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甘肅山地馬拉松慘劇經過 仍有四大疑問待解
2021年05月23日22:27

  原標題:一場越野賽為何成為“奪命跑”?——還原甘肅景泰山地馬拉松越野賽慘劇經過

  新華社蘭州5月23日電 題:一場越野賽為何成為“奪命跑”?——還原甘肅景泰山地馬拉松越野賽慘劇經過

  新華社“新華視點”記者

  23日12時許,甘肅白銀市景泰第四屆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公共安全事件前方應急指揮部宣告搜救行動結束,最終確認遇難參賽者21人,其中不乏一些國內優秀運動員。生命的意外凋零,令人惋惜和震驚。

  172人參賽,21人遇難。這場超10%參賽人員遇難的“奪命”越野賽,到底是怎麼發生的?是天災還是人禍?

  一場戶外越野賽事,超10%參賽人員遇難

  22日9時,來自全國各地的172名越野跑運動員,踏上了在甘肅省白銀市景泰縣舉辦的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征途。這段坡陡彎急、險峰林立的賽事,曾被中國田徑協會授予“自然生態特色賽事”“中國馬拉松銅牌賽事”。

  然而,開跑僅3小時,“有幾個人已經沒有意識,口吐白沫了”“速來救援”“CP2山頂”等消息,便在該賽事工作群中炸了鍋。

  白銀市市長張旭晨介紹,當時百公里越野賽高海拔賽段20公里至31公里處(即24公里的CP2附近),突遭災害天氣,短時內、局地突降冰雹、凍雨,並伴有大風,氣溫驟降。

  13時30分左右,景泰縣中泉鎮葫麻水村村支書王欽林接到發生險情附近的常生村村支書通知後,迅速組織村民趕往支援。葫麻水村村民盧有鐸等人,在救援途中發現3人凍死。穿著棉衣的村民,還未登頂,便已感覺寒冷,體感溫度在零攝氏度左右。

  14時左右,已距求救信息發佈後2小時,賽事組委會在派遣景區應急隊伍抵達CP2山頂後,調取參賽人員GPS點位情況研判,才進行停賽處理。

  18時左右,初步統計發現已接回139名參賽運動員,仍有33人失聯。

  22時左右,10餘人已確認遇難。

  事故發生後,甘肅省委、省政府高度關注,啟動應急預案。省政府主要負責同誌帶隊趕往事發現場,組織開展救援處置。隨後,甘肅省委、省政府成立現場指揮部及7個工作組。

  23日1時左右,指揮部已確認151人安全,但賸餘21名參賽人員傷亡情況仍未明晰。經過2個多小時後,指揮部明確賸餘21名參賽者中有16人遇難,5人失聯。隨後,遇難參賽者增加至20人。

  23日9時許,最後一名遇難者遺體被找到。指揮部確認,遇難人數達到21人。

  參賽人員回憶驚魂時刻

  “砰”,22日9時發令槍響,李鵬程(化名)和其他跑友從起點出發,歡欣鼓舞,滿面春風。誰知道,這場比賽,無人完賽。

  參賽前一天,天陰風疾,第三次參賽的“老將”李鵬程想起了東北老家陰風之後必有暴雨的農諺。但看著這次賽程路線和補給點設置,在諮詢過裁判和當地人之後,他並沒有把天氣放在心上。微風化為陣風,李鵬程說,他按著節奏調整著呼吸,邁步上路,心裡還想著這次能拿第幾名。

  13時左右,李鵬程剛跑過CP2,突然大風伴隨著雨點,撲面而來。李鵬程不得不雙手牢牢抓住地面,不安在心中蔓延開來。寒冷,是他唯一的感知。一路相伴的許多跑友身上披著保溫毯,有人瑟瑟縮縮躲在坡下避風,但薄薄的保溫毯擋不住呼嘯的狂風,稍不留神,便被大風吹散開來。

