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怎麼和你最好的朋友變陌生的?
2021年06月04日21:00

原標題:你是怎麼和你最好的朋友變陌生的?

1

“新朋友不懂你老脾氣,老朋友不懂你的新處境。”

晚上23:15,她在朋友圈里分享了一首最近網絡上大火的歌《時空縫隙》,我立刻在評論區留言:“好巧,最近我也在循環播放這首歌!”

隨即又在文字框內刪除了這段話。

她是我高中同桌,我們從高二開始,一下子坐了兩年的同桌。

我們會在午睡時偷偷在本子上塗鴉,戴同一副耳機聽毛不易的新歌,她給我安利喜歡的男團,我跟她分享最近又有什麼好看的電影。

我們一起聽毛不易的《入海》,約定著畢業後在某某大都市的某某公司見。那段時間,她簡直成了我最親密的人。

初入大學,我們還保持著每週一次的聯繫。可漸漸地,我們身邊都有了新的環境和朋友。

她忙她的社團活動,我搞我的科研比賽,雖然偶爾也會說上幾句話,但可以聊的共同話題逐漸稀少,最後只剩下在朋友圈里的點讚和瀏覽。

從以前的無話不說,到現在就連分享心情都要反複斟酌,最後選擇默不打擾。從陌生到熟悉,再到陌生,人生總是在這樣無解的循環中兜兜轉轉。

似乎,連友誼都被打上了保質期。

2

“從前並肩往前的夥伴,在舉杯祝福後都走散。”

不知從何時起,我們和老朋友慢慢斷了聯繫。

列表中的好友那麼多,頻繁聊天的也只有那麼幾個。大多數的朋友、同學成了列表中的“殭屍號”——那永遠不會亮起的灰色頭像。

同學聚會時,只剩那些高中時代雞毛蒜皮的回憶讓我們唏噓不已;節日時偶爾冒個泡,群發的一句“新年快樂”證明我還存活在你的列表中;我不再主動找你聊天,但仍會默默關注著你朋友圈的動態,你的喜怒哀樂,再也沒有一條是關於我。

因為成長,我們有了更多的心事和負擔,我們比從前更成熟,更有擔當,卻無法像從前一樣,沒心沒肺地活在嬉笑打鬧的世界里。

那時我們有夢,關於文學,關於愛情,關於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們深夜飲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夢破碎的聲音。

---北島《波蘭來客》

曾經一起笑著鬧著不說再見的朋友,在某個時間點一哄而散,各自奔向天南海北。有的人又會相逢,有的人卻不會再見。

3

“我多想再見你,哪怕匆匆一眼就別離。”

畢業時,我們在校服上歪歪扭扭地寫下自己的名字,舉杯相約著青春永不散場;道別時,才發現那句沉重的“再見”真的很難說出口。

#如果能回到過去,你最想和誰說聲再見?

在網友的留言中,有關於友情的,也有關於愛情的。

@大力水手吃菠菜

我想念18歲的那個有蟬鳴的夏天,我們幾個坐在海邊吹著風,一起暢想著未來,“盛夏白瓷梅子湯,碎冰碰壁噹啷響”,時光變得好長好長,彷彿一伸手就能抓住整個夏天。後來很久沒聯繫了,我們都各自走散了。

@怪味豆

記得那天下午天很藍,考完最後一科英語,如釋重負,我們在考場的門口相遇,你平靜地問我考得如何,我答道:“就那樣吧。”後來的畢業典禮你沒有來參加,我這才意識到,原來那個風和日麗的下午是我們最後的告別。

@芝士桃桃

為了擁抱你,我擁抱了整個班級。後來我聽說你也有了心愛的她。最後,不打擾成了對你最好的道別。如果那天我勇敢一點點,結局是否會不一樣?

@馬甲線到賬就改名

這段時間活得亂七八糟,抬頭看看天的時候總在想,他能看見嗎,能不能醒過來罵醒我.......

@低迷

高中同桌今天結婚了,我是從朋友圈知道的。上學那會我倆臭味相投,每天一起窩在桌兜里看花火愛格,班主任出現在門口時迅速抬起靈活的頭顱。那會做什麼都在一起,吹牛逼,講壞話,給老師起外號,感歎關係再好也不過如此。

畢業那天發同學錄,她扔回來說:咱倆這關係一輩子不會離太遠,用不著這些沒用的。

那時還不知道,再好的朋友有了不同的生活圈之後也可能疏遠,距離和時間確實會衝淡感情。不在一個大學的我們漸漸開始陌生,從一開始忙的沒空說話,到後來即便聚到一起也尷尬到不知道說什麼。

