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衡中學霸演講:別讓“豬拱白菜”的腦補偏焦了農村學子困境
2021年06月03日17:57

原標題:評衡中學霸演講:別讓“豬拱白菜”的腦補偏焦了農村學子困境

原創 博士寶寶寶寶 吐槽青年:曹林的時政觀察

摘要:這是衡中男生所面臨的,也是我們這一代人共同的課題。在理解他的基礎上謀求普通人的共同出路,遠比內部的謾罵撕裂更重要。我們要學著一點一點忘掉那些雞湯,要擺脫那些曾作為精神支柱的卻是基於二元對立的對城市、財富、摩登的盲目崇拜,要記得回頭看看來時的路。當年有考生在工地上收到北大通知書後,一位北大師兄為其所寫的寄語讓我尤為觸動。推薦評論人吳思怡的思考,分享給幾天后將走向考場的孩子們,加油!

文|吳思怡

近期,衡水中學男生在某節目上關於通過高考改變命運的演講引發熱議。不少網友對其演講中的一句“我就是一隻來自鄉下的‘土豬’,也要立誌,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表示不滿,更有甚者對演講者進行謾罵攻擊。我認為,比起將矛頭指向一個在特定節目情境下的不當表達,我們更應看到少年激動的演講背後農村學子的掙紮,理解如你我一樣的普通人所面臨的困境。

糾結於“豬拱白菜”的修辭,乃至感到被“鳳凰男”冒犯,實際上是忽視了男生演講的具體語境,先入為主地以性別對立進行解讀。男生所說的“白菜”是什麼?是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巔峰嗎?從他的演講來看,其實是不負家庭的期許,擺脫平庸,體驗更為美好的大千世界。這個詞確實用得不太妥,但男孩或許是為了突出理想與現實的落差。換個更易於接受的說法,就是“鹹魚翻身”,就是“逆襲”。

這種“逆襲”的心態,普通人本該再懂不過。農村學子的“逆襲”不是一個新話題,在同一個舞台上走出過“連門都沒有”的劉媛媛。衡中男生在階層差距面前感受到的衝擊,我們每個人隨著年齡的增長、眼界的擴大或多或少都會感受到:那些出身較好的同齡人,憑藉自身努力和家庭資源的加持,往往更易成功。2015年的紀錄片《高考》就已呈現世界的參差:一邊是大城市女孩為出國赴香港考SAT,一邊是毛坦廠中學女孩拚盡全力只考上三本。

在高喊“高考不是唯一的出路”的口號的同時,不要忘了,想要突破原生家庭的限製,農村家庭和城鎮普通家庭的孩子沒有“躺平”的資格。應該看到衡中男生的早早清醒和別無選擇,家庭的幫助有限,這種“逆襲”很大依靠的是自醒、自覺甚至自我的教化。不讀書會怎樣呢?紀錄片《出路》里講了這樣一個故事:農村女孩馬百娟小時候希望去北京上大學,15歲輟了學,當導演組在她16歲時去看望她時,卻發現她已嫁人並有身孕。生活冷暖自知,但作為旁觀者的我們還是不免感到遺憾,更何況衡中男生表現出了對更好生活的強烈嚮往。

在沒有其他出路的情況下,衡中學子們只能用勤奮將自己武裝成戰無不勝的“機器”。經曆過高三的人不會忘記那重複單調的生活。我仍記得自己高三時,哪怕是最貪玩的同學,也開始乖乖地把頭埋書里,因為大家都感受到了那種“決定命運”的緊張感。

在必須忍受的“眼前的苟且”面前,是需要一些詩和遠方支撐的。就像史鐵生在《我與地壇》里說的:“比如你早起熬夜準備考試的時候,忽然想起有一個長長的假期在前面等待你,你會不會覺得輕鬆一點?”高三時,我也曾被這樣充滿理想主義的句子打動:“你背單詞時,阿拉斯加的鱈魚正在躍出水面;你算數學時,太平洋彼岸的海鷗振翅掠過城市上空……在你為自己的未來踏踏實實地努力時,那些你感覺從來不會看到的景色,那些你覺得終身不會遇到的人,正一步步向你走來。”衡中男生以《航拍中國》中的美好為寄託,所望莫不過未來可期。

我們本該感同身受,但那些在“privilege發言”評論區中痛陳求學不易的網友們為何這次無動於衷了呢?或許是因為在應試教育階段聽多了勵誌演講的人在步入社會後便難以被這種“野心”說服了。而這恰恰反映出農村學子在試圖高考改命後所要面臨的第二重困境:理想對現實的粉碎。

那位男生對高考結束的暢想令我想起另一句考試期間瘋轉的祝福語:“願你們合上筆蓋的刹那,有著俠客收劍入鞘的驕傲。”它用漂亮詞藻勾勒出令人心動的未來,而男生的演講中也充滿了高考作文式的稚嫩的天真,反映的是瀰漫在整個高三的對“轉折點”的想像,但現實是“道路之後還有道路”。高考過後等待如衡中男生、如你我般的普通學子的是一場漫長的抗爭。

學會與自己和解是後高考時代的課題。曾經對分數錙銖必較的我們需要像《出路》的導演鄭瓊所說的那樣把應試教育植入的部分糟粕一點一點挖出來。高考之後,無論何時何地,人與人的差別依舊存在,甚至會進一步被放大,但其實做一個普通人也很好,並沒有勵誌演講所說的那麼可怕。

我們要學著一點一點忘掉那些雞湯,要擺脫那些曾作為精神支柱的卻是基於二元對立的對城市、財富、摩登的盲目崇拜,要記得回頭看看來時的路。當年有考生在工地上收到北大通知書後,一位北大師兄為其所寫的寄語讓我尤為觸動:“每年,比例上本就少得可憐的農村孩子、工人孩子、底層孩子,進入北大,就非得活在主流文化的邊緣處嗎?就非得改頭換面,從里到外,用城市精英的面貌把自己包裝起來生活嗎?就沒有人,為工人群體,為自己的父母一代,為自己的年幼夥伴,考慮考慮未來嗎?”“逆襲”成功了,也並不意味著必須拋下農村、拋下出身、拋下普通人的一切,與過去決裂。

這是衡中男生所面臨的,也是我們這一代人共同的課題。在理解他的基礎上謀求普通人的共同出路,遠比內部的謾罵撕裂更重要。

原標題:《別讓“豬拱白菜”的腦補偏焦了農村學子困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