  冷,好冷,眼看著就到了CP3,求生欲完全戰勝了勝負心,李鵬程決定退賽。這是他最慶幸的決定。

  想走出“鬼門關”難如登天。李鵬程只能和一名身穿白衣的男跑友抱著取暖。攙扶著走了不久,凍麻了的身體已開始失溫,意識模糊的李鵬程半途暈厥。

  掙紮著睜開雙眼,李鵬程已經躺在病床上,打開手機,才知道有好幾個跑友再也沒能回來。

  另一名參賽人員李健(化名)告訴記者,上山後很早的時間,海拔在1500到2300米左右,就在CP2到CP3爬升的時候,惡劣天氣就很明顯了,山上下起了冰雹、颳大風,天氣反常得可怕,溫度頂多三四攝氏度。

  李健說,很多人直接被吹成了滾地葫蘆,已經有選手開始退賽。最終,李健也選擇了下山。

  下山時李健手機沒電了,體力透支加上渾身濕透,他已經處於半迷糊狀態,本能支撐他往前挪。李健狠狠咬著腮幫子,踉踉蹌蹌沒幾步,又摔在地上,把頭撞破了。血流進嘴裡,鹹腥味讓李健清醒了一下,正在這時,他遇到了救援隊的隊員。

  “當時我已經看不清下山的路了,很多選手躺在賽道邊,有些可能已經去世了。”李健說,直到下山後,他才緩過神來,才在跑友微信群中得知,不少選手已經失聯找不到人。

  白銀市消防救援支隊支隊長李淵慧表示,此次搜救最困難之處在於被困人員距離比較遠,路程中僅有部分路段可通行小汽車,到達補給點後只能採取步行。搜索過程中基本採取步行,該地地形地貌非常複雜,夜間十分危險且很多地方沒有通信信號,只能採用衛星電話。

  仍有四大疑問待解

  搜救雖已宣佈結束,但此事件無疑難以畫上句號。就目前公佈的信息來看,公眾仍有一些疑問待解。

  ——疑問一:天氣預報為何未能有效發揮預警作用?

  有參賽人員說,參賽前一天,天氣很陰沉,於是便諮詢當地人,對方說這裏風一過就是晴天,所以便沒有在意。景泰縣氣象局局長康永學介紹,為賽事提供了信息專報,曾作“大風藍色預警”。

  甘肅一著名戶外俱樂部負責人宋明說,極端天氣預測是大型體育賽事應對突髮狀況的前提之一,此次事件最大的失誤是運營方沒有對氣象部門提供的預警做出正確預判。

  ——疑問二:賽道保障是否完備?補給站設置是否合理?

  有參賽人員回憶,過了第二個打卡點,風大得只能雙手抓地,凍得渾身發僵,裹上保溫毯也沒用,直至暈厥失去意識。

  此次越野賽活動對參賽者列了一個裝備清單,衝鋒衣等保暖裝備僅作為建議選項,而沒有作為強製裝備。北京體育大學體育休閑與旅遊學院戶外運動教研室主任布和認為,對於沒有帶相關裝備的參賽者來說,遭遇極端天氣就會措手不及。按照預定計劃,參賽者晚上才到達賽道補給站,最險要的地方又沒有其他補給站,這是不合理的。

  ——疑問三:舉辦方叫停比賽是否及時?

  記者採訪的參賽者均表示,他們在失去意識或受傷前,並未接到舉辦方叫停比賽的通知。22日12時參賽人員在微信群裡發佈求救信息,14時舉辦方才叫停比賽。

  中國應急管理學會體育賽事活動與安全工作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兼秘書長李聖鑫說,與往常馬拉松賽事不一樣的地方是,此次馬拉松越野賽更具有極限運動的特點。對於這類比賽遭遇特殊天氣情況,應該有暫停或中止比賽的預案。

  ——疑問四:有無應急救援預案?救援能力夠不夠?

  李聖鑫說,極限運動項目的賽事安全管理與應急救援必須引起高度重視,有關部門必須加強對救援預案的賽前審查。宋明認為,從此次救援情況看,救援保障無法第一時間抵達,也是這次賽事造成嚴重後果的重要原因。(記者薑偉超、郭剛、李傑、範培珅、崔翰超、張玉潔、陳斌、梁軍、張睿、馬希平、羅鑫)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