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冠 | KPI贏家圖赫爾:務實重生,一飛衝天
2021年05月30日13:11

原標題:歐冠 | KPI贏家圖赫爾:務實重生,一飛衝天

在球場上,圖赫爾更是熱情如火。
在球場上,圖赫爾更是熱情如火。

在球場上,圖赫爾更是熱情如火。

156天前,圖赫爾在巴黎丟掉帥位;156天后,圖赫爾在切爾西捧起人生首座歐冠。

劇情的反轉,就是這樣迅雷不及掩耳。彼時的德國人,是不顧球隊和諧、只圖嘴炮爽快的無腦匹夫;如今的德國人,5個月來潛心求變,終於修成正果。這位賽季中途執起教鞭的藍軍主帥不但避免了成為第二個裡皮或庫珀,還以對壘瓜迪奧拉的三連勝,帶領藍軍完成了又一次下克上。

在波爾圖,圖赫爾終於從鬱鬱不得誌的潛龍,變成了一飛衝天的巨龍。

圖赫爾上任至今,切爾西場面談不上多好看,但戰績驚豔。
圖赫爾上任至今,切爾西場面談不上多好看,但戰績驚豔。

圖赫爾上任至今,切爾西場面談不上多好看,但戰績驚豔。

堅持到底

“這次我的感受,和去年歐冠決賽完全不同,感覺像是獎盃越來越接近我們了。”決賽擊殺曼城,賽後圖赫爾接受BT體育採訪時激動溢於言表,“這場比賽註定是比拚體能的艱苦對決,我們必須相互扶持到最後。”

圖赫爾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執行的。比起臨戰突發奇想,擺出無後腰陣型招致全面被動的瓜迪奧拉,圖赫爾顯然沒有首先考量對手的變陣可能,堅持使用了切爾西半個賽季執行有效的“5-3-1-1”防反陣型,事實證明,這套與藍軍DNA一脈相承的戰術,先手克製了曼城有名無實的傳控設想,並險些在半場就解決戰鬥。

誠然,圖赫爾上任至今,切爾西場面談不上多好看,但面對強隊時,主動讓出場面、收縮陣線的切爾西,兩層防線的佈置,著實令對手無從下口,156天來,切爾西各條戰線完成19次零封,為同期歐洲球隊之最,而一旦由切爾西率先打破僵局,3分落袋幾乎是意料之中——圖氏藍軍19次取得領先,17次贏下了比賽。

回到決賽本身,上半時主打左路的切爾西,試圖依託斯特林的個人突進和津琴科的套上,製造肋部破襲機會,但結果卻是里斯·詹姆斯一人就卡住要津;而另一位危險人物德布勞內,則幾乎走到哪裡都有雙人合圍。

圖赫爾在40多天里,三度戰勝瓜迪奧拉。
圖赫爾在40多天里,三度戰勝瓜迪奧拉。

圖赫爾在40多天里,三度戰勝瓜迪奧拉。

一旦球權轉換,切爾西的反擊通常只有兩種模式:一是後衛大腳直接找前場德國雙槍,一是坎特個人持球快速推進簡化不必要枝節。

而半場易邊前,藍軍首次進攻變招,就找到了曼城“死穴”——門迪長傳過渡給邊路奇爾韋爾,後者分給芒特,藍軍“太子爺”背身觀察後送出貼地40米長傳,哈弗茨拿球面對的是不設防的藍月亮衛線,從發動到破門,僅3次傳球4人參與,著實是大道至簡。

決賽無名局,賸餘近1小時里,藍軍展現出了教科書級別的防守,儘管遭逢蒂亞戈·席爾瓦的過早傷退,但得益於隊友翼護,本該是藍軍薄弱環節的克里斯滕森非但未被集中火力,反而多次身先士卒堵槍眼。而坎特直到比賽進入補時,體能才有所下降,在“明牌”不及對手的情況下,支撐藍軍走上冠軍領獎台的,是勤勉的奔跑、不滅的鬥志和嚴謹的執行力,比起無所適從的曼城,切爾西更像是一支訓練有素的冠軍隊。

以防守打天下,之於藍軍是亙古不變的主旋律:穆里尼奧為藍軍首奪英超,靠的是防守反擊;迪馬特奧以至弱姿態搏下歐冠,也靠防守反擊,如今圖赫爾一改蘭帕德時代的重攻輕守,以更純熟的體系,將一支行將歐戰出圈的疲弱之師,帶到了歐洲之巔。

5個月來,圖赫爾從來沒有吝嗇自己的一言一行。
5個月來,圖赫爾從來沒有吝嗇自己的一言一行。

5個月來,圖赫爾從來沒有吝嗇自己的一言一行。

少說多做

禍從口出,或許是圖赫爾巴黎歲月最深刻的教訓。身為埃梅里繼任者,圖赫爾固然上任後就連奪法甲冠軍,去歲更歷史性打進歐冠決賽,然而圍繞德國人的是是非非,一點也不比前任少。

儘管巴黎的陣容厚度在歐洲首屈一指,但圖赫爾對帳下人員構成並不買賬,更對體育主管萊昂納多的擅自引援持續吐槽:“我不知道俱樂部的計劃,我要麼是在報紙上知道球員的去留,要麼看到完全不熟悉的球員出現在體檢中心。”

