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白銀越野賽參賽者講述救人細節:帶人鑽進峽穀躲過4小時凍雨大風 遺憾只救回一人
2021年05月23日20:10

  原標題:甘肅白銀越野賽參賽者講述救人細節:帶人鑽進峽穀躲過4小時凍雨大風,遺憾只救回一人

  5月22日,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黃河石林景區舉行的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遭遇極端天氣,截至發稿前已發現21人遇難。

  “都以為高原上的凍雨大風會很快過去,但沒想到幾個小時過去都沒停。”23日下午,此次比賽的四川籍參賽者郭先生告訴封面新聞記者,他們在賽道CP2-CP3的路上遭遇的極端天氣更為嚴重,有隊員原地抱團取暖,試圖抵禦寒冷,也有人認為翻過山能避開這樣的天氣……

  “CP3是個埡口,沒有補給點。”郭先生說,根據多年的高原經驗,考慮到能量補給問題,他在前往CP4的途中,決定折返下山,“路上遇到很多隊員,很遺憾我只帶出了一人,途中發現倒在地上的其餘八人,我們雖然試圖搶救,但他們已經沒了心跳,身體也全部凍僵,我們只能在有信號的地方打電話求援,並告訴救援者位置。”

  此外,根據30多年的高原和騎行越野經驗,他也深入分析了造成此次事故的三點因素。

  遭遇凍雨大風

  有人抱團取暖,有人冒險攀爬

  “我們是22日上午9點統一出發的。”23日下午,此次越野賽參賽者郭先生告訴記者,他們出發時是陰天,也看了天氣預報,“這裏是高原,也想到會有天氣變化,但沒想到會遭遇這麼惡劣的天氣,這是我參加此類比賽中遇到的持續時間最長的惡劣天氣。”

  郭先生說,從CP1到CP2路上,開始下小雨,但這裏是平路,大家跑起來,影響並不大,而且在CP2點位上有補給站,“有人衝得很快,有人勻速組團行進,都還沒發現有什麼問題。”

  但在當天下午1點左右,在CP2到CP4的路上,極端天氣到來,凍雨、冰雹、大風,“當時都認為高原上的天氣,來得快,去得也會快。”

  但很多人低估了這次的惡劣天氣,“這樣的天氣持續半個小時,還沒有消退的跡象,反而更加嚴重。加上這裏是上山路,大家很難跑起,凍雨大風一來,體溫被急劇消耗掉。這時候有人停下腳步,四、五成堆抱團取暖,有人試圖翻越大山躲掉惡劣天氣,也有人立馬開始撤退。”

  越野賽的路線

  救援細節:

  途中救下一人,路遇的另外8人全部遇難

  “當時的天氣已經不適合行進,也不能就地抱團等待。”郭先生說,他從上世紀80年代就跟高原天氣打交道,“經驗告訴我只能放棄比賽,先找到能避風雨的地方躲避危險。”

  “CP3是個埡口,也沒設立補給點,加上這裏手機沒信號,很難跟救援點溝通。就算救援人員發現了趕來,這樣的天氣下,直升機無法過來,救援人員抵達也要5小時左右。”郭先生說,他發現途中有處峽穀,很適合避險,“距離也不遠,我就打算先去峽穀避險。”

  “在風雨中,我聽到有人衝我喊‘救救我’。”郭先生望過去看到一處抱團取暖的隊伍里,一位女子在朝他招手,“是崇州來的一位女隊員,人已經凍得嘴皮發紫,身體打顫了。我讓她們一起找峽穀避風雨,但只有她跟我過來,其他人堅持原地抱團取暖,打算這樣等惡劣天氣過去。”

  “當時風太大了,真的是寸步難行,我們好不容易走到200米外的一個峽穀,這裏背風雨,我們又拿出保溫毯裹在身上,就這樣等了4個小時。”

  越野賽的路途中

  4個小時後,郭先生發現風雨小了一些,“也不敢再等了,已經6點了,晚上到來更危險,我讓她趕緊吃能量膠囊,我們馬上往山下撤離。”郭先生說,他們剛裹著保溫毯走出來,大風就把保溫毯撕碎了,“但是下山要比上山容易,一邊走一邊相互打氣。”

  “沒走多遠,我們就看到一個小夥子倒在路邊。”他說,兩人趕緊上去,試圖叫醒他,但是已經沒了呼吸,“又進行了急救措施,但都沒用,人已經凍僵了。”

  在接下來返程的路上,他們一共遇到倒在路邊的8人,“都挨個查看了,心跳、呼吸都沒了,已經凍僵了。”郭先生說,在下到一定高度後,手機有了信號,“我馬上撥打了110,告訴他們這裏的情況,以及8位遇難者的位置,很遺憾沒能救到他們。”

  越野賽的路途中

  倖存者分析:

  主辦方應在CP2終止比賽,很多跑友缺乏經驗

  “帶著崇州那位女隊員下山時,天已經黑下來了。”郭先生說,途中他們遇到了趕去的救援人員,也收到很多關心的信息和電話,都沒及時回覆,“如果不是30多年的高原上工作生活和比賽經驗,這次可能也很難了。”

  23日下午,準備返回成都的郭先生根據他的經曆和專業經驗分析了此次比賽中可能存在的問題,“很多來參加這項專業越野賽事的隊員,都缺乏高原經驗和自救知識,對這方面的重視存在一些問題。”

  更重要的是,在極端天氣發生後,主辦方就應該在CP2的點位,及時終止這次比賽,這樣就會減少很大一部分參賽者繼續前進,加上CP3點位缺少補給點,這些都是應該反思的漏洞和問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