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越野賽前六人中唯一倖存者:在山頂昏迷兩個多小時
2021年05月24日07:45

  原標題:對話越野賽前六人中唯一倖存者:在山頂昏迷兩個多小時

  來源:齊魯晚報

  5月22日上午,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當地舉行的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遭遇冰雹凍雨等極端天氣,172人參賽,21人遇難。一場比賽超過10%的選手遇難,其中包括多位國內馬拉松賽事的頂尖選手。

  目前,甘肅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調查組,對事件原因進行進一步深入調查。

  倖存者:

  在山頂昏迷了兩個多小時,

  幸好穿了皮膚衣

  “活著比什麼都好,這是我這輩子最難忘的一天。”在此次甘肅山地馬拉松比賽中,張小濤當時跑在前六名,他也是最前面六人中唯一倖存者。

  張小濤告訴記者他昨晚一晚上都沒能睡著,現在想來還是感到後怕,像是從死神那裡剛剛回來一樣。接受齊魯晚報·齊魯壹點記者採訪時,他已經達到蘭州,準備返程回河南老家。他告訴記者,自己在山頂賽段中也出現了失溫昏迷的狀況,受了皮外傷,“但那種情況下,誰也幫不了誰。”

  “我們早上出發時,溫度就比較低,起跑的時候就颳大風。”張小濤回憶當時的情況,九點鍾起跑時,當時風依舊很大,不少人的帽子都被吹跑了。在起跑後的一個多小時,大約在海拔2000多米處,開始了爬升賽段。張小濤屬於比較快的一批,當時已經堅持爬到山頂,當時同行比較快的幾位參賽人員都到達了山頂,但當時的天氣狀況已經十分糟糕,“在山下的時候已經開始下雨了,越往上風雨越大,到半山腰的時候雨里開始夾雜冰雹了,一直往臉上砸,我眼睛都開始模糊了,有些看不清路。”

  由於當時已經爬到半山腰,由於地勢陡峭,下山的路並不好走。上山和下山都是很睏難的選擇,張小濤選擇了繼續往上跑,“我們當時都以為翻過山就沒事了。”

  但隨著低溫加大風、凍雨,張小濤的體力已經不支,肢體已經僵硬,出現了不協調的狀況,“我上山的時候還有意識,但摔倒了好十多次,最後一次摔倒後就沒有什麼意識了。”摔倒後的張小濤還有一些潛意識,他用保溫毯把自己包起了起來,拿出GPS定位器按了求救信號,之後就昏迷過去了。在張小濤提供的手機運動軟件顯示,在此後的兩個多小時的時間內,他的路線一直處於靜止狀態。

  張小濤的手機運動軟件顯示,在此後的兩個多小時里,他的路線一直處於靜止狀態

  事後張小濤回憶道,當時大家都出現了失溫的情況,在山上躺了很多人,有些人還有些意識,有的人已經沒有意識,甚至出現了休克、口吐白沫的狀況,不少人都在山上哭,當時都很絕望,“我就一直告訴自己要撐下去,但心裡還是很無助和絕望的。”

  在張小濤提供的一段視頻中,記者看到,他上身穿著一件黃色的皮膚衣,下身穿著一件短褲,被兩人攙扶著下山。他被放羊的村民發現後救下,在窯洞里生火取暖,等身體慢慢暖和過來,和其他參賽者一起走下了山。

  雖然只穿了一件單薄的皮膚衣,但張小濤還是告訴記者自己比其他人穿的多,參賽者大多數都是背心和短褲,“在那種大風大雨的情況下,肯定是扛不住的。”張小濤告訴記者,根據前幾屆的經驗,參賽時的天氣都會比較曬,只要做好防曬即可。自己穿這件皮膚衣的目的只是為了防風防曬,但他沒想到,這件皮膚衣也讓他在當時極端天氣的情況下多了一重保障。

  張小濤跑馬已經有八年的時間,他參加過很多次越野比賽,嶗山一百公里越野、三峽的一百六十八公里、青海的一百公里等大型比賽都參加過。

  “當時CP3到CP3之間沒有補給站的,加之當時極端天氣狀況,幾乎所有人都是在那裡堅持不住的。”張小濤告訴記者,CP3賽段是往上爬升的,海拔2000多米左右,大概有900多米的高度需要爬。雖然參賽者會有一些經驗,提前做好功課,但這種惡劣天氣是大家始料未及的。

