一些寶爸寶媽來說,眼看著預產期將近,讓他們糟心的事卻發生了。

《工人日報》記者連日來採訪發現,一些家庭本以為請了月嫂可以更加科學合理地照顧寶媽和寶寶,卻沒想到把服務費交給中介公司後,還未獲得相應服務,公司便宣告破產。而一些已經和中介公司簽約、為客戶提供了服務的月嫂,也遲遲拿不到自己的辛苦錢。中介公司兩頭坑的問題亟待引起重視。

服務費交了,公司卻申請破產

“我已經交了全款的服務費,我愛人的預產期還沒到,卻收到了公司的破產通知。”說起最近的遭遇,寶爸朱先生很是苦惱。

在不知從何渠道被公司銷售人員獲取個人信息,並推薦中介服務後,今年3月27日,朱先生和愛人參加了由北京一家月嫂中介公司組織的見面會,簽約了一名月嫂,並通過銀行轉賬將服務費1.28萬元支付給了該公司,約定服務期為26天。

根據合同約定,由中介公司保障客戶的資金安全,服務結束當天如客戶未提出異議,公司開始核算月嫂佣金。

5月20日,朱先生的手機上收到了月嫂顧問董老師發來的一條信息:“本人已離職,聽說公司內部出現了問題,我們也是受害者……”

同一時期,已經付款還未獲得服務的家庭陸續收到了該中介公司不同工作人員發來的內容完全相同的信息。

“在收到消息後,我們第一時間嚐試了打電話、發微信等方式,都沒有辦法聯繫上中介公司的人,連銷售人員的朋友圈都變為3天可見了。”寶媽李女士說道。

無奈之下,寶爸寶媽們來到該公司辦公地點,卻發現公司早已大門緊閉,人去樓空。空蕩蕩的大門上只留下一張“致債權人的信”,信中寫道:“因疫情原因,導致我公司經營不善,舉步維艱,資金周轉出現較大困難,已向人民法院申請宣告破產事宜。”

“絕大多數未履行的合同都是2021年簽訂的,中介公司向很多家庭收取了預付款,而且還有很多月嫂的工資沒有結算,怎麼就資金周轉困難了呢?”李女士覺得難以理解。

“我愛人5月17日生產,5月18日請月嫂來照顧,卻被月嫂告知公司破產了。我們都是新手寶爸寶媽,妻子愁哭了很多次。”一邊照顧妻孩一邊維權的寶爸王先生又是心疼,又是著急。

1.28萬元、2.36萬元、3.15萬元……很多寶爸寶媽將金額不等的服務費彙入中介公司或公司銷售人員的賬戶,卻在待產期等來了公司破產的消息。

“中介公司要求家庭必須付全款,不接受定金形式。”在談及為何諸多家庭都選擇全款支付時,李女士解釋道。

服務完成了,工錢卻拿不到

“從4月23日到5月18日,我在客戶家中按時幹了一個週期的活兒,服務期間很愉快,服務結束後卻拿不到工錢。”今年4月,月嫂韓阿姨向中介公司交了1000元押金、200元保險費,在完成服務後不但沒有拿到應得的工錢,連押金和保險費也沒有被退還,共計1.1萬多元。

老家在河北邯鄲大名縣的韓阿姨靠到北京做月嫂維持家中生計,為患病的兒子支付醫藥費。拿不到工錢,韓阿姨只能借住在北京的朋友家,等待事情的進展。

“公司開見面會的時候承諾幹完一份活就給我們工錢,可自從今年3月份就拖欠工資,我們出來掙錢多不容易啊。”來自黑龍江大慶的月嫂宮阿姨感慨道。

除了沒能按時發給月嫂工資外,即使在正常運營期間,該公司還存在將同一名月嫂簽約給預產期相近的不同家庭,即“重複簽單”的行為。韓阿姨解釋:“月嫂服務為上戶全職服務,照顧產婦和新生嬰兒的飲食起居,一名月嫂不可能同時服務幾個家庭。”

然而,多名月嫂都被公司在同一時段安排至不同家庭上戶服務。例如,月嫂丁阿姨被簽約至預產期為6月29日、7月3日、7月10日的家庭,服務天數分別為26天、52天、26天;月嫂嶽阿姨被簽約至預產期為4月1日、5月4日的家庭,服務天數分別為78天、52天。

面對重複簽單的情況,月嫂嶽阿姨詢問中介公司的售後服務人員周老師如何處理,得到的答覆是:“您配合一下,先安撫客戶,就說能正常上戶,等過幾天你找個理由說有事,讓客戶找公司換月嫂。”在李女士看來,公司這樣做可能是在通過欺騙客戶來獲得更多訂單。

中介公司豈能兩頭坑?

據瞭解,該月嫂中介公司從2019年3月起直至申請破產前,幾乎每週末都會在酒店舉辦見面會。

“我們參加的那場見面會有四五十名月嫂,按照從業經驗不同穿著不同顏色的工裝,看上去規模很大很正式。”朱先生覺得,從當時的場景來看,見面會很規範,他怎麼也沒想到會發生現在的事。

而讓月嫂們感到為難的是,明明是由客戶、月嫂、中介公司三方簽訂的“平台服務協議”,公司卻沒有給月嫂應由她們保管的那份協議。“我們現在維權的合同都是客戶發給我們的。”月嫂宮阿姨無奈地說道。

目前,部分寶爸寶媽和月嫂已經向警方報案,並通過民事訴訟途徑維權。在這一過程中,他們發現,與該公司存在業務、人員混同的另一家公司正在以同樣模式運營。

值得一提的是,在連續幾天失聯後,中介公司的工作人員主動聯繫客戶和月嫂,稱公司法人已經售賣自己名下的房產,讓客戶和月嫂先行等待45天以上,待收到房款後立即退還服務費,支付勞動報酬。

儘管公司已經向部分月嫂發放了三分之一的工資,客戶和月嫂們對這一承諾最終能否兌現仍然保持懷疑。

事實上,針對此類預付費問題,中消協曾提醒消費者,在交費接受服務的過程中,謹慎判斷和選擇各類預付式消費,務必留意相關企業在經營上是否存在異常行為,適當關注權威部門發佈的相關公示信息。

中消協建議,應加強預付式消費立法,從收取預付費的經營者資質、合同要求、履約擔保、資金管理、信息披露、費用退還、冷靜期、退市要求、法律責任等方面進行規製,防範後續風險;同時修改完善企業信息公示暫行條例、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管理暫行辦法,加強對企業註冊信息變化,如法人變更、終止經營、合併轉讓等重大事項監管,加大退市審核力度,強化經營者退市責任。

(原題為《中介公司提供服務豈能兩頭坑?》)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