只記得最後一面是偶遇,僵硬地寒暄分開後,我暗暗鬆了一口氣,趕緊逃離,同時又覺得悲哀和可惜,曾經多麼好的朋友啊,現在只剩下負擔。

那一刻的心情像極了我今天在朋友圈看到她結婚照的瞬間,我在心裡許願了一萬次她喜樂平安,卻也不想打開對話框說一句恭喜。

在成長的道路上,我們曾付出也獲得過許多段真摯的情感。或以不愉快告終,或以平淡結束,那些遠古的記憶碎片,只給我們留下滿目思念和遺憾。

我們像兩條孤獨的線,在某個特定時間相交於一點,而後又沿著各自的人生軌跡匆匆前行。我們生活在兩段平行時空中,是否,永遠不會再見了?

“那時陪伴我的人啊你們現在在何方,我曾經愛過的人啊現在是什麼模樣。”

4

“兵分兩路,然後頂峰相見。”

要知道,世上沒有不散的筵席,聚散離合本是人生常態。

正如日本動漫大師宮崎駿的電影《千與千尋》中所說,“人生就是一列開往墳墓的列車,路途上會有很多站,很難有人可以自始至終陪著走完。當陪你的人要下車時,即使不捨也該心存感激,然後揮手道別。”

我們要學會珍惜,學會和解,學會慢慢地與過去的人和事道別。

分別,向來是成長的一道無解題,而那些能留下來的,一定彌足珍貴。

小z是我高中時期最好的朋友,我們不在一個班級,每天卻一起吃飯,一起放學,她學理,我學文,高中畢業後,她留在了本地讀大學,我則選擇了一個離家很遠的城市。

殊途並沒有讓我們就此漸行漸遠,我們會時不時給對方寄上一箱零食,在每個重要節日時準時出現在對方的留言板上,暑假一起出去打工兼職,攢下來的錢一起去旅遊。

見面時永遠能從雞毛蒜皮扯到娛樂八卦,滔滔不絕。那種熟悉的感覺從未改變。

我的朋友不多不少,留下的剛剛好。遇見你,又是何其幸運。

當年齡漸長,朋友之間可能很難常聯繫,但真正的友誼不會因此褪色。

最好的朋友,她懂你的歡笑,更懂你的沉默。她不是朋友圈里點讚最多的人,卻在最難熬的日子裡,陪你一起走過陰霾。

漸漸地,我們並不是失去了一些朋友,而是懂得了誰才是真正的朋友。

也許終不會再見,也許在某一天又會相逢,希望那時,我們都能成為更好的自己。正如盧思浩在《願有人陪你顛沛流離》中說:“很高興你能來,不遺憾你離開。”

聚是一團火,散是滿天星。願我們在彼此看不見的日子裡,都在熠熠生輝。

5

“愛會將我們的生命相連。”

可那些曾彼此慰藉走過的歲月,畢竟是真實而鮮活的,那時我們也是真的快樂,“再見昨天,無論走了有多遠。謝謝你的出現,是似水流年最美最好的遇見。”

謝謝你,曾陪伴我,走過生命里的一段歲月。那些溫熱的觸感,會構成生命的一部分,陪伴我們好好生活。難過時,我會想起那些一起走過的溫情歲月,“至少,我也曾被愛過”。

微博上有位外國網友投稿說,“我曾經有段千載難逢的友誼,在我5個月前搬家離開加州時,我和我的朋友們說我會很快再和他們見面。

我現在知道了,但我還沒意識到,我其實是在和他們道別。當我到了波士頓以後,我知道我不會再回頭了。

但這並不意味著我的朋友就停止生活了,現在只是,他們在沒有我的情況下,繼續生活著。他們繼續創造著,只屬於他們的瞬間,以及我不會再參與的記憶。

我愛上了在波士頓的新生活,正如我想念我在加州的過去。”

在一次次告別中,你學會了握手與連接靈魂之間的微妙區別,接著你學會了愛並不意味著依靠,陪伴也不總意味著安全感。

也許,珍惜當下也許是對過去最好的答覆。你所感到平淡無奇的現在,會變成未來怎麼也回不去的曾經。

所以,請保持熱愛,勇敢地奔赴下一程山海吧。

“青春如同奔流的江河,一去不回來不及道別,只剩下麻木的我沒有了當年的熱血”。

身邊的朋友來來往往,但願你不要被歲月風乾理想,永遠年輕,永遠熱淚盈眶。

生活仍在繼續。

“如果有明天,祝福你親愛的”。

看到這裏,你想起了誰?

可能的話,你要不要在某個風和日麗的日子裡撥通電話,輕輕地說一句,“我想你了”......

來源 | 中青校媒

作者 | 趙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