  但在張小濤看來,因為往屆比賽的順利,所以主辦方和組委會也就按照最基本的方法在做應急預案,結果發生事故後,不管是應急救援,還是整個比賽過程的保證,都出現了問題。

  他認為,作為一場越野車賽事,出於對參賽者的負責,主辦方和組委會應當做好應急預案。尤其是在前進難度較大、坡度較為陡峭的幾個賽段,應該有人隨時待命,在賽段上應該多留一些救援隊,在路邊隨時保障賽段和參賽者的突髮狀況;另外也要做好強製裝備的規定,比如衝鋒衣、保暖衣褲等規定。“他們應該沒想到會有壞天氣,但是這次發生了這種極端情況,天氣狀況也不是不做應急計劃的託詞。”張小濤說。

  牧羊人連救六名山地越野賽選手

  “由衷感謝朋友們的關心,5月22日甘肅黃河石林百公里馬拉松遭遇惡劣天氣,起霧、下雨、冰雹、下雪,自救都困難,感謝跑友救了我一條命,感受到了當地村民和組委會熱心和幫助,在此感謝大家,我安全了,謝謝大家關心!”2021年5月23日上午7時,“小晏香香”(微信名)在朋友圈里發佈了這條信息,告訴朋友自己平安。

  她是參加2021(第四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的參賽者。

  回顧這段經曆,她用“死裡逃生”來形容。她是一名醫務工作者,此前已經參加過3次100公里山地越野賽,來甘肅白銀景泰參加比賽前還在朋友圈寫下“征戰黃馬,問鼎石林,安全完賽”的目標。

  作為較有經驗的越野者,為了這次比賽,她準備了充足的物資,包括衝鋒衣、葡萄糖,還有鉀片等藥品。她唯一擔心的是,“防曬做不好,可能會中暑”。

  她回憶,參賽前,天氣預報是“氣溫18攝氏度左右,小雨“,她判斷這是特別適合跑步的天氣。突如其來的極端天氣在“小晏香香”的計劃之外。這也阻擋了“小晏香香”前進的步伐。雖然穿了長袖、長褲、衝鋒衣,但較高海拔地區偏低的溫度,以及大風、冰雹的到來還是讓她無法站立。

  同行跑友“可樂”拉住了她,兩人共同抵擋大風。陸續,又有其他3位跑友和他們彙合到了一起。但糟糕的是,這時手機信號中斷了。這個小隊伍中,男士在前方探路,直到他們發現了一個窯洞。

  此時,景泰縣常生村村民朱克銘正在窯洞避雨。今年49歲的他是一名牧羊人,5月22日上午9時,天上刮著大風,但羊要吃草,朱克銘還是像往常一樣去山頂放羊。他知道今天景區要辦比賽,他喜歡熱鬧,也想去現場看看。

  10點多,天開始下雨,氣溫越來越低。在當地一個被稱作朱家窯的地方,朱克銘停下來,去了以前生產隊用過的窯洞。他總在那一片區域放羊,之前還在窯洞里放了衣服、被縟和乾糧。

  朱克銘先是聽到了求助聲,循聲走出窯洞,他看到一群越野賽選手中有一位已經在抽搐。他把大夥帶到窯洞,又生起了幾堆火。

  朱克銘隨後跑到了有信號的地方,撥打了景區的救援熱線。等候期間,他多次到窯洞外去觀望,“看看救援隊走到哪了。”

  “前邊有一團東西看不清楚。”眺望時,他發現有新情況。這時,有恢復體力的選手和他一起外出辨認。“那團東西”是一名已經失溫倒地的選手。大家忙著把他抬進了窯洞。

  “脫了衣服、蓋上被子、和火保持一定距離慢慢烘烤“”小晏香香”記得這些救援步驟,但她很自責,自己當時太虛弱了,即便身為醫務工作者也沒能幫上什麼忙。好在搶救及時,最終,這名選手化險為夷。

