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拉松事故中撿回一條命的河南跑友卻遭“網絡暴力”!他這樣回應
2021年05月25日10:07

  原標題:昏迷後被牧民所救,從馬拉松事故中撿回一條命的河南跑友卻遭“網絡暴力”!他這樣回應

  來源:河南商報

  記者 韓忠林 曾令統

  生命的最後一刻,華子正在做著自己這輩子最喜歡的事——跑步

華子的裝備
華子的裝備

  對這位40多歲的河南漢子來說,跑步不僅是一項運動,更是他表達感情的方式。2019年國慶節前夕,他在許昌跑出了“中國70”字樣;那年國慶節當天,他還連夜跑了101公里……

  他愛跑步,也愛這個世界,然而發生在甘肅白銀的一場意外,讓他的生命戛然而止。

  今天,河南商報記者也在第一時間慰問採訪了華子的家屬,並作了相關報導——《這位在甘肅白銀馬拉松遇難的河南跑友,剛過完42歲生日!家屬:剛開始都不敢告訴父母》。

華子的裝備
華子的裝備

  [用跑步詮釋愛]

  河南商報記者瞭解到,華子對跑步的熱愛,超出了很多人想像。這個大老爺們,用跑步詮釋著對這個世界的愛。

  華子生前曾告訴別人,他2017年全年總跑量就超過了3000公里,2018年更是超過了5000公里,平均每天跑步13.6公里。

華子
華子

  華子常用跑步的方式表達情感。2019年9月13日,華子在許昌魏都區曆時1小時55分,跑步24.09公里,跑出了“中國70”的字樣。

  親戚朋友常說他:“40歲的成年人了,大半夜不睡覺,跑步幾十公里,難以理解。”家人也勸他,這麼大年齡了,不要天天跑步了,太累人了。

華子參加過很多馬拉松
華子參加過很多馬拉松

  而華子後來卻稱,自己跑步多年,從跑步中經曆了很多從沒有經曆的。跑步鍛鍊了他的忍耐力,他的意誌力。跑完超百公里的比賽後,他覺得生活中的困難沒有那麼難了,再堅持一下都能挺過去。

  [劫後餘生 他又遭遇“網絡暴力”]

  在甘肅白銀馬拉松事故中,來自河南濟源的跑友張小濤同樣經曆了生死時刻。

  幸運的是,張小濤被當地一名牧民救了過來。目前他已經回到河南。不過層出不窮的“網絡暴力”讓他承受了很大壓力,不得不預約心理醫生諮詢輔導。

  [按下SOS後 他陷入昏迷]

  在甘肅馬拉松事故中,來自河南濟源的張小濤度過了“劫後餘生”。

  5月24日,張小濤向河南商報記者講述了自己經曆的生死時刻。

  張小濤介紹,為了參加這場賽事,他提前好幾天來到甘肅做準備。

  比賽當天一直刮著大風,很多跑友的帽子被吹飛。天氣也十分寒冷,開賽前,大家紛紛找地方取暖。

  比賽從早上9點開始,起初還算比較正常,直到到山腳下,情況開始變得糟糕。

  “在山腳下時,開始下雨了。”張小濤稱,他不知道那座山的名字,只知道賽程中需要翻過那座山。

  “來到山腳下時,開始下雨,而且風也越來越大。”張小濤表示,山腳下的氣象環境雖然有些惡劣,但感覺還處於人體能夠接受的範圍。

  既然氣象條件變差,為何不停止呢?張小濤稱,因為賽事組當時沒有通知停止,所以自己就沒想太多,繼續向山上“進軍”。

  “過了半山腰,下的就是冰雨。”張小濤稱,跑到半山腰時,氣象環境進一步惡化。大風夾雜著冰粒,“放肆”地打在人臉上,疼得他睜不開眼。

  “原路返回下山也要好幾公里,已經來不及了。”張小濤稱,當時和他跑在同一“梯隊”的跑友,已經陷入進退兩難的地步,他看得出來大家已經堅持不下去了。

  張小濤回憶,當時天氣很冷,他漸漸感覺到身體不再受控製,加上路面很滑,他開始不斷摔跤。先後摔了有十多次。最後一次摔倒時,他已經爬不起來。趁著最後一點意識,艱難地拿出保溫毯披在身上,並掏出GPS按下SOS,之後便陷入昏迷。

  [獲救的他 已經回到河南]

  張小濤再次醒來,已經是是兩三個小時以後。此時的他身處一處窯洞中。旁邊的火堆,讓他的身體舒適了許多,並且漸漸地恢復了意識。

  “後來我才知道,我在半山腰昏迷後,被一位放羊的牧民發現,他把我背到了窯洞,救了我。”張小濤所說的牧民名叫朱克銘,在突發事故後一共救了6個人。

  “那裡救援隊不好找到,所以大家都在等我醒了一塊下山。”張小濤說。

  “我醒來後,在牧民的帶領下,與其他獲救的人一塊下山了。”張小濤表示,下山後發現,當地的醫護人員已經趕到。

  “我現在最大的想法就是活著。”張小濤表示,經曆了一場生死,讓他更加懂得珍惜生命。

  “十分感謝救我的牧民。”張小濤表示,朱克銘給了他第二次生命,他準備帶著家人一塊去甘肅表達謝意。

  “以後我還是會繼續跑馬拉松,繼續進行越野。”張小濤稱,以後參加類似賽事,自己會做好更充足準備,會把生命放在第一位。

  河南商報記者瞭解到,在甘肅稍事休息後,張小濤已經於5月24日回到河南。

  [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河南商報記者瞭解到,5月23日,張小濤通過自己的微博賬號發佈了一條信息,詳細還原了事情經過。網上關於他是“前六名中唯一倖存者”等信息也層出不窮。

  而在這些信息中,有很多對張小濤很不友好。

  “有人私信我,讓我去死,我做錯了什麼。”張小濤稱,還有一些人質疑“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的說法是在炫耀成績,也有人覺得他不感恩伸出援手的牧羊人。

  “這些我接受不了,現在都不敢看了。”張小濤稱,自己已經遭遇了一次大難,如今這些信息,再次對他造成很大打擊。

  “我沒有要炫耀成績。”張小濤表示,自己說是“前六名中唯一生存者”,僅僅是想告訴大家自己瞭解當時的情況,絲毫沒有炫耀的意思。

  河南商報記者瞭解到,因為壓力過大,張小濤專門預約了心理醫生進行諮詢輔導。“現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