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開三孩”將帶來樓市巨變?不一定!2030年購房主力預計減少6100萬
2021年06月02日10:05

  “放開三孩”將帶來樓市巨變?不一定!2030年購房主力預計減少6100萬

  來源:時代週報

  作者:梁施婷

  中共中央政治局在5月31日召開會議,會議指出,進一步優化生育政策,實施一對夫妻可以生育三個子女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有利於改善我國人口結構、落實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國家戰略、保持我國人力資源稟賦優勢。

  一直以來的鼓勵生育終於在政策層面釋放出進一步寬鬆的信號,對於樓市而言,是否能迎來春天?

有中介借此推出“三胎戶型”。(圖片來源:網絡)
有中介借此推出“三胎戶型”。(圖片來源:網絡)

  事實上,2015年10月全面開放二孩政策正式實施,確實為樓市帶來過一波紅利期。

  根據貝殼研究院發佈的《二胎家庭居住報告》,2013年放開“雙獨二孩”時,新生人口中二孩占比 31.2%,到2016年“全面二孩”時二孩占比40.2%,再到2019年二孩占比創下57%的新高。過去三年里,二孩數量連續超過一孩,中國每年產生了超過八百萬個二孩家庭。

  二孩家庭持續增加,最直接的影響就是促進了改善性住房的需求。上述報告指出,超3成受訪者計劃為二胎重新置換房子,主流形式為買一賣一,近5成受訪者購置二胎房價款達200萬元以上。

  廣東省住房政策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李宇嘉向時代週報記者表示,二孩政策確實在一定程度上帶動住了房需求的增長。“生二孩的基本上有兩類人群,一類是高收入人群,經濟壓力較小,另一類則是本身對宗族觀念比較強的群體,他們主要集中在三四線城市甚至農村,但生育政策對他們住房需求的影響不大。”

  事實上,二孩政策的實施情況顯示,80後、高收入家庭對於二孩生育意願相對較高。不過,二孩政策的紅利並不能完全複製到“三孩”上。

  從全國第七次人口普查數據來看,中國的年齡結構呈現中間落、兩頭升的特點,15—59歲人口的比重下降6.79個百分點,這意味著25-44歲主力購房人士的人數總體呈現下落趨勢。易居企業集團CEO丁祖昱亦曾表示,到2030年,購房主力人口將減少6100萬左右。

  對此,李宇嘉預計,開放三孩之後住房需求將有所增長,但增長的絕對量比較小,情況與現在的二孩類似。“大部分中產(階級)是不願意生二胎的,二胎政策從2015年開始實行以後,政策對生育率的貢獻在2018年就接近尾聲了,到現在基本上沒有太多二胎的新增需求了。”

  中原地產首席分析師張大偉也認為,無須高估這一政策對樓市的影響。在他看來,有實力生孩子的家庭,其實一直沒被“抑製”過。對於房地產業來說,最為重要的人口因素影響是淨人口增長率,放開“二孩”、“三孩”長期來看會產生新增的房地產需求,但其數量並不會扭轉房地產走勢。

  實際上,近些年來,高房價一直被認為是最好的“避孕藥”,房價與收入的偏離越發拉大。

  易居研究院的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50城房價收入比偏離度為10.2%,由2019年的8.6%上升了1.6個 百分點。其中偏離度最高的城市為東莞,達到45.2%,即超過其近十年平均水平近5成。緊隨其後的是深圳(38.5%)、南通(26.6%)、寧波(24.6%)和蕪湖(23.8%) 。

  與此同時,在“雞娃”情結之下,學區房的房價更是最能漲也是最抗跌的。以深圳市的國城花園為例,由於處在深圳市實驗小學和深圳市實驗學校的黃金地段,一直被認為是“愛馬仕”級的學區房。其房價也從2010年的每平方米2.8萬元,一直衝高至今年近20萬元/平方米的水平。

  對於如何解決年輕人生育的後顧之憂這一問題,攜程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提出,在高房價地區實行生三孩買房半價優惠的建議。

  梁建章稱,現在的房價里一大半都是土地的價格,也就是地方政府收的稅,可以把這部分作為購房補貼返回給家庭(比如說在高房價地區:一孩房價九折,二孩七折,三孩五折),並且同時增加該地的建設用地指標。“我們的土地政策應該跟著人走,哪些地方有更多的人口流入,就應該給更多住房的用地指標,來增加供給和平抑房價。”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