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點 | 甘肅白銀山地越野賽 牧羊人連救六名選手
2021年05月24日12:36

原標題:冰點 | 甘肅白銀山地越野賽 牧羊人連救六名選手

圖片由採訪對象提供

“由衷感謝朋友們的關心,5月22日甘肅黃河石林百公里馬拉松遭遇惡劣天氣,起霧、下雨、冰雹、下雪,自救都困難,感謝跑友救了我一條命,感受到了當地村民和組委會熱心和幫助,在此感謝大家,我安全了,謝謝大家關心!”2021年5月23日上午7時,“小晏香香”(微信名)在朋友圈里發佈了這條信息,告訴朋友自己平安。她是參加2021(第四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的參賽者。

中國青年報記者輾轉聯繫上“小晏香香”。

回顧這段經曆,她用“死裡逃生”來形容。她是一名醫務工作者,此前已經參加過3次100公里山地越野賽,來甘肅白銀景泰參加比賽前還在朋友圈寫下“征戰黃馬,問鼎石林,安全完賽”的目標。

作為較有經驗的越野者,為了這次比賽,她準備了充足的物資,包括衝鋒衣、葡萄糖,還有鉀片等藥品。她唯一擔心的是,“防曬做不好,可能會中暑”。

突如其來的極端天氣在“小晏香香”的計劃之外。她回憶,參賽前,天氣預報是“氣溫18攝氏度左右,小雨",她判斷這是特別適合跑步的天氣。

天氣是突然改變的。另一位跑友“流落南方”回憶,“22日早上,風和日麗,陽光甚好,坐擺渡車去起點之前甚至還有一絲暖意,但下襬渡車的那一刻,天色轉陰,隨即起風,風力有四五級的樣子。體感溫度瞬間降低,開槍前跑了兩公里熱身,卻出現身上沒有熱起來的情況。9點整比賽開始時,風力有增無減,面對長下坡,不知道有多少人帽子直接被吹飛,又停下來返回撿帽子。到CP2之前,大概十點半前後,開始下起了雨,過了CP2之後,出現逆風,風力已經加大到七八級,雨更密了,風裹挾著雨點打到臉上,像密集的子彈打過來一樣疼。眼鏡被雨水糊住,眼睛睜不開,只能眯著縫兒,視線受到嚴重影響。”

這也阻擋了“小晏香香”前進的步伐。雖然穿了長袖、長褲、衝鋒衣,但較高海拔地區偏低的溫度,以及大風、冰雹的到來還是讓她無法站立。

同行跑友“可樂”拉住了她,兩人共同抵擋大風。陸續,又有其他3位跑友和他們彙合到了一起。但糟糕的是,這時手機信號中斷了。這個小隊伍中,男士在前方探路,直到他們發現了一個窯洞。

此時,景泰縣常生村村民朱克銘正在窯洞避雨。今年49歲的他是一名牧羊人,5月22日上午9時,天上刮著大風,但羊要吃草,朱克銘還是像往常一樣去山頂放羊。他知道今天景區要辦比賽,他喜歡熱鬧,也想去現場看看。

10點多,天開始下雨,氣溫越來越低。在當地一個被稱作朱家窯的地方,朱克銘停下來,去了以前生產隊用過的窯洞。他總在那一片區域放羊,之前還在窯洞里放了衣服、被縟和乾糧。

朱克銘先是聽到了求助聲,循聲走出窯洞,他看到一群越野賽選手中有一位已經在抽搐。他把大夥帶到窯洞,又生起了幾堆火。

朱克銘隨後跑到了有信號的地方,撥打了景區的救援熱線。等候期間,他多次到窯洞外去觀望,“看看救援隊走到哪了。”

“前邊有一團東西看不清楚。”眺望時,他發現有新情況。這時,有恢復體力的選手和他一起外出辨認。“那團東西”是一名已經失溫倒地的選手。大家忙著把他抬進了窯洞。

“脫了衣服、蓋上被子、和火保持一定距離慢慢烘烤""小晏香香”記得這些救援步驟,但她很自責,自己當時太虛弱了,即便身為醫務工作者也沒能幫上什麼忙。好在搶救及時,最終,這名選手化險為夷。

窯洞中的六名選手經過休息,體力漸漸恢復。

與此同時,救援人員也抵達了窯洞所在地,將六名選手帶往安全地點。

“連摩托車都上不來,救援人員都是連走帶爬。”“小宴香香”告訴記者,返程路上,他們才得知其他被困的選手分散在不同的地方,救援正在緊張進行。

回到出發地的大巴車上,需要先步行,再坐越野車。“一路上,看到很多村民帶著被子來幫我們,真的很讓人感動。”另一位網名叫“雪”的選手告訴中青報記者。

5月22日深夜11時左右,幾名獲救者返回酒店。他們要了朱克銘的聯繫方式,想之後感謝他。

朱克銘覺得自己沒有做什麼,“任何人在那種情況下都會這樣做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