  窯洞中的六名選手經過休息,體力漸漸恢復。與此同時,救援人員也抵達了窯洞所在地,將六名選手帶往安全地點。

  “連摩托車都上不來,救援人員都是連走帶爬。”“小宴香香”告訴記者,返程路上,他們才得知其他被困的選手分散在不同的地方,救援正在緊張進行。

  回到出發地的大巴車上,需要先步行,再坐越野車。“一路上,看到很多村民帶著被子來幫我們,真的很讓人感動。”另一位網名叫“雪”的選手告訴記者。

  5月22日深夜11時左右,幾名獲救者返回酒店。他們要了朱克銘的聯繫方式,想之後感謝他。

  朱克銘覺得自己沒有做什麼,“任何人在那種情況下都會這樣做的。”

  圖片由被採訪對象提供

  一場比賽竟有超10%選手遇難

  中紀委評:必須徹查!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就“甘肅山地馬拉松事故21人遇難”發表評論文章指出,事件具體原因和相關責任必須徹查,給遇難者和公眾一個交代。

  原文如下:

  5月23日,一則噩耗令人震驚。就在前一天上午,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當地舉行的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遭遇冰雹凍雨等極端天氣,172人參賽,21人遇難。一場比賽竟有超過10%的選手遇難,其中包括多位國內馬拉松賽事的頂尖選手。

  從目前通報的情況來看,極端天氣導致氣溫驟降使得選手失溫、失聯,不幸遇難。這是一起因局部地區天氣突變發生的公共安全事件。甘肅省委省政府已成立事件調查組,正在進行深入調查。事件具體原因和相關責任必須徹查,給遇難者和公眾一個交代。同時,就此失去的21條鮮活生命,也必須引起方方面面足夠的警示!

  極端天氣出現不可控,但高風險運動項目管理監督不能失控。作為專業程度要求極高的極限運動賽事,這場比賽各項組織工作是否達標,必要的安全保障是否到位?賽事舉辦地,地形複雜、海拔較高、天氣變化多端,僅靠簡單氣溫、風力預報是否足夠?是否有山區賽道天氣變化的即時通報和研判、預警機製?比賽中途出現惡劣天氣後,能否及時叫停比賽,讓後續損失程度最大可能降低?這些都是人們的追問。

  挑戰極限的越野賽事,安全管理是頭等大事,理應嚴之又嚴,細之又細。據有山地越野運動經驗的網友說,在山地馬拉松賽事中,衝鋒衣等保暖裝備一般都是“強製裝備”,必須經過嚴格檢查,保證運動員隨身攜帶後才能允許其參賽。然而在這場西北高海拔山區賽事中,衝鋒衣僅僅是“建議裝備”,賽前對保溫毯等強製裝備的檢查也並不充分。

  還有參賽者反映,在事發賽段,有區域是“無人區”,車輛無法通行,救援力量難以快速抵達,補給點也沒有足夠的物資供應。這樣的越野賽道設計是否合理,是否慎重,救援設施與組織力量,能否滿足安全保障要求,需要進一步核實給出答案。

  近年來,全國各地各項馬拉松賽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山地越野馬拉松方興未艾。一些地方看中舉辦賽事的宣傳效應,加上能夠拉動區域消費,收取企業讚助費、廣告費,打造旅遊品牌等因素,紛紛熱衷辦賽。

  然而,一些賽事往往只盯著經濟效益,不願意在服務和安全上多投入。有的承辦企業根本不具備組織高風險體育賽事的資格和能力,只重視設置高額獎金等獎項吸引選手參賽,急功近利。一些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在指導與監督上不想管或不會管,有的甚至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極易導致發生安全事故。

  21條生命的消逝,是多麼慘痛的代價!對於個體而言,再多的遺憾與追悔,也無法讓他們複生。然而為了今後更多人的安全,避免這樣的悲劇再發生,反思和追問是絕對必要的。

  挑戰極限,超越自我,是很多體育愛好者的追求,但不能讓極限運動成為盲目的生命冒險。崇尚體育精神,首先是要對體育、自然和生命有敬畏之心,科學辦賽,科學參賽。生命如此寶貴,來不得半點僥倖心理,來不得對安全的輕慢與疏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