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的代價之後,整改風暴就要來了!
2021年05月25日13:32

@中國新聞網

2017年到2019年期間,越野馬拉松從每年舉辦312場次增長至481場次。

記者:王禹

距離21條鮮活的生命在甘肅白銀舉行的山地越野賽中不幸消逝已有數日,但這起悲劇給國內越野跑圈、乃至整個體育產業帶來的震動和反思,仍舊在持續。

這堪稱中國體育史上最慘痛的事件之一。172人參賽,超過10%的選手遇難,其中包括多位國內越野賽事的頂尖選手……信息陸續傳出,不斷地給這場悲劇繼續增添著悲愴色彩。

比賽出發現場。圖片來源:白銀日報
比賽出發現場。圖片來源:白銀日報

從目前通報的情況來看,極端天氣導致氣溫驟降使得選手失溫、失聯,不幸遇難。這是一起因局部地區天氣突變發生的公共安全事件。但“天災”二字卻難以抵消外界的質疑:賽事運營方的辦賽水平是否符合標準?賽事的保障和執行是否存有漏洞?賽事監管體系是否到位盡責?

重重疑問,值得步步深究,血的教訓同樣也是為規範國內辦賽敲響警鍾。而一些地區從24日起,就已經拉開了對賽事活動進行整頓的帷幕。

23日晚間,國家體育總局辦公廳緊急召開了全國體育系統加強賽事安全管理工作會議。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強調,體育賽事是各類事故隱患和安全風險交織疊加、易發多發的環節,做好賽事安全管理工作不容有失,要牢牢守住安全發展這條底線。

救援現場。甘肅消防供圖
救援現場。甘肅消防供圖

回看22日在甘肅省白銀市舉行的這場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主辦方顯然並沒有將“安全辦賽”貫徹到每一個環節,最終導致悲劇的發生。

例如在賽道設計方面,CP2到CP3賽段地形複雜,山路為石頭與砂土混合,僅有爬升、沒有下降,無法通行交通工具,且不提供任何補給。

又比如在物資準備方面,僅將衝鋒衣、保暖內衣、救急毯等重要物品列入建議裝備。另據媒體報導,一位參賽人員直指,賽前主辦方對於裝備的檢查非常“隨意”。

選手在比賽中。圖片來源:白銀日報
選手在比賽中。圖片來源:白銀日報

“有的可能和工作人員認識,聊兩句就過去了,沒有檢查,還有的被檢查到有東西沒帶,但和工作人員求求情,也就過去了,這不是組織一項極限運動的態度。”這位參賽者說道。

體育學者、體育產業專家易劍東在接受中新網記者採訪時一針見血地指出,該項賽事在辦賽過程中存在兩個明顯的“反差”。

“賽事設置高獎金,卻在(跑者保護)方面捨不得投資,是不正常的;其次,越野賽比馬拉松存在更高的風險,但在CP2至CP3那麼長的路段沒有任何補給和救助措施,從這些方面講,體現了這家公司辦賽經驗比較欠缺。”他說。

賽事線路圖

據新華社報導,不少參賽者均表示,他們在失去意識或受傷前,並未接到舉辦方叫停比賽的通知。22日12時參賽人員在微信群裡發佈求救信息,14時舉辦方才叫停比賽。

易劍東說:“根據比賽條件環境的變化,調整比賽計劃和方案,這是基本常識。就好比登珠峰登到哪怕還差10米,最後時間窗口不夠也要撤退,是一樣的道理。”

賽事組織出現如此種種問題,不僅與“安全”二字背道而馳,更令人憂心在國內群眾體育運動蓬勃發展的背景下,其他環節是否也存有類似隱患。

殘留在路邊的山地越野賽路線標示。高展 攝
殘留在路邊的山地越野賽路線標示。高展 攝

同樣是在5月,烏蒙山超級越野賽,也因天降大雨氣溫下降的極端天氣,致使一名選手因身體失溫離世。

《跑者世界》雜誌副總編晏懿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目前,國內沒有一套完整的、具有參考性的辦賽標準”,“無論業內還是跑者,如果跑得太遠,就應當停下來反思一下走過的路,這樣才能繼續往前跑。”

短時間內突發2場參賽選手離世的意外,特別是遇難人數如此之多,引發社會強烈關注,無疑會給火熱的馬拉松市場帶來一場急速“降溫”。

5月23日,甘肅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內的救援車輛。(無人機照片) 中新社記者 高展 攝

實際上,國內跑步賽事雖然近些年劇烈升溫,但仍然處在方興未艾的階段。2014年,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快發展體育產業促進體育消費的若干意見》,國內體育產業發展隨之開啟“黃金機遇期”。

以馬拉松為例,同年年底,中國田協率先取消馬拉松等群眾性賽事審批,賽事運營主體開始多元化,商業化賽事運營公司大量湧現,馬拉松賽事迎來“井噴式”發展。

公開資料顯示,僅越野馬拉松這一項賽事,在2017年到2019年期間,便實現從每年舉辦312場次至481場次的增長,數量位居所有類別馬拉松賽事第一。

與此同時,數據顯示,目前我國共有31.7萬家體育賽事相關企業,近年來註冊量也呈不斷增長趨勢,其中2019年註冊量為7.4萬家,2020年註冊量為7.8萬家。

比賽和體育賽事公司數量飛速增長,難免出現辦賽水平的良莠不齊。如何規範管理商業化賽事公司,確保賽事承辦主體嚴格落實標準,給現有的監管體系提出不小難題。

也正如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在23日晚的會議中提到的,“隨著體育領域改革發展的深入……放管服改革對監管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原有的以行政管理體係為主導的管理模式難以適應新形勢下監管任務要求,工作中存在一些問題和不足。”

5月23日,救援人員在甘肅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進行休整。中新社記者 魏建軍 攝

對此,易劍東在接受採訪時表示,要發動民間力量對賽事進行監督管理,“比如新聞媒體的輿論監督,以及參賽者對於主辦方在辦賽方面的缺位,更要起到監督作用,及時提出意見甚至是抗議。”

易劍東表示,此次事件對於整個行業而言,是一個整改的契機,讓其變得更加規範,更加專業,更加安全。“比如地方政府以後辦賽,不能甩手了事,要按照安全舉辦大型活動的相關法律法規,以及相關體育協會賽事管理的技術文件把關、審核以及監管。”

“其次,公司要牢牢堅守安全底線,按照要求規範辦賽,配足、配齊資源,不能夠偷工減料,投機取巧;第三,選手不能只為成績輕裝上陣,存有僥倖心理。”他說道。

值得一提的是,24日晚,2021銀川馬拉松賽組委會發佈公告稱,為確保參賽選手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決定啟動大型賽事熔斷機製,延期原定於5月30日舉辦的賽事。同日,浙江省體育總會也緊急發佈了《關於加強體育社團賽事活動安全管理工作的緊急通知》,暫停中長跑和越野賽有關賽事活動舉辦,具體恢復時間等候省體育局通知。

原本是21名滿懷對跑步的摯愛、勇敢出發的跑者,卻沒能迎來終點的鮮花與掌聲。他們的隕落將給國內體育賽事的舉辦,帶來深刻的改變。

原標題:《越野跑血的教訓引行業反思賽事活動整頓拉開帷幕》

責編:闞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