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夢般的經曆,決不想遭遇第二次”
2021年05月24日20:48

  原標題:“噩夢般的經曆,決不想遭遇第二次”

  談及這次比賽發生的事故,“礦主”直言:“噩夢般的經曆,決不想遭遇第二次。”直到現在,他還是不敢相信有那麼多人遇難了,“可能需要好久才能走出來。”

  新京報記者 徐邦印

  5月24日下午,甘肅白銀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參賽者“礦主”到達瀋陽,安全回家。5月20日從瀋陽出發,經北京轉車抵達白銀,再坐大巴到參賽地賓館,“礦主”用了大約22個小時。

  5月22日的比賽,他跑了27.5公里後果斷退賽。5月23日上午9時,“礦主”開始返程,經寧夏中衛、北京,30個小時後回到瀋陽。

  坐上返程火車不久,“礦主”更新了一條朋友圈,“謝謝各位小夥伴的關心,已經開始返程的途中。慶幸自己安全下山,更惋惜其他永遠留下的小夥伴。逝者安息。”

  今日接受新京報記者電話採訪時,談及這次比賽發生的事故,“礦主”直言:“這是噩夢般的經曆,決不想遭遇第二次。”

比賽起點天氣陰沉,“礦主”感覺風力有六七級。受訪者供圖
比賽起點天氣陰沉,“礦主”感覺風力有六七級。受訪者供圖

  起床時陽光明媚,到達起點天變陰沉

  2017年開始跑馬拉松,2018年慢慢接觸越野賽,“礦主”在大連參加了首場越野賽,距離30公里左右。2019年年底,他第一次參加100公里超長越野賽,截至此次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他參加了七八場百公里越野賽。

  “我比較喜歡旅行,也會藉著參加比賽的機會,到處走一走看一看。”雖然是第一次參加黃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賽,比賽規模也比較小,但“礦主”沒敢掉以輕心,除了日常訓練,4月中旬報名成功後便不定期關注當地的天氣,比賽前一天也在瞭解天氣情況。

  賓館在景區內,早上起床時還陽光明媚,天氣不錯。但乘坐景區車到達起點後,天氣卻不一樣了,“下車後就看到天氣陰沉,風也非常大,我感覺有六七級。”

  由於不是第一次參加越野賽,對百公里越野賽也相對熟悉,根據經驗,“礦主”除了遵守組委會的規定,帶足了強製裝備,能量補給、保溫毯、衣服、口哨、背包、定位裝置等一應俱全。

“礦主”與其他選手結伴下山。受訪者供圖
“礦主”與其他選手結伴下山。受訪者供圖

  27.5公里處退賽,和3位選手結伴下撤

  9時鳴槍起跑,比賽初段是個下坡。據“礦主”描述,他大約跑了兩個半小時,開始下大雨,“我當時在所有選手的中間位置。穿短袖短褲的人比較多,絕大多數人都是這樣的裝備。”

  經過第二個打卡點時,手錶顯示22公里,“礦主”覺得還可以堅持,於是跑向第三個打卡點,那也是本次比賽最艱難的路段。由於當時風大雨大,山坡上已經很難站立,他開始發抖。確定無法堅持後,“礦主”果斷退賽。

  “決定退賽時,我的手錶顯示27.5公里。也就是說,我從第二個打卡點爬坡5.5公里,當時是兩點到兩點半左右。”“礦主”上山時戴的是無指手套,下撤時手指已經凍得幾乎沒有知覺,腿部的肌肉狀態也不太理想。

  下撤途中,“礦主”看到有選手“已出現失溫症狀”,有人摔傷流血,還有不少選手抱在一起取暖。他一邊撥打救援電話,一邊勸阻還在上山的選手。

  大風把路標吹得七零八落,他沒辦法原路返回。後來遇到另外3名退賽選手,他們便一同下山。最初的目標是先撤到山腳下的一處小房子,也就是事件發生之初大家關注的那個臨時救援點。

  “當時已經有不少選手回到小房子內,藍天救援隊也在那裡。救援隊建議大家先在屋內等候,等其他人把大家送回第二個補給點。”感覺恢復得不錯,“礦主”沒有和大部隊一起等待,自己走回第二個打卡點。

山腳下的臨時救援點聚集了一些選手。受訪者供圖
山腳下的臨時救援點聚集了一些選手。受訪者供圖

  臨時安置到村委會,有熱水泡麵電暖氣

  “礦主”回憶,回到第二個打卡點後,現場的選手並不是很多,“打卡點已經有救護車、警車和中巴。因為不少選手還在陸續下山,小房子內也有很多選手,等了一段時間才坐著中巴去臨時安置點休息。”

  組委會將臨時安置點設在附近一個村委會辦公室,“村委會的人幫我們燒了熱水,準備了泡麵,包括那種農村的暖爐、電暖器等,都準備好了。”

  安置點的選手越來越多,大部分人已經恢復,組委會又用中巴把他們分批送到比賽終點。大部分選手的住處在終點附近,簡單補給後,大家自行返回住處。

第二個打卡點已經有救護車、警車。受訪者供圖
第二個打卡點已經有救護車、警車。受訪者供圖

  被朋友電話吵醒,當地派車送到白銀

  下撤過程中,“礦主”便關注到微信群裡有選手在求救,看到臨時救援點的情況更是感覺不妙。從回到第二個打卡點到前往臨時安置點,再到返回賓館,他一直在關注相關信息。

  當晚,“礦主”睡得很晚,但瞭解到的確切消息很有限。第二天早上6時左右,有朋友打電話把他吵醒,“我說自己沒事,他讓我看下新聞。當時,16人遇難、5人失聯。我被嚇到了,沒想到有這麼多人遇難……”

  “礦主”原計劃5月23日上午8時出發前往白銀,由於比較疲憊,加上對有人遇難的消息感到震驚,他並沒有及時整理行李。上午9時左右,當地政府安排了直達白銀市的車,“沒有坐大巴,他們給我們協調了車輛。”

  下午2時左右,“礦主”坐上了白銀前往寧夏中衛的火車,再從中衛轉車到北京、北京轉車到瀋陽。23日9時從賓館出發,24日下午3時抵達瀋陽,曆經30個小時,“礦主”安全到家。

  “一閉上眼睛就是山上看到的那些倒下的夥伴,太嚇人了。”“礦主”坦言,比賽當天回到賓館後,他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退掉已經報名的其他比賽。直到現在,他還是不敢相信有那麼多人遇難了,“可能需要好久才能走出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