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羊人連救六選手!“死亡越野賽”背後公司僅有員工22人?多部門稱不清楚賽事醫療保障細節...
2021年05月24日13:36

原標題:牧羊人連救六選手!“死亡越野賽”背後公司僅有員工22人?多部門稱不清楚賽事醫療保障細節...

萬萬沒想到,一場已經舉行了數屆的越野賽,竟成了“死亡之旅”。截至23日中午12點,這場令人揪心的救援行動結束了,21名參賽遇難人員遺體已經全部轉運出遇難現場。

此次賽事的運營方是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晟景體育),根據參賽人員的描述,此次賽事,晟景體育不僅管理不到位,對於賽事的舉辦也未按照嚴格規定進行。

172人參賽,21人遇難

22日,在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舉行的第四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遭遇大風、冰雹、凍雨等極端天氣。

根據前方應急指揮部報告,截至5月23日12時,這場172人參加的比賽已確認21人遇難,應急救援行動已結束。

“本次賽事的最後一名、第21名遇難者,落入山崖底下,是天亮以後才找到的。”參與救援的白銀市消防救援支隊支隊長李淵慧接受記者採訪說。

據媒體報導,21位遇難者中,包括寧波江南百英里冠軍梁晶、中國跑圈知名的曹朋飛、黃印斌和殘奧會冠軍黃關軍。

據楚天都市報極目新聞報導,貴州的陸女士和母親於23日淩晨接到賽事工作人員電話,稱她的父親陸先生在比賽中失蹤。

隨後,陸女士在網傳的照片和視頻中發現了父親的身影。他的雙手已經凍得發紫,嘴邊似乎還吐著白沫。23日上午,噩耗傳來。

山地馬拉松親曆者高先生說,一個正常的夏季,大家都以為賽道上會熱。沒想,遇到了極端天氣。雨點像子彈一樣,感覺有七八級大風,眼睛是睜不開的,只能眯一條縫。

最難行進的CP2到CP3段,感覺很難站穩,就覺得人很有可能會被吹下去。高先生說,即便當時穿著衝鋒衣也受不了,何況當時只穿著短袖短褲。他看到路邊躺著人,動不了,還有口吐白沫的。但問題是,每一個選手都充滿了無奈。

據紅星新聞報導,來自成都的跑者毛樹智表示由於風大雨大,很多組委會安排的路標都被吹跑了,有些跑者跑者跑著就迷路了。儘管大家都帶了保溫毯,但是由於風太大,一會兒就吹成了碎片。

據新京報報導,一名親曆者稱:下山的人很多都哭了,告訴後面的人不要上(山)。

牧羊人連救六選手

參賽選手張小濤發佈微博稱,比賽中跑在前6名的選手,只有他一個倖存者了。

張小濤稱,自己在上山過程中失去意識昏迷,所幸被一位放羊大叔發現,將他送到窯洞里,為他換下濕衣服,用被子把他包起來,並生起火讓他們烤火。

這位放羊大叔,是甘肅白銀市景泰縣常生村村民朱克銘。當日,他去山頂放羊,因為知道景區要辦比賽,他也想去山頂看看。

10點多,天開始下雨,氣溫越來越低,在當地一個被稱作朱家窯的地方,朱克銘停下來,去了以前生產隊用過的窯洞。他總在那一片區域放羊,之前還在窯洞里放了衣服、被縟和乾糧。

朱克銘聽到了求助聲,循聲走出窯洞,看到一群越野賽選手中有一位已經在抽搐。朱克銘立即把大夥帶到窯洞里生火取暖,並跑到有信號的地方,撥打了景區的救援熱線。

等候期間,他多次到窯洞外去觀望,“看看救援隊走到哪了。”他發現“前邊有一團東西看不清楚”,“那團東西”是一名已經失溫倒地的選手,大家趕忙把他抬進了窯洞。

經過烤火取暖,窯洞中的六名選手體力漸漸恢復,同時,救援人員也抵達了窯洞所在地,將六名選手帶往安全地點。

一位網名叫“雪”的選手說,“一路上,看到很多村民帶著被子來幫我們,真的很讓人感動。”

5月22日深夜11時左右,幾名獲救者返回酒店,他們要了朱克銘的聯繫方式,想之後感謝他。但朱克銘覺得自己沒有做什麼,“任何人在那種情況下都會這樣做的。”

