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續2年虧損仍堅持上市,掌門教育魔幻大戲即將登場?
2021年05月27日07:55

原標題:持續2年虧損仍堅持上市,掌門教育魔幻大戲即將登場?

A股有連續虧損被迫退市的企業,美股則有連續虧損仍開心敲鑼的上市公司,中國的企業們正上演著喜感和魔幻並存的“戲碼”。

近日,在多次上市傳聞之後,掌門教育終於遞交了招股說明書:計劃在紐交所上市,股票代碼為“ZME”,擬融資1億美元。招股書同時顯示,掌門教育2019年和2020年營收雖上漲,但營銷費用高企,已連續2年虧損。

這恰恰是中國企業魔幻的一幕:弱市之際,虧損企業也能上市?強監管之下,掌門教育遞交招股書。這一舉動引發不少行業人士的關注與擔憂:此時上市成功,是抓住了最後的窗口期,但當二級市場風投化,中小散戶或將難逃“接盤俠”的命運。

“帶病上市”:8輪融資,2年虧損25億,2021年Q1虧損持續擴大

掌門教育的前身是2005年成立於深圳的狀元俱樂部,線下培訓為主;2009年更名為掌門教育,2014年起正式轉型在線教育,並獲得青鬆基金天使輪融資,2015年獲得雷軍旗下順為基金近2000萬元A輪融資。在此之後的7年時間里,掌門教育以每年至少1次融資的高效率成為賽道明星。

天眼查數據顯示,從2014年12月至2020年,掌門教育共獲得8輪融資。投資人不乏順為資本、華平投資、元生資本、軟銀願景等投資界的明星。其中,最近一次是2020年9月的超4億美元戰略融資,投資方包括軟銀願景基金、元生資本、CMC資本等。

股權結構中,元生資本為第一大股東,持有15.8%;創始人張翼為第二大股東,持有14.1%,華平、順為是第三、四股東,分別持有10.5%和7.6%股權;CMC為第五大股東,持有6.3%,聯合創始人餘騰為第六大股東,持股6.1%;軟銀持有5.8%股權,為第七大股東。

招股書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稱,2017年,掌門教育是中國最大的K12在線1對1課後輔導服務提供商。按總賬單計算,到2020年市場份額為31.9%,超過了2020年排名前10的其他公司的總和。

營收方面,掌門教育近兩年來持續上漲。2019、2020年度營收分別為26.69億元、40.18億元,2021年Q1總營收為13.46億元。但在營收上漲的同時,掌門教育卻持續2年虧損。招股書顯示,2019年及2020年,掌門教育淨虧損分別為15.02億元和10.09億元,2021年第一季度虧損擴大至4.97億元。

圖:掌門教育近年財務業績截 圖來源:掌門教育招投書
圖:掌門教育近年財務業績截 圖來源:掌門教育招投書

國內在線教育公司在成本結構上頗為相似,營銷、師資成本、研發佔比都相對較高,掌門教育招投書數據印證了這一點。2019年,掌門教育營銷費用為21.72億元,2020年上漲至25.77億元,均占總營業費用的八成以上。相對而言,研發費用分別為2.37億元及3.18億元,占營業費用的10%左右。到2021年Q1,營銷費用則上漲近一倍,達到9.09億元。

2021年,獲客成本持續上漲,在線教育公司的營銷成本上漲不足為奇。一位教育企業負責線上投放的高先生預判,對於掌門教育而言,如果營收不能取得更大比例的增長,那麼2021年的虧損勢必將進一步擴大。

虧損上市的後果已有前車之鑒:一起教育奮力上市,半年股價從10.5美元下跌至4.77美元,市值縮水一倍以上,業界分析這或許與其三年來虧損近30億元有關。而同樣面對虧損局面的掌門教育,想通過資本“供血”來維持生存的想法,可能很難奏效。

主營業務1對1:市場佔比近八成,難逃“規模不經濟”模式之困

一直以來,規模不經濟是在線1對1模式“甩不掉”的標籤:營收數據看起來很美,但最終留下一地雞毛,企業轟然倒下的案例比比皆是。去年冬天倒下的學霸君就是其中的典型——2018年,學霸君還曾高調宣稱其1對1業務“單月營收破億元”。

壹DU財經曾在《在線1對1,沒有春天》一文中提到,1對1的秘密就在營收和流水上。“1對1的模式是先把費用收過來,家長報的課時越多,折扣越低,家長們對囤課的熱情很高。”在行業人士艾先生看來,1對1預收費製度和傳統教培機構的運作模式類似,但危害更大,因為學費規模更大,一旦出事,就是學霸君這樣的大事。

回到掌門教育業務本身,媒體公開的資料顯示,掌門教育旗下品牌包括掌門1對1、掌門優課、掌門少兒和小狸啟蒙等。其中,在線1對1是掌門教育的核心。從招股書上看,掌門教育大部分收入正是來自於1對1輔導業務。2019、2020年及2021年Q1,其1對1業務的淨收入分別占總收入的94%、93.1%和87.35%。

可以看到,近年來,掌門教育雖然持續上線了眾多新業務,但不論是營收還是內部的重視程度,1對1業務依然是核心。

在市場佔比上,掌門1對1確實也取得不錯的成績。艾媒諮詢數據顯示,掌門1對1佔據了在線1對1賽道近80%的份額。但市場的老大就能逃過模式之困嗎?

很明顯,以在線1對1為核心的掌門教育,並沒有打破困局,還在多元業務健康發展的道路上摸索。

強監管之下,掌門教育要趕在窗口關閉前圓上市夢

今年以來,在線教育監管政策頻出。幾家頭部在線教育企業的廣告已在央視“消失”,作業幫、猿輔導等也被監管部門處以頂格罰款。多家教育行業人士向壹DU財經透露,隨著政策監管趨嚴,他們的市場投放、宣傳都處於“暫緩”狀態。

行業一直在等待監管“靴子”的最後落地,在此期間,頭部企業在巨額融資加持下或能繼續參與市場競爭,而一些拿不到融資的尾部企業將日益艱難。

不過,頭部企業的煩惱來自另一層面。“早期投資人有退出需求,上市也成了這些公司發展到某階段的必然選擇。”投資行業從業人員曉彬稱。一些教育企業雖然虧損,但上市也成了他們唯一的選擇。“只不過,在什麼時間點上市,在哪裡上市,很重要。”

他認為,“上週五‘雙減政策’出台,教育企業上市的窗口極有可能關閉,掌門教育在此時選擇上市,應該是要抓住最後的機會。”

A股“看報表”、美股“聽故事”是此前行業的戲稱,但確實美股對於“故事”尤為看重。講好一個好故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掌門教育作為國內在線1對1賽道的“王者”,能否在美股講出一個好故事?上市成功後掌門教育又要如何面對持續虧損帶來的“反噬”?我們將持續關注。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