而去年秋天巴黎追逐即將約滿的梅西,也讓圖赫爾倍感錯愕,在德國人眼中,內馬爾和姆巴佩的核心順位問題尚未解決,貿然引進阿根廷巨星,完全是亂上加亂。

遺憾的是,原屬業務範疇的正常表達,在萊昂納多看來,卻是挑戰管理層的越權之舉。兩人關係不斷惡化,最終更發展到隔空互噴、互不理睬的地步。而另一方面,圖赫爾和內馬爾的緊張關係,也使得巴西巨星站到了老鄉萊昂納多一邊。在2019年末巴黎10號被球迷打橫幅嘲諷時,圖赫爾的表態卻有些不近人情:“我們必須考慮沒有內馬爾的首發11人。”

駕馭巴黎級別的航母,球商固然重要,情商亦不可缺,而戰績一旦有所波動,一樁樁理不清道不明的人情債,生生把圖赫爾逼下了課,哪怕彼時巴黎仍在法甲名列榜首。而在切爾西閃電上課後,栽了大跟頭的圖赫爾,決定向美因茨系教練的帶頭大哥克洛普看齊:多誇球員,少提問題。

於是,執教切爾西30場比賽以來,記者鮮少能從圖赫爾嘴裡套到猛料,比賽哪怕不盡人意,圖赫爾也往往先提球員的積極面,問題則打太極敷衍了事。尤其對於持續啞火的韋爾納與哈弗茨,更是竭盡全力保護,不給媒體留話茬。

對於部分打不上比賽的球員,圖赫爾也極盡撫慰,確保更衣室里無人犯上作亂,賽季後半段,齊耶什、亞伯拉罕等球員都在不同程度遭到棄用,但除了亞伯拉罕女友在社交媒體上發發牢騷之外,藍軍眾將無人犯上作亂,都能擱置問題,留待賽季結束再談。即便在決賽這樣重要的場合,賽前圖赫爾也不忘給隊員解釋:“我們需要15到16個球員共同完成這場比賽,我們選擇讓更高的球員出場,讓任何人坐在板凳席上,都是艱難的選擇。”

而在球場上,圖赫爾更是熱情如火,肢體語言豐富的他從登陸英超首戰,就是場邊的“舞王”,歐冠決賽,但凡場面被動,德國人勢必會向看台要掌聲,一人頂起了一支啦啦隊。

在激勵球隊方面,5個月來,圖赫爾從來沒有吝嗇自己的一言一行。

圖赫爾用一尊大耳杯,超額完成了本賽季的KPI。
圖赫爾用一尊大耳杯,超額完成了本賽季的KPI。

圖赫爾用一尊大耳杯,超額完成了本賽季的KPI。

KPI贏家

相形於近年來歐洲豪門頻繁邀約昔日名宿掌隊,“DNA”愈發玄學化,切爾西卻是反其道而行之,永遠在選帥問題上不拘一格。業內嘲諷藍軍的“DNA”實則是炒帥成癮,但兩個半路上車的主帥,生生帶來隊史僅有的2尊歐冠,歐洲僅此一家,別無分店。

儘管欽點圖赫爾上任,但受困於入境禁令,此次波爾圖決戰夜,是阿布和圖赫爾首次會面,而在和老闆首次會晤中,圖赫爾用一尊大耳杯,超額完成了本賽季的KPI。

歐洲足壇戰術潮流變革之快,在近年來一再提速,跟不上時代就被時代拋棄,已成教練界心照不宣的鐵律。出道至今,圖赫爾從發跡之地美因茨,已曆多特蒙德、巴黎兩支豪門,但執教都未超過3年,此次在切爾西,定然也深知僱傭兵和消防隊員身份,面子問題永遠是次要的,能讓東家稱心如意,才是正題所在。

圖赫爾有沒有過理想?

就在4年前,他帳下那支狂野進攻、罔顧防守的多特蒙德,是比今晨歐冠決賽曼城更理想主義的存在,然而,經曆在黃黑軍團的高開低走後,轉戰巴黎的圖赫爾已經空前務實,上賽季祭出的“內馬爾+姆巴佩”二人反擊,固然是全靠巨星個人閃光,無奈對手就是頂不住兩人的珠聯璧合;本賽季,切爾西的8人退守,2人遊擊,又何嚐不是這一思維的延續?

場面是虛幻的,勝利才是永恒的。

誠然,阿布殊望經營了18年之久的切爾西,能像巴薩“夢三”時代那樣踢得賞心悅目,然而事實是,從穆里尼奧到安切洛蒂,從孔蒂到圖赫爾,藍軍始終是美麗足球的掘墓人。轉型遲遲無果,意味著藍軍對冠軍的渴求,更加迫切而現實。

比起決賽前仍在幻想用王道陣型降服對手的瓜迪奧拉,收起任性、虛心務實的圖赫爾,早已沒了美麗足球的羈絆,老闆和球迷短期的指標,才是任內第一要務,技戰術和場面只是額外加分題,在歐洲冠軍這樣的大是大非面前,從來無足輕重,想想圖赫爾的師兄克洛普吧,2年前為人生首尊歐冠,聯賽嗜殺成性的利物浦,還不是讓出了空間,專心打熱刺的反擊?

在阿布這樣生殺予奪從不手軟的金主手下幹活,就要有圖赫爾這樣的危機感和務實精神,而這一點,恃寵而驕的瓜迪奧拉,從2011年加冕大耳杯至今,耗時10年,也沒想明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