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建章談三孩政策:未來中國解決生育成本的力度也會是全球最高
2021年05月31日22:21
梁建章。(資料圖)
梁建章。(資料圖)

  據新華社報導,中共中央政治局5月31日召開會議,聽取“十四五”時期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重大政策舉措彙報,審議《關於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會議強調,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加強統籌規劃、政策協調和工作落實,依法組織實施三孩生育政策,促進生育政策和相關經濟社會政策配套銜接,健全重大經濟社會政策人口影響評估機製。

  當日下午,攜程聯合創始人、董事局主席、人口學者梁建章就“三孩生育政策”召開媒體會。他認為,這項政策是一個標誌性的,標誌著政策從限製生育,真正的開始要走向鼓勵生育。稅收、購房、托育等支持方面都會有配套的政策陸續推出,這些政策都很複雜,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關鍵還是看未來鼓勵生育的配套政策是不是能夠把生育率提高。梁建章表示,中國目前的生育成本幾乎是全球最高的,但有可能未來中國鼓勵生育的力度,也就是解決生育成本的力度也會是全球最高的。

  談趨勢:主要看一兩年內配套政策能否到位

  問:請預測一下開放一對夫妻生育三孩政策,會為人口狀況帶來怎樣的改變?和全面放開生育相比有什麼不同?實現這一政策和目標還需要哪些具體的政策支持?

  答:按照其他國家的一些數據來看,有一些低生育率的國家,像日本、韓國的數據來看,生一胎二胎的人比較少,生三胎的更少。如果不算生四胎或者更多,僅僅算三胎的話,一般來說只是生一胎的人的20%到30%。因為中國的養育成本還是比日本更高一些。所以,這個數據應該比日本更差一些,生一胎的家庭裡面可能不到20%的家庭會生三胎。這樣算下來,也就是一年多一百萬個孩子左右。

  但這一百萬個孩子不是說過去一個都沒生,其實過去有很多家庭已經生了三胎。我覺得,這部分中,大部分三胎的數字已經在裡面了。現在如果僅僅放開三胎,最多可能一年不會超過一百萬個孩子出生,也就是一年幾十萬個增量。當然,這個政策是一個標誌性的方向,就是說我們的政策從限製生育,真正的開始要走向鼓勵生育了。

  全面放開跟放開三胎,差距就更小了。因為真正生四胎的,幾乎也就沒有什麼統計數字了,其他國家的統計數字也沒有分那麼細,估計有就是三胎的零頭,可能三胎的再百分之二三十。這就非常少了,可以忽略不計。所以全面放開跟放開三胎的差別不是很大。

  所以說,這個政策最主要的還是其標誌性,因為這次新聞裡面也說了,要在稅收支持方面,在購房支持方面,在托育支持方面都會有配套的政策陸續推出。當然這些政策都很複雜,需要一定的時間,所以,關鍵看未來鼓勵生育的配套政策是不是能夠把生育率提高。

  另外,還有一個複雜的因素。就是受今年和明年疫情影響,今年的生育數字其實比我們剛剛公佈的去年1200萬這個數字還要低很多。我覺得,甚至於有可能是1000萬左右,因為疫情有可能會有10%左右的負面影響。但具體的,曆史上也沒有先例,這確實是很難說有多少負面影響。但是明年因為有三胎政策,雖然很小,但是也有一定的鼓勵作用,如果疫情現在還是控製得比較好的話,可能也會有一些正面的效果。所以明年會比今年好一些。但今年的這個數字,應該說是非常不理想的。

  問:你認為放開三孩之後,人口生育率的走勢如何?

  答:關於未來生育率,我做過預測,如果二胎和三胎補生去掉的話,基本上可能三年以後,中國的生育率應該是只有1.0或1.1。但這是在我們鼓勵生育的政策還沒有到位的情況下。鼓勵生育的政策是需要一定的時間,如果一兩年鼓勵生育的政策能夠到位的話,那可能就會更樂觀一些。

  因為鼓勵生育的政策,你說每個人發一百萬,那這個就真的是一個很理想的狀態了,不太可能有這麼大的力度。但這一百萬不是現金,我還是強調一百萬主要是財政支持,用在減稅、購房補貼、幼托方面的補貼,加起來的一百萬。這些措施可能會使得平均每個家庭增加0.1、0.2個孩子,加起來可能會有0.5到1個孩子。這些政策沒有那麼快,沒有這些政策的話,中國很快就會到1.1,新出生人口也會在2021年降到一千萬以下,因為有一個疫情的因素。當然如果能夠有鼓勵生育的政策到位的話,還是能夠到一千萬以上。

  問:為什麼政策會選擇先放開二孩再放開三孩,而不是直接一次性開放生育政策,讓大家自由選擇生孩子的數量。你覺得可能出於什麼樣的考慮?

