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甘肅越野賽事故賽段:路況崎嶇窄處僅容一人通行
2021年05月25日07:12

  原標題:封面新聞記者重返甘肅越野賽事故賽段:路況崎嶇,窄處僅容一人通行

  5月24日,甘肅白銀景泰,黃河岸邊,黃河石林景區越野賽CP2到CP3賽道,大風天氣仍在發生。

  5月22日,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發生重大安全事故,致21位跑友遇難。什麼是悲劇之因?有觀點認為是突發的“極端天氣”。也有觀點認為,賽事主辦方難辭其咎,比如賽道設置存在不合理等……

  5月24日,封面新聞記者重返現場,回到多名大神級選手遇難的CP2(CP:check point的縮寫,指打卡點)至CP3路段。CP2至CP3,道路較為崎嶇,只能徒步抵達,遇上山間強風不斷,確實給前行造成了比較大的困擾。

  所見:

  山路崎嶇,“晟景體育”沿途可見

  本次賽事賽道共有9個打卡點,全程100公里,起點位於黃河石林旅遊景區南山廣場,終點位於豹子溝廣場,根據路況不同,相鄰補給點之間的距離並不統一。

  多名選手發生意外的CP2至CP3路段總長8.5公里。據賽事主辦方工作人員介紹,CP2打卡點位於常生村附近,而CP3打卡點位於米家山峰頂。

  5月24日,封面新聞記者重走了這一路段,發現該路段起始部分的賽道位於黃河河穀岸邊,有部分下坡路段,賽道中有較多碎石,以及部分因黃河漲水沉降淤積的泥沙,在強烈河風的影響下,前行較為困難。河邊路段總長約1公里至1.5公里左右。

  上山的路口,位於河灘轉角處附近,起始坡度在50度左右,隨後逐漸變緩,整個賽道由30度至40度坡道的盤山路組成,賽道上有較多砂礫石,導致道路崎嶇不平。賽道兩旁均為石塊與雜草,幾乎看不到野生樹木。

  賽道上,不斷出現印有“晟景體育石林100”字樣的紅色布條,或被綁在樹上,或被壓在碎石下。絕大部分佈條顏色鮮豔,少數已褪色或破碎。據主辦方工作人員介紹,這是賽事路標,褪色或破碎布條為往年賽事留下。在CP2打卡點附近,每隔10米左右,就能看到一個路標。行至河穀,路標逐漸減少,甚至出現超過百米也沒有路標的情況。

  賽道中間或有巨石擋路,讓人必須繞行前進。此外,越往上走,山路越窄,在山下時,尚能容許三人並排前行,至山腰處,兩人並排行走也顯得有些困難。越往上路越窄,只剩羊腸小道,寬度僅容一人前行。

  所聞:

  村民建議,氣候複雜“早點下山”

  5月24日下午,封面新聞記者在山間行走時,可以明顯感受到劇烈強風,有時甚至讓人站立不穩。同時,隨著太陽落山,山間溫度逐漸降低。據當地人介紹,該路段位於黃河峽穀,米家山山體位於黃河邊,黃河水汽蒸發後形成雲朵,與米家山山體相遇,造成山間氣候多變,“經常下雨,有時會下冰雹,並且山風很大,風向不規則。”而記者也確實感受到山間的風向不時變換,時而順風,時候逆風。

  封面新聞記者在山間遇到的一位當地村民建議記者儘早下山,他表示,5月的米家山,氣候不太穩定,而且山風強烈,“再晚了你們就下不了山了”。該村民也表示,米家山每年的5月都會出現氣候異常的情況,在當地人看來,屬於正常現象。

  當記者詢問是否可以乘坐摩托車上山時,對方表示摩托山無法到達山頂。“山路太窄,而且一旦下雨,就會造成車輪打滑,太危險了。”他表示,就算是當地人,也很少有人會騎摩托車載人或載物進山。

  只能徒步抵達CP3,摩托車也難抵達,這是否是CP3沒有補給物資的原因?官方暫未作出回應。

  在山間行進時,封面新聞記者看到,有部分被鐵絲網包圍的田地,但其中未見農作物。據隨行的當地人員介紹,米家山上曾有村民居住,但如今已經搬遷,只剩極少的牧羊人。一位70多歲的常生村村民也告訴封面新聞記者,自己年幼時曾居住在山上,後來搬遷至山下,只在牧羊時上山。

  據常生村一位牧羊人介紹,熟悉路況的當地村民上山往返也需耗費超過5個小時。對於5月22日發生的事故,不少當地人也十分震驚,他們表示,儘管米家山天氣多變,但當天那樣的異常情況此前基本沒有出現過。

  所說:

  牧羊人抱歉,未救下另外兩人

  5月22日,在登頂米家山的後半程時,“失溫”的選手遇到了“牧羊大叔”。

  牧羊大叔本名朱克銘,5月24日,他通過網絡發聲說,自己只是幹了一件很普通、很正常的事,對於沒能救下另外兩名當時已沒有生命體徵的男子,他感到很抱歉。

  朱克銘表示,5月22日比賽當天,他原本在山上放羊,下午1點多左右,山上突然颳風下雨,他去窯洞避雨時,在附近發現並救下一名選手。他幫選手按摩手腳、生火取暖。後來陸陸續續又進來4人,都是參加馬拉松的。

  從這幾位參賽者口中,朱克銘聽說還有好幾個暈倒起不來的選手,於是決定再出去救人。他再次上山,但那時山上已經開始下冰雹了,在大概兩公里遠的地方,他看到三人,其中兩個人已經不行了,只有一名男子趴在山崖邊上。朱克銘稱,聽見他在喊“我不行了、不行了”,就趕快跑過去,他的身體當時已經凍得沒有溫度了。

  文中,朱克銘介紹,他背起男子往山下走,但因天氣不好、路又難走,走得特別慢,那個男子說他堅持不住了,他就把他放在地上,蓋上保溫毯,跑到窯洞裡面去叫人,最後兩個一起把那名男子帶回了窯洞。下午5點左右,天氣好轉些了,朱克銘就帶他們下山了。

  朱克銘表示,他認為自己根本就沒有做什麼,只是幹了一件很普通、很正常的事情,“但是還有一些人沒有救上來,比如那兩位已經沒有生命體徵的男子,當時實在是顧不上了,很抱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