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馬拉松倖存選手:怕失去意識用帶刺的草紮自己,雙膝磨爛
2021年05月24日13:24

  原標題:甘肅馬拉松倖存選手:怕失去意識用帶刺的草紮自己,雙膝磨爛

  來源:武漢晨報

  5月23日晚,甘肅景泰縣人民醫院生物病房裡,迎來一群從外地趕來探望的馬拉松跑友。

  “我們先把活著的人,看一下。”一名蘭州馬拉松跑團的跑友說。這一次,她們跑團遇難3人,而病床上躺著的是她們跑團中的倖存者劉喜兵,隔壁病床還躺著一名重慶跑友。

  “你們都是在昨天的賽事里跑得快的。有一撥人就是因為跑得快出事了。頂尖的、前三都出了事。”跑友們向倖存選手描述著賽事悲劇的情況,“這在馬拉松史上算特慘烈的一次”。

網傳視頻口吐白沫的倖存者劉喜兵。圖/裘星
網傳視頻口吐白沫的倖存者劉喜兵。圖/裘星

  “太可怕了,想想還覺得太可怕了。”

  病床上,劉喜兵眼神里佈滿驚惶,朋友拋來的話,他總是良久才接上一句。對話的間隙里,他定了會兒神,似是自言自語狀感慨,“太可怕了,想想還覺得太可怕了。”

  22日中午12點左右,劉喜兵在cp3至cp2段(約27-28公里處),被一陣風颳倒,摔倒後便失去意識。在其他參賽選手拍攝的視頻中,他只穿一層跑衣、平躺在地上、口吐白沫、雙手不停搓拭自己的胸部。在他的旁邊,還有另外一男一女兩名選手。

視頻中的劉喜兵口吐白沫。受訪者供視頻截圖
視頻中的劉喜兵口吐白沫。受訪者供視頻截圖

  “視頻上看你那會兒已口吐白沫,我還說你為啥不和旁邊的人抱在一起?這樣升溫速度更快。”有跑友問他。

  時間停留幾秒後,劉喜兵答以微弱的聲音:“(當時)不知道,沒……沒意識。”

  朋友介紹, 8點左右,劉喜兵被當地牧羊人所救。轉運到車上時,他被裹了一個被子,這才出了一身汗、恢復了一些意識。

  有跑友告訴他,“這個東西誰也避不掉,來的人越多,掛的人就越多。撿回一條命,全憑運氣。你們賽道(第一梯隊)25個人,21個遇難。”

  還有跑友說,“當時我們看視頻,覺得你的狀態是最不好的了。但實際上是有人有更不好的狀態,但是他們沒敢拍照。有人下來後和我說,你們看到的只是你們心裡能接受的畫面。”

  跑友眼中,“喜子哥”是有經驗的“精英級”選手,是蘭州最早跑馬拉松的人之一,已經跑了十年。

5月22日剛起跑的劉喜兵。受訪者供圖
5月22日剛起跑的劉喜兵。受訪者供圖

  5月23日晚,跑友拍視頻,“來看看狀態、打個招呼。昨晚他一直沒睡,等到3、4點,喜子哥精神好著呢。”劉喜兵抬起眉眼,面向鏡頭緩慢地揮了揮手。

  為了不昏迷,用刺的草紮自己

  劉喜兵的病床旁,躺著另一名倖存者黃宇(化名),跑步中,他在劉喜兵後面一點的位置。

病房裡的黃宇和劉喜兵。圖/武漢晨報記者 裘星
病房裡的黃宇和劉喜兵。圖/武漢晨報記者 裘星

  也是在中午時,黃宇感到自己快要失去知覺。“當時站不起來、手腳、臉也麻木了。”從背包里拿出保溫毯,黃宇在風雨中用近20分鍾時間才終於將它打開,可是,一陣風颳過,黃宇眼看著打開的保溫毯從眼前飛走,披都沒有披上。所幸,他還另帶了一件防曬衣,就將一層防曬衣披到跑衣外面。

  為了不讓自己繼續失去意識,黃宇不停在地上找刺刺的草紮自己——右手沒有知覺,就用左手抓著右手使勁向地上拍。中間,他還一直努力咬自己的嘴唇、舌頭,“你要活下去嘛,必須殘留一點意識。”

  黃宇身邊沒有其他選手,後方gps信號看到的黃宇每過一會兒、就動小一點。當時,黃宇已全身匍匐在地,他說自己每當感到快要失溫時,就向上爬一小點。

  黃宇的雙膝、雙手已幾近磨爛。

黃宇的雙手和雙膝。圖/武漢晨報記者 裘星
黃宇的雙手和雙膝。圖/武漢晨報記者 裘星

  “當時只有一點意識,你要活著嘛,要見到家人。”

  他記得一直到晚7點左右,有藍天救援隊的誌願者將他發現、扶起、披上毯子。“他們也只是賽事隨時的保障服務者,沒想到會這麼嚴重就沒有太多設備,所以只帶了被子、毯子過來。”

  黃宇說,當時他們聽說會有直升飛機過來救助,但一直沒有等到直升飛機,後面,又來了一個牧羊人老鄉,六七十歲,卻也沒有更多辦法。一行人裹著自己,在夜裡迎著風向前走。

  淩晨五點左右,黃宇終於被抬上救護車。

  目前為止,黃宇還未被檢查出內傷。

  病床前,探望跑友問他,“你沒有帶救急哨子嗎?沒有吹嗎?”他說,“那麼大的風雨,身邊一個人都沒有,哨子吹給誰聽?”

  “我們的響應的都比他們快”

  前來探望的跑友在病床前說的最多的話幾乎都是“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剩下的時間,他們互相交換著情報信息。

  一名從蘭州趕來的跑友告訴武漢晨報記者,他們從5月21日中午時11點半左右就已經知道了這場賽事的危險狀況,當時,不停有跑友在前方傳回情況危急的跑友的視頻。他們通過服裝認出了失去意識的跑友劉俊喜。

  大概三點左右,蘭州跑友們確定這次事件的嚴重性。他們當天下午就集結到一起、自行開車出發,晚間抵達黃河石林。

  然而,組委會一直到晚八、九點才開始救援。“我們的響應的都比他們快。你下午馬上就開始救援,可能傷亡不會這麼多。”

當日跑友群聊截圖。受訪者供圖
當日跑友群聊截圖。受訪者供圖

  把車開到終點廣場,跑友們進園需要申請批複,他們只能在下面等待。臨時指揮部里,他們將失聯人數 從65人等到39人、再到25人,到最後21人遇難。

  有跑友說,組委會的補給、各方面什麼都沒有,他說,專業性是一個方面,但他們(組委會)對事情的預判性沒想到這麼嚴重,

  也有跑友質疑,“前一天地震,第二天會下雨,這些組委會都沒考慮到麼?應該發佈預警的。”

  社交平台上,一個女孩也將這段視頻中的劉喜兵認作了自己的父親。她和母親輾轉得知,父親已經遇難。

  劉喜兵的跑友說,小女生可能認錯人了。在甘肅所有的跑步愛好者當中,只有一個跑團的人穿這種衣服——燎原跑團。而視頻上的人就是燎原跑團的劉喜兵。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