  答:我個人認為,在今天這樣政府支持生育的當下,放開甚至於全面放開,也不會有太大的風險。可能是在生育政策方面確實比較謹慎。當然,我覺得放開三胎和全面放開,實際效果差得不多,關鍵還是要看什麼樣的配套措施,使得人們生得起二胎、三胎。

  談配套:普惠托育、把地稅返還給多胎家庭

  問:對於教育這個行業來說,你覺得放開三孩會不會是一個比較好的發展機遇?長期來看,三孩政策會對嬰幼兒和教育行業帶來什麼影響?

  答:教育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可能是所有鼓勵生育政策裡面最難的一個政策,因為牽涉面太廣。教育基本上是離高考越遠的地方,越可以有所作為的。比如說,托兒所、幼兒園。幼兒園現在基本上實現了普惠,未來我覺得很大一個方向是托兒所(的改革),0到3歲能不能把托育比例從現在幾乎忽略不計,提高到發達國家的水平。這要建非常多的托兒所,或者把現有的幼兒園,讓他們也能夠接收更小的小孩。這對提升生育率還是會挺有幫助的。

  其他教育方面的改革,我認為,離高考越近的話,完全就受製於高考,如果不讓他補課,他也會想各種辦法偷偷的補課,就是為了高考。其他改革還是要圍繞著高考。所以,現在的政策我不認為能夠對育兒成本、教育方面的成本有太大的作用。但離高考很遠的0到3歲的成長階段,是一個非常值得關注的領域,有一個很好的方法,就是普惠托育的政策。

  問:你對住房配套措施有什麼建議?

  答:住房政策是應該跟著人走,哪些地方有更多的人口流入,就應該給更多的住房的用地指標,就可以建更多的房子。這樣房價也沒有那麼高,年輕人也可以買得起這樣的房子。

  更好的措施就是和鼓勵生育政策結合起來,就是跟著孩子走。如果你生二胎或者三胎的話,可以給購房的補貼,其實就是房價裡面的,現在房價裡面的一大半都是地稅,把地稅的那部分返回給多胎家庭的人,這個我覺得是一個很好的結合房地產改革的政策。

  問:放開三孩之後,對經濟社會有什麼影響?

  答:當然是有幫助的,多一點小孩的話,對整體的產業,嬰幼兒產業,包括親子遊,旅遊裡面的某一個領域肯定會有幫助。這涉及人們對人口的擔憂,當然對大部分行業來說是長遠的,這牽扯到一代人以後的中國的需求,包括勞動力的供給,創新能力。雖然說是長遠的,但對於近期的,對中國經濟長期的信心還是有幫助的。不在於說真的多了幾十萬人,因為放開三胎,如果沒有其他鼓勵措施的話,這個效果不會很大。但是這種方向性的調整,預示著未來在生育,配套措施,在鼓勵生育方面會有更多的政策推出。

  三胎政策對於整體中國經濟是一個很大的激發作用,也會增加投資者對各行各業的信心。因為現在中國最值得投資的地方就是人力資源,這可能比我們進一步投基礎設施、高鐵這些更加直接。高鐵當然很重要,已經建了很多了,但是未來總歸會到一定的程度會放緩。目前投資於家庭,投資於未來的小孩,對中國經濟長期是看好的。所以我覺得長遠來說,對於各行各業都是一個利好。

  問:三孩政策之下,如果我們這一代夫妻真的要養育三個孩子的話,同時還要面臨上面要養四個老人。同時我們又延遲了退休,直到65歲可能還領不到退休金。你認為三孩政策對於這一代正處於生育年齡的青年人,會有哪些長期的影響?應該怎麼幫助這些人,可以真正促進他們去生三胎?

  答:這一代年輕人確實是比較辛苦的。其實現在老人也普遍長壽、健康,生的時候可能不用考慮小孩長到十幾歲、二十幾歲的情形。如果生得不是太晚的話,可能就會有老人要照顧的問題。如果生得早的話,反而是老人可以幫著帶小孩。另外,未來退休年齡可能會延長,但是現在還沒有,所以老人其實還是可以幫忙去帶小孩的。未來最主要還是政策方面可以支持,比如大城市的房價、所得稅、社保減免,這些都需要支持,還有托育服務。這次比較欣慰的是看到國家這些方面都有相應的方向性的政策,已經很明確了,具體措施還沒有出來。

  總的來說,雖然現在中國的生育成本確實是全世界看起來是最高的,但是中國確實是一個大國,能夠有更多的資源,更多的政策空間去解決這個問題。我覺得未來中國說不定鼓勵生育的力度,也就是解決生育成本的力度,也會是全球最高的。所以我覺得,未來的年輕人說不定會比現在的壓力減輕一些,會好一些。

  問:如何解決從0到三這個問題?三孩政策能否解決人口問題,當下可能存在的難點還有什麼?

