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者採訪:一些年輕人為什麼不願生娃
2021年06月04日05:26

  原標題:調查顯示:約五分之一的未育青年對生育持有矛盾心態 一些年輕人為什麼不願生娃

  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育齡婦女總和生育率為1.3,處於較低生育水平。對此,國務院第七次全國人口普查領導小組副組長、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坦言,低生育將成為我國面臨的現實問題。

  一些年輕人為什麼不願生孩子了?近日,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了十幾位80後、90後青年,瞭解他們在面對“要不要生娃”的人生重大抉擇時,有哪些現實考慮和社會壓力。

  沉重的養娃賬本

  王帥有一對雙胞胎兒子,他的支付寶賬單里,滿滿都是紙尿褲、奶粉、嬰兒床等物品的購買記錄。除了日常開銷,王帥的雙胞胎兒子是早產兒,“孩子身體不太健壯,前段時間看病又花了5000多元。”他還記得,孩子剛出生的時候,在早產保溫箱里待了十幾天,單單這筆費用就高達3萬多元。

  為了維持養娃開支,王帥的妻子休滿產假就回到單位繼續上班,家裡兩個孩子無人照顧,王帥的母親和嶽父嶽母犧牲了清閑的退休生活,來到西安幫他一起照顧孩子,而王帥的父親則在北京的姐姐家幫著帶外孫女。

  “白天我和妻子要上班,母親負責做飯、收拾家,嶽父嶽母負責照看兩個孩子。”王帥細數著自己的家庭分工,“為了照顧好第三代,老人們不得不離開故土,我其實很慚愧,但是只有這樣我和妻子才能正常工作。”儘管如此,王帥妻子的公司仍以“生育過後精力不充分”為由,將她每月的工資降了2000元。

  王帥說,妻子也想過做全職媽媽,但算了算養娃賬單就打消了念頭。

  王慧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雖然生活在四川省的五線城市,但是她的“養娃賬本”依舊沉重。大孩讀小學二年級,二孩讀幼兒園,光興趣班、生活費、玩具衣服、營養品這些算下來,兩個孩子一年要花5萬多元,“如果再帶著孩子暑假遊,又得花1萬多元”。

  王慧一年到頭的工資不夠兩個孩子的開銷,她的丈夫一年能掙10多萬元,家裡還有房貸、車貸、老人贍養費等各項支出。王慧說她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家人生病,“我們掙多少花多少,根本沒有積蓄給老人看病。”

  高標準育娃的心理預期

  記者在採訪中發現,一些90後青年表示“生不起”“養不起”孩子,並非傳統意義上的負擔不起孩子的基本開銷,而是對孩子的成長環境和教育資源抱有較高的心理預期。

  1995年出生的李明,目前在廣州一家銀行工作,年收入20多萬元。李明的女朋友在華南師範大學讀研究生,他計劃等女朋友畢業後就結婚,“但是我們短期內不打算要孩子”。

  在李明的規劃中,他覺得起碼自己要在廣州買套房,能夠給孩子提供良好的生活條件、優質的教育資源,才會考慮生孩子,在他看來這也是對孩子負責。

  在武漢大學讀博士的趙雪也表達了同樣的觀點,“我要生孩子也只生一個,我們想給他提供最好的保障。”趙雪的男朋友目前在一家互聯網公司上班,她預計兩人以後的年收入應該在40萬元以上。但是她擔心,如果生了孩子,還能不能維持現有的生活品質。

  26歲的孫海剛領結婚證不久,他認為自己還沒做好育娃的充分準備,因此近期不打算要孩子。他表示雖然他沒有望子成龍的想法,但也希望孩子不要輸在起跑線上,不能比別人差太多。

  子不教父之過是一種根深蒂固的思想觀念,現在的年輕人在孩子的教育上有更多的選擇:私立學校、國際學校、興趣班、家教、出國留學……自己的孩子過得不能比別人差的焦慮,讓一些年輕人幹脆選擇不生。

  如何緩解青年的生養焦慮

  北京科技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邢朝國曾通過互聯網調查平台對4030名未育青年的生育意願進行調查,結果顯示,大約五分之一的未育青年對生育持有矛盾心態,“生育是自然規律”“滿足情感需求”“增強婚姻穩定性”“外部壓力”是他們想要生孩子的主要原因,而“工作擠壓”“生育能力焦慮”“對孩子成長環境擔憂”則是他們不想生孩子的主要原因。

  邢朝國認為,生育支持政策應該從重塑生育重要性、構建生育友好型工作製度、緩解生育能力焦慮等方面有針對性地消除未育青年的生育矛盾性。

  面對年輕人生育意願較低的現狀,河北大學人口研究所呂紅平教授在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採訪時分析說,從文化意義上來講,過去有延續香火的傳統觀念,家的觀念比較濃厚,不生孩子會受到周圍輿論的非議;現在社會包容性更強,個人主義的觀念相對加強,在多元文化衝擊下,外在的規範約束力變弱,生孩子主要看個人意願。隨著傳統社會“養兒防老”的觀點逐漸弱化,當今社會可以依靠規範的養老保障製度來解決後顧之憂。再加上,養育後代所需的經濟成本越來越高,很多年輕人的生育意願隨之降低。

  “事實上,除了生育成本,養育成本、結婚成本都讓很多年輕人有所顧慮。”呂紅平表示,要鼓勵年輕人生育需要多點發力,政府首先要盡快出台相應的配套措施,比如發放生育補助,加大生育支持力度,使之能夠對年輕人形成足夠的吸引力,幫助家庭緩解一孩、二孩的養育困難和壓力。

  (除邢朝國、呂紅平外,本文的採訪對象均為化名)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石佳 見習記者 韓榮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21年06月04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