連續四屆由同一公司執行

運營方員工僅20多人

據每日經濟新聞報導,甘肅省白銀市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從2018年舉辦至今已有四屆,連續四屆均由甘肅晟景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負責運營。

啟信寶顯示,甘肅晟景體育成立於2016年9月,註冊資金500萬元,由自然人張小燕和吳世淵各持股50%,其中,吳世淵為法定代表人。該公司經營範圍主要包括廣告設計、製作、代理及發佈;企業營銷策劃、市場營銷策劃、企業形象策劃、會展服務、文化藝術交流活動策劃、展覽展示承辦、體育賽事活動策劃等。

從目前的股權結構和註冊資本看,甘肅晟景體育似乎“實力一般”。其2020年報顯示,2020年,該公司繳納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的人數為0人。而這樣一家實力平平的公司卻多次拿下政府部門的“大單”。

根據招投標信息顯示,其9次中標項目,均為馬拉松賽事的運營服務項目,中標金額總計達1041萬元。其合作客戶也以當地文旅局、體育中心等為主。

一位參賽人員張先生在接受封面新聞採訪時直指,在賽前,主辦方對於裝備的檢查非常“隨意”,“有的可能和工作人員認識,聊兩句就過去了,沒有檢查,還有的被檢查到有東西沒帶,但和工作人員求求情,也就過去了,這不是組織一項極限運動的態度。”

雖然甘肅晟景體育參保人數為0人,但該公司一位張姓女士向《紅星新聞》記者透露,該公司共有22名工作人員,在事故發生後,均參與到一線搜救中。雖然有22名員工,但在重大事故面前,這點人手是極其有限和捉襟見肘的,是難以覆蓋搜救需要的。

多部門稱不清楚賽事醫療保障細節

參賽者曾提救援預備方案,被組委會嘲笑

事故發生後,不少網友紛紛質疑,如此規模龐大的百公里越野馬拉松,在遭遇極端天氣的情況下,應急預案在哪裡,醫療保障措施怎麼在做?“21人遇難,醫療保障在哪裡?”“百里越野馬拉松,救護車呢?醫護人員呢?”

據極目新聞,白銀市體育局工作人員表示:“這個馬拉松越野賽是第四屆,由市里主辦,是發過文件的。”醫療保障工作不屬於市體育局負責,相關情況並不瞭解。

記者撥打白銀市衛生計生綜合監督執法局電話,值班人員告訴記者,賽事的醫療保障是由上級部門主管,並安排各下屬單位執行,今年他們並沒有接到上級通知,沒有參與該賽事的醫療保障工作。

白銀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工作人員也稱,他們沒有直接參與醫療保障工作。

景泰縣衛生健康局工作人員告訴記者,該賽事的醫療保障工作確實由他們負責,但具體是什麼情況她也不清楚。

值得一體的是,據封面新聞,網友劉先生(化名)曾多次參加過馬拉松賽,此次比賽前,他曾向主辦方提出建議,要有完整的救援預備方案。“所有選手佩戴鮮豔的標誌(比如紅領巾一類的)能發光最好,方便選手白天和夜晚結伴,一旦有問題也利於救援,還要有補給點,要有鹽。結果當時就被組委會和群裡很多選手無情嘲笑了。”

中紀委:事件具體原因和相關責任必須徹查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就“甘肅山地馬拉松事故21人遇難”發表評論文章指出,事件具體原因和相關責任必須徹查,給遇難者和公眾一個交代。同時,就此失去的21條鮮活生命,也必須引起方方面面足夠的警示!

極端天氣出現不可控,但高風險運動項目管理監督不能失控。挑戰極限的越野賽事,安全管理是頭等大事,理應嚴之又嚴,細之又細。

近年來,全國各地各項馬拉松賽事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山地越野馬拉松方興未艾。一些地方看中舉辦賽事的宣傳效應,加上能夠拉動區域消費,收取企業讚助費、廣告費,打造旅遊品牌等因素,紛紛熱衷辦賽。然而,一些賽事往往只盯著經濟效益,不願意在服務和安全上多投入。有的承辦企業根本不具備組織高風險體育賽事的資格和能力,只重視設置高額獎金等獎項吸引選手參賽,急功近利。一些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在指導與監督上不想管或不會管,有的甚至存在嚴重的安全隱患,極易導致發生安全事故。

綜合中新網、楚天都市報、每日經濟新聞、中青報·中青網、紅星新聞、新京報、封面新聞、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