  答:最大的問題的確是有很多人一個都不生。生了一個以後,只要配套措施到位,當然這個“只要”也是一個大的“只要”,這個配套措施沒有那麼快,可能需要一兩年的時間,把育兒成本降下來。生了一孩以後,生二孩的邊際成本是遠遠小於生一孩的成本的,生三孩的成本也是遠遠小於生二孩的成本的。如果配套措施到位的話,幼托服務,教育的內卷問題,能夠解決的話,其實我覺得還是可以。

  更難的問題是很多人“一個都不生”,甚至於“不結婚”。這是他的生活方式的選擇,這個是很難撼動。這相較於政策能夠降低生小孩的成本,降低結婚的成本,這就比較難。

  我提了一個教育方面的改革措施,這當然比較激進的,甚至於“離經叛道”的建議,就是“提前高考縮短學製”,讓很多人早點工作。中國的生育率會比日本低很多。因為日本三孩還是相當多的。日本的家庭如果生了小孩,平均就能生兩個。也就是說日本生三孩的家庭和生一孩的家庭,和獨生子女是一樣多的,所以平均才會生兩個。日本的問題是有將近30%的人不生,或者是不結婚。中國現在不婚的趨勢就是向日本看齊的。到底怎麼樣解決這個問題,確實比較難。可能確實要實現男女真正平權,改變觀念,大家願意接受“陰盛陽衰”的家庭。我也說過很多次,現在如果女的都要找比自己學曆高,或者是收入比自己高的,也要接受能夠找比自己學曆低、收入低的男的,家庭的家務分工也要男的多承擔,在一些非婚生育方面也要減少歧視性的政策。不是說一對夫妻生三個就等於是一個女性就能生三個,要提倡各種女性友好的措施,男女平權,才有可能解決問題。

  還有確實是教育方面一定要減負,縮短學製也是一個方式,可能是比較有效的政策。總的來說,這個綜合政策,比降低生育成本可能是一個更長期的過程。

  談職場女性:教育程度高的城市女百姓生育意願最低

  問:放開生育,有兩種比較極端的人群可能會更感興趣,一種是最頂尖的財富人群,另外一種可能是相對貧困的人群。這兩種極端人群可能是更有意願生育的。你對此怎麼看?

  答:特別有錢的這種人,是非常少的,我不是說全國人口裡面1%的人口,是0.1%,1‰甚至於萬分之一的人口,可能生育完全不是個負擔,能夠撫養小孩,這是非常少的。可能只有大城市裡面的百分之幾個人口,上海可能5%的人口有可能是沒有太大的負擔。上海5%的人口,那全國範圍內就是百分之零點幾的人口。這個群體是非常小的,幾乎就不用管了。

  低收入人群也在快速減少。我覺得也是非常少的。現在的年輕人,其實中國的扶貧,還是做得相當好的。我們可以看到。而且他們在各方面的條件都不錯,年輕人的話,教育方面也是普及得比較好的,而且年輕人已經大部分在城市里工作了。未來不太可能回到農村,可能好一點的在大城市,差一點的在中小城市。基本上都是在城市里。所以,我覺得他們也會生很多,真的現在還是在務農的農村人極少,我覺得這兩頭幾乎都不用考慮。

  最重要要考慮的是城市里廣大的白領,尤其是受教育程度比較高的女性,她們的生育壓力,包括婚姻。她們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找到配偶,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撫養小孩,職業方面的壓力,這些人群是生育意願最低,也是最需要關注的。

  問:你怎麼看女性在職場中因為生育遇到的問題,具體有哪些有幫助的配套措施?

  答:這個降低成本是一個方面,一個是稅收的減稅政策,社保的減免是另外一種形式的稅。還有房價其實也是另外一種的地稅,如果買房能夠減免一些地稅的成本,尤其是在大城市這是需要幫助的。最直接與女性影響有幫助的是幼託了,如果在幼托方面國家能廉價、方便地提供措施,就會減少對女性職業生涯的影響。

  還有產假,產假的關鍵點是要政府能夠替企業買單或者補償。否則的話,企業就會形成一種對女性歧視的影響。如果政府買單那就會好一些。政府買單的話,不光需要為女性買單,同時也要給男性買單。有些國家是男女必須強製性地去休產假,這樣男女就更加平等了。至少國家買單會比讓企業承擔更好。這些方面都是可以做的。

  整個社會上也可以多提倡一些其他的辦法,我覺得不應該都提倡996,要多提倡一些靈活的在家辦工的方法,現在網絡都很發達,可以在小孩比較小的時候,或者懷孕的時候,可以靈活地在家辦公。有些措施攜程已經開始,早幾年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實行。這樣的話,讓女性能夠更好的靈活的安排她的職業生涯,在養育小孩之間取得平衡。

  另外,我認為還是要開放外勞,就是現在的保姆市場。中國的保姆比香港、新加坡要貴很多,那如果未來要降低生育成本的話,我覺得開放菲傭,或者印尼、東南亞的外勞來做保姆的話,也會有一定的幫助。

  另外,當下大城市裡面的高學曆的這些女性,她們其實收入挺高,所以她們的機會成本非常高。但是她們有的時候確實是沒有時間,或者是找不到更好的時間點去生小孩,那她可以延長她的生育時間,可以在合法的前提下,通過凍卵甚至是通過其他的方式,在國際上越來越被大家接受、法律合規的方式,去創造一個比較好的環境,使得讓更多的女性,尤其是高收入的這些女性群體,能夠實現生育的願望,比如其他輔助生育技術的合法化。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