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拉松賽背後的經濟賬: 多數賽事需政府“輸血”, 行業井噴凸顯粗放運營隱憂
2021年05月25日00:43

原標題:馬拉松賽背後的經濟賬: 多數賽事需政府“輸血”, 行業井噴凸顯粗放運營隱憂

一場山地馬拉松越野賽,21條鮮活的生命被吞噬。生命的凋零令人扼腕,同時也為狂奔的馬拉松賽事敲響了警鍾。

近年來,國內馬拉松賽事呈現井噴之勢,賽事數量和參賽人數高速增長的背後,圍繞賽事所形成的產業鏈也逐步壯大起來。硬幣的另一面是,高速發展背後,部分賽事組織和運營粗獷的隱憂暴露出來。

為強化底線思維,加強賽事活動安全管理,國家體育總局5月23日晚緊急召開“全國體育系統加強賽事安全管理工作會議”,進一步壓實體育系統的賽事安全管理工作,不斷完善體育領域安全風險防控制度和舉措。

熱潮之下,如何讓馬拉松走向精細化和專業化,成為行業急需解決的問題。或許,以此事件為契機,國內的馬拉松賽事將迎來新的變革。

井噴的馬拉松賽事

看到甘肅馬拉松事故的相關新聞時,馬孔多公司創始人艾國永也頗為震驚。2015年,傳統媒體人艾國永選擇辭職創業,隨後成立了跑步文創公司馬孔多。這幾年,艾國永見證了國內馬拉松賽事的井噴式發展。

在艾國永看來,2015年可以說是中國馬拉松邁入高速發展期的元年。“2015年之前北京馬拉松賽事運營報名都是報不滿的,但是從2015年開始,國內很多馬拉松賽事就要抽籤了。”

2014年,中國田徑協會變革馬拉松管理模式,取消賽事審批。2015年,在全民跑步熱和取消賽事審批的大背景下,馬拉松賽事開始井噴式增長,註冊賽事數量由51場增加到了134場,2016年達到328場,是2014年的6倍多。

此後,國內馬拉松賽事持續高速增長。中國田徑協會發佈的《2019中國馬拉松大數據分析報告》顯示,全國範圍內,總體馬拉松賽事已由2011年的22場升至2019年的1828場。

從參賽規模來看,在2011年至2019年間,全國馬拉松參賽人數由40萬人次升至712.56萬人次。2019年總體參賽人次較2018年增加129.56萬,同比增長22.22%。其中認證賽事總參賽人次達到423.91萬,占總參賽人次的59.49%,較2018年增加57.75萬,同比增長15.77%。

城市馬拉松賽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的同時,類似於山地越野馬拉松這樣的小眾賽事,近年來在國內也逐漸風靡。

在華中師範大學體育學院教授陳元欣看來,馬拉松不僅是一項體育賽事,同時也是城市的狂歡。近年來,越來越多的地方政府將馬拉松賽事看作一張“城市名片”。

陳元欣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馬拉松賽事舉辦熱潮的背後,一方面是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提升和消費結構的變化,另外還有城市對於個性化展示和營銷的需要。馬拉松將體育跟旅遊等產業融合在一起,可以讓人們深度體驗一座城市。”

賽事運營市場小而散

相較於普通體育項目,馬拉松無需特別建設場館,只需做好賽道規劃、賽事宣傳、賽中服務,即完成了賽事籌辦的基本工作。通常情況下,政府部門會將賽事經營權交給賽事運營公司。

隨著國內馬拉松賽事的井噴,眾多賽事運營公司也湧現出來,由此形成了龐大的產業鏈條。

從馬拉松賽事所需的運營費用來看,一場規模較大的賽事平均運營費用超過千萬,平均贊助費用約為六七百萬。

那麼,國內馬拉松賽事運營狀況如何?艾國永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介紹,“目前中國的馬拉松賽事,如果扣除掉政府的資金扶持,可以說90%以上的賽事都是虧損的。”

從馬拉松賽事的運營來看,如果實現盈利,就需要賽事收入的多樣化,除了報名費外,還有電視版權、贊助商、賽事紀念品銷售等收入。

在艾國永看來,“國內馬拉松賽事總體來說報名費還是偏低的,而贊助商這一塊也不是很活躍,所以賽事舉辦前期主要還是有賴於政府的扶持。”

從國內馬拉松賽事運營商市場來看,目前市場較為分散,賽事運營公司規模都偏小。有媒體指出,甘肅省白銀市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從2018年舉辦至今已有四屆,連續四屆均由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負責運營,而該公司的員工只有20餘人。

對於國內賽事運營市場小而散的現狀,上海體育學院副教授陳國強也撰文指出,大多數國內馬拉松的盈利模式並不清晰,許多依靠地方政府的補貼。政府在馬拉松賽事中不可或缺,大多數馬拉松賽事需要政府托底、輸血,但賽事公司更要造血,這樣才能獲得長遠的可持續發展。

從粗放運營走向專業化

國內馬拉松賽事蜂擁而上的背後,賽事服務保障水平參差不齊的隱憂也凸顯出來,而此次甘肅馬拉松事故,則將馬拉松賽事粗放運營的問題徹底暴露。

陳元欣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山地越野賽事對於賽事組織、選手服務、安全保障、後勤補給等有更高的要求,這對賽事運營方也提出了更大的挑戰,需要賽事運營公司更加專業。

“馬拉松的賽事保障成本比較高,而像山地越野賽這樣的賽事,專業化服務保障要求高,需要更大的投入。如果運營方不願意在服務和安全上多投入,就會有很高的安全風險。”陳元欣說。

一位資深馬拉松跑者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國內一些馬拉松賽事存在粗放經營、安全保障不到位的情況,一些地方只重視設置高獎金等物質條件吸引運動員參賽,卻在最重要的安全保障上不願投入,這種急功近利的做法對賽事發展極為不利。

對於此次甘肅馬拉松事故,央視發表評論稱,舉辦包括馬拉松在內的極限運動賽事本就是一項極為科學專業的工作。路線規劃、安全保障、醫療準備、應急救援、食品補給等等,需要事無鉅細,萬無一失。

有媒體呼籲,在賽事過多、亂象叢生的局面下,強化審批手續、嚴格審批標準,從頂層設計的角度提升馬拉松賽事的規範性。

國家體育總局在23日的會議中也表示,隨著體育領域改革發展的深入,人民群眾參與體育運動的熱情持續高漲,放管服改革對監管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原有的以行政管理體係為主導的管理模式難以適應新形勢下監管任務要求,工作中存在一些問題和不足。

另外,根據參賽人員的描述,此次賽事的運營方晟景體育,不僅管理不到位,對於賽事的舉辦也未按照嚴格規定進行。因此,馬拉松運營公司走規模化、專業化道路也是必要的。

艾國永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此次馬拉松事故,在三個層面給行業敲響了警鍾。對於參賽者而言,要敬畏比賽,尊重科學,做好個人防護;從賽事組織管理環節來看,對於賽事要有充分的方案,包括面對突髮狀況時的預案,還有安全保障措施等;從政府層面來講,下一步對於馬拉松、越野賽等賽事的審批要更為嚴格,那些不具備做好保障能力的運營公司,應該被淘汰出局。“希望各方能從這次事故中吸取教訓,促成行業長期良性健康發展。”

(作者:於長洹 編輯:周上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