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碼大灣區生物醫藥發展樣本:金域醫學“拚船出海”
2021年06月02日05:00

原標題:解碼大灣區生物醫藥發展樣本:金域醫學“拚船出海” 來源:21世紀經濟報導

  作為第三方醫檢的領軍企業,金域醫學是中國內地首個進入香港市場的第三方醫檢機構。

  早在2011年,金域醫學已經搶先佈局香港市場,收購了當地成立最早的獨立醫學實驗室――震球醫學化驗所,通過同業收購拓展香港的版圖,並於2014年成立金域檢驗(香港)有限公司。

  金域醫學創始人之一、高級副總裁嚴婷表示,2010年,公司進入了高速成長階段,開始考慮國際化的佈局。“香港在中國內地和國際市場之間發揮著橋樑的作用,這裏融資便利,生物醫藥技術全球交流往來頻繁,可以幫助我們拓寬全球醫檢服務、產學研創新轉化渠道,發掘香港以及境外市場商機。”

  在嚴婷看來,進軍香港對於企業的發展而言,水到渠成。“香港的金融和貿易發達,市場競爭公平、公正,方便初創型生物醫藥企業融資,擁有優質醫療服務體系,以及成熟的生物科技集群,能夠更好地服務生物醫藥企業創新研發和技術轉化。”

  以金域醫學進駐的香港科技園為例。香港科技園創立的“初心”是為香港創造一個類似熱帶雨林的創新科技生態環境。作為香港最大的科研基地,香港科學園將生物科技列為四大重點發展領域之一。經過超過二十載的精心培育,園區內已經彙聚了數百家生物科技企業,生態圈欣欣向榮。

  “香港科技園為業界提供全方位的配套服務,擁有國際先進的公共服務平台,吸引專業人才入駐,為園區企業提供了專業的醫藥服務,並加強了企業之間的交流。”嚴婷說。

  目前,金域在香港牛頭角已經擁有香港單層最大的實驗室、中環應急檢驗實驗室和位於香港科技園的研發中心,還建立了6個采血和服務中心。2017年,金域香港研發中心正式啟用,廣州開發區香港創新合作工作站亦已落戶香港。

  2020年1月,新冠病毒疫情在香港爆發,疫情形勢備受關注。2020年7月底,金域醫學作為香港特區政府認可的三家內地核酸檢測機構之一,承接了特區政府及私人診所委託的核酸檢測任務。目前,香港金域日核酸檢測能力可達5萬管,為香港當地日核酸檢測產能最高的實驗室之一。截至2021年4月中旬,已累計完成核酸檢測超240萬人次。

  引進來、走出去與“拚船出海”

  目前,粵港澳大灣區的生物醫藥企業多數規模較小,行業集中度較低,產品附加價值低,同質化較為嚴重,長期面臨研發能力不足、營銷能力有限以及流通成本過高等困境。廣東海絲研究院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底,大灣區生物醫藥企業數量超過1萬家,上市企業數量不足200家,但平均市值約30億元,營業收入不足13億元,其中,醫療器械企業數量占比過半。

  對此,嚴婷坦言,作為大灣區生物醫藥產業國際化發展的重要成員,“香港還需要進一步提高政策協同能力。作為東西方的橋樑、中國國際化的港口之一,香港可以進一步強化生物醫藥科技創新的‘橋樑’作用,吸引更多國際頂尖科技人才入駐,在完善的金融體系和法律體系下,借助大灣區的集群優勢,打通生物醫藥產業上下遊,形成真正的生態。”

  她舉例,香港可以建立大數據分享平台,協助國內外生物醫學公司和科研機構進行自主研發工作,特別是與罕見病有關的研究和醫藥研發,滿足國內臨床需求。同時,通過“自主研發+外部合作”積極引導內地生物醫藥創新型企業、技術和產品服務走出去。

  近年來,金域醫學不斷推動生物醫療行業的跨境合作。2019年12月,公司與香港科技園達成協議,推出面向專注於診斷平台和體外診斷(IVD)開發初創企業的香港科技園――金域醫學聯合孵化計劃,被孵化企業可獲得最高達600萬港元的資金支持。借助這一項目,金域醫學積極幫助香港當地企業將研發產品轉化進入內地市場,在內地上市許可持有人製度的有效銜接下,推動技術落地,並臨床應用。

  此外,通過香港的國際化平台,金域醫學亦在積極探索“拚船出海”的模式。目前,通過廣州、深圳以及香港、澳門實驗室,金域醫學已為粵港澳大灣區超過1900家醫療機構提供服務。同時,以香港為橋頭堡,服務“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面向全球承接醫檢服務外包業務,服務半徑已覆蓋馬來西亞、伊朗等國家和地區。

  “香港技術+內地市場”

  生物醫藥行業作為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新興產業之一,其引領大灣區發展的趨勢日益凸顯。公開數據顯示,2014-2018年,粵港澳大灣區內的生物醫藥產業的市場規模由788億元躍升至1201億元,年復合增長率達到11.1%。根據頭豹研究院的預測,到2023年,市場規模有望接近2000億元。

  近年來,大灣區內生物醫藥利好政策頻頻出台,加速了區內生物醫藥行業的發展。業內人士普遍認為,推動大灣區生物科技產業的協同發展,香港應充分發揮其生物醫藥規管體系與國際接軌的優勢。香港的臨床測試數據同時獲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NMPA)、美國 FDA、歐洲EMA等藥物監管機構認可作藥物註冊用途。此外,香港是國際醫藥品稽查協約組織(PIC/S)成員。

  除了便捷的科研生物樣本通關優勢,“香港自主研發技術可通過申請取得包括美國和歐盟等地相關監管機構批準認證,質量受香港當地和國際認可,免去了很多國內外轉化資格認證的程序,進一步提升了國際化醫學檢測產品轉化到內地的效率。”嚴婷表示。

  在多年的產學研合作實踐中,金域醫學也慢慢摸索出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合作模式。

  對於有興趣走出去的企業,她極力建議香港投資推廣署。作為香港政府的一個部門,他們在全球擁有30多個辦事處,並在香港設立了專門對接大健康及生物科技的創新科技行業團隊,協助企業落地香港,由規劃、籌組業務,到開業及業務拓展均提供協助及建議。他們亦可以對接本地的政府部門、孵化器、科研、專業團體及商業夥伴等等。香港政府在創新科技方面投放了過1000億港元。她表示投資推廣署的同事會根據企業情況,給予專業建議,充分利用政府政策及資金資助。這對打算進駐香港的企業幫助相當大,而且,所有服務都是免費及保密的。

  在項目式合作層面,金域醫學已先後與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有限公司合作,完成數字化病理大數據綜合處理系統的開發;聯合香港大學李嘉誠醫學院微生物學系,在國際上首次專業針對結核分枝杆菌耐藥性開發了二代測序產品和數據智能分析及管理系統。

  同時,在投資合作方面亦有成功案例。在香港科技園區的牽線搭橋下,2018年,金域醫學聯合“NIPT(無創產前檢測)之父”香港中文大學盧煜明院士團隊,在高端無創產前檢測領域進行合作。目前這家新成立的企業已落戶在廣州國際生物島,以“香港技術+內地市場”,共同研發推廣高端無創產前檢測技術產品及服務。

  嚴婷笑言,這是香港技術、廣州資本、內地市場的一個典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