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上海”第八年,看不同視角下的“中國語言”
2021年06月03日18:17

原標題:“設計上海”第八年,看不同視角下的“中國語言”

6月3日至6月6日,“設計上海”在工銀中心上海世博展覽館舉行,展覽分為當代設計、新材料與應用等八大板塊。去年展會上新設的TALENTS和新開物板塊也迎來第二次亮相。

“設計上海”展會總監譚卓表示,希望展會能夠為設計與社會議題的有機融合提供新思路。2014年,“設計上海”首次舉行,當時中國設計還很稚嫩,設計行業也仍是十分初步的狀態。如今,進入第8個年頭,不少國際設計師和品牌親曆了中國市場的發展,而對於本土設計師而言,如何在世界語境下思考中國設計的方向成為了他們實踐的一大關鍵。

進入中國的世界設計

在展會現場,澎湃新聞記者看到不少外國展商的身影。今年“設計上海”在去年的基礎上擴大超過 25% 的展覽面積,彙集來自3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400多個國內外高端設計品牌和獨立設計師作品。相比於去年因疫情而兩度延期,今年的“設計上海”讓人看到疫情影響之下經過隔離等控制的國際交流新常態。

2021“設計上海”現場

2021“設計上海”現場

在當代設計館,與全球設計師合作的品牌 HAY、擁有百年歷史的傢俱製造商 Carl Hansen & Søn、結合傳統和創新的設計公司 &Tradition都來自丹麥,它們共同展示了北歐設計風格。2014年,“設計上海”首次舉辦,Carl Hansen & Søn 也進入中國,其中國區品牌負責人Eric Tsai回憶道,當時中國的設計市場談不上成熟。“對比亞太區的其他國家,日本、韓國的市場已經擁有充分的設計教育,形成了較穩定的市場環境。中國市場則還在成長中,比較浮躁。那時候中國的節奏走得很快,但總是跟風……所有人都在尋找好東西,但很少有人能靜下心來去瞭解它們為什麼好,背後的價值是什麼。”與此同時,他們也看到了中國市場的潛力,“一些酒店、咖啡廳等公共空間越來越喜歡北歐的簡約風格,還有一些丹麥品牌開始在中國開店、參展。”

2014年的“設計上海”Carl Hansen & Søn的展位

HAY也是較早進入中國的北歐品牌之一,其代表Kim Bukbjerg Fiedler認為,相較於過去對於家居用品相對單一的需求,中國近十年的發展可謂突飛猛進,“新的消費群體釋放潛力,市場對設計、工藝、功能、個性化的需求和關注也日趨增多。”而去年的疫情也帶來了一些影響,“大家被迫長期地待在家中,可能對‘家’的需求提升了一個度,對‘家’的概念也有了新的定義。”Fiedler分析道。

HAY的傢俱
HAY的傢俱
融入日本元素的Stellar Works與意大利建築師 Michelle De Lucchi共同呈現新作。Michele De Lucch曾在著名的孟菲斯運動(Memphis)中嶄露頭角。此次在“設計上海”中,他設計的“Float”沙發系列由幾近隱形的結構支撐,如同懸浮在空中,配件的自由組合設計增加了對不同空間的適用性,De Lucch希望在工業化的現代重現自由的空間。來自美國紐約的時尚家居品牌departo則以現代人移動創新的生活方式為靈感,從陶瓷和玻璃器皿,到紡織品和服飾,不同產品可以單獨使用,也能進行組合。
StellarWorks作品
StellarWorks作品

中國的設計“語言”

除了國際設計,不少中國本土品牌與設計師也出現在此次“設計上海”中。在這些年的辦展過程中,“設計上海”也累積了對中國設計的觀察。2000年前後還是中國設計萌芽的初期,而2014年“設計上海”的首次舉辦是國內設計環境轉變的一個重大信號。此後,新興的國內設計品牌也開始有了發展。於是,很多人都會思考,中國設計是否能有足夠的力量,成為國際化的品牌呢?

一把交椅

成立於2008年的中國設計品牌U⁺希望在世界語境下重新思考中國設計的方向。聯合創始人沈寶宏與譚曉慧認為,在世界範圍里,中國傳統的文化只是一部分,不能代表全部。“當現在的中國人審視自己的生活時,如果只用‘傳統’來解釋是遠遠不夠的,一定會有世界性的語言參與其中。”今年是U⁺首次參與“設計上海”,其新作 “一把交椅”沿襲傳統交椅的形製,坐面與椅背一體成型;“聽園茶几”則以溫潤造型體現設計對人的關心。“中國人的審美提升非常迅速,甚至遠遠超過了設計師對產品理解的水平。對於U⁺這樣的中國設計品牌來說,要真正走入國外的民用市場,依然有一段距離。今年的新品其實已經積累了很多年了,我們思考得很慢,畢竟這是一個新的嚐試。”

去年,“設計上海”開設了新開物版塊,由設計師陳旻策劃。“新開物”的名字取自明代科學家宋應星的著作《天工開物》,“開物”指的是利用人工對自然所進行的創造生產,而“新開物”代表的是藝術、工藝和設計之融合。通過聚集設計師、匠人與藝術家的作品,“新開物” 想要對人工的創造進行反思,讓手作的溫度帶回人類文明的線索。

間物花器中國郝振瀚
間物花器中國郝振瀚
今年的“新開物”被翻譯為“neooold”,即新(neo)與舊(old)的結合,基於中國傳統手工藝和材料資源,邀請全世界的設計師進行創作。郝振瀚的“間物花器”名稱取自拉丁語Tertium quid,意為兩種已知元素結合生成的一種未知元素,作者將布料與泥漿融為一體,最終的產物既有布料的柔軟又有陶瓷的堅硬質地。日本設計師寺山紀彥從固著動物藤壺身上找到靈感,這種動物將粗糙不平的物體表面作為附著點,並相互覆蓋,在物體表面形成一個新的外衣。在作品《藤壺的結構》中,模具表面疊上多層陶瓷後,形成了一個新生的“殼”。內裡是人造的結構,表面是不可預測的藤壺般生長形成的外殼。
《藤壺的結構》寺山紀彥
《藤壺的結構》寺山紀彥

在去年的採訪中,被問及什麼是設計中的“中國語言”,陳旻認為,“這應該由廣大中國設計師以及在中國做設計的外國設計師通過自身對當時當地的理解,做出的一種設計詮釋,它一定是一個綜合的概念”。而語言與標籤大不相同,“極少有設計師藝術家會安於標籤,標籤和風格一樣,是一個封閉的死循環,排斥有創造性的發展,更禁止突破。而語言是開放的系統,兼容并包,與時俱進,是不斷在進化的體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