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甘肅山地馬拉松賽一女性遇難者來自重慶,年僅25歲剛領了結婚證
2021年05月23日22:06

△重慶跑友文境(右一)永遠留在了心愛的跑道上。

△文境(右三)是個陽光、樂觀的女生。

“這個女生熱愛跑步,她永遠留在了心愛的跑道上……”今(23)日,上遊新聞·重慶晨報記者從重慶跑友圈瞭解到,在甘肅白銀黃河石林越野馬拉松賽中不幸遇難的21人中,一女性參賽者文境來自重慶,年僅25歲,整個重慶跑友圈都在沉痛緬懷這個陽光、樂觀的女生。其家人目前已在前往白銀的路上。

跑步“新手”迅速成長為“精英”

“跑圈現在一片死寂,大家都不太願意談這個事情……” 據重慶“跑友”丁輝介紹,大家都沉浸在悲痛當中。讓人扼腕的是,文境今年才25歲,剛領取了結婚證,原本打算10月舉行婚禮,想在婚禮前跑最後一場越野賽,如今,卻再也無法實現。她的老家在涪陵藺市,現居住於巴南區龍洲灣。

文境的朋友圈永遠停留在了5月21日。她寫道:“明天要上戰場,只求安全完賽。”這個女生的朋友圈背景是穿著比賽服、站在2020中國山馬越野系列賽重慶黔江站終點的背影。儘管滿身泥濘,長襪已看不出原色,卻驕傲地舉起勝利的手勢。她的個人說明上寫著:“沒有名牌的包,只有跑量的腰。愛跑步、愛運動、愛生活。”

△文境的朋友圈

“你還沒有破130(意為半程馬拉松跑1小時30分)啊?”“沒有啊!”“那你要讓我們等多久呢?”這是四月初,在高科體育中心集訓時,丁輝跟文境閑聊時的對話。“沒想到,這也是我跟她最後的對話。”丁輝目前的情緒非常低落和悲傷。他完全沒有料到,甘肅白銀的這場山地馬拉松比賽發生的災難,把一個“愛笑的,整天嘰嘰喳喳的小女生”帶走了。

在丁輝印象中,她堅持系統跑步並不久,但成績提升很快,目前在重慶女子馬拉松跑中能排進前十名。丁輝說,大概在2019年8月訓練時,文境一聲不吭地跟在530配的隊伍里(530是指每公里所需要的時間,即5分30秒),當時丁輝很驚詫,雖然是530的隊伍,實際上跑起來大概在4分多鍾的配速——這個女生剛加入不久,怎麼能跟得上!一般人剛開始跑步,這樣能跟一公里就不錯了,但文境幾乎一直沒有掉隊過。

從此,她給丁輝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丁輝說,一開始就很看好文境,時常都關注她的比賽成績。很快文境就在重慶本土各大賽事嶄露頭角,完成全程馬拉松的時間達到3小時6分鍾,半馬成績為1小時30分鍾。“這個成績,在女子中已經算是精英中的精英了,既要天賦更要勤奮。”

丁輝當時還鼓勵文境的半馬成績進130,沒想到,一個跑者對另一跑者的小小期望,再不可能實現。他說,跑團有一個規則,只談跑步相關的東西,工作、家庭等其他情況基本不談,因此文境的具體情況並不清楚,但大家都知道,這是個相當樂觀、具有正能量的女生。

重慶“跑圈”懷念熱愛跑步的女孩

“只知道她是一個跑者,長眠跑道也許是宿命,也許是最好的歸宿。人生很短,跑者無疆,會有無數的相識與相逢,堅持和放下,能留下人生最美的橫斷面,何嚐又不是另一種閃亮的驕傲?生命無常,每一次選擇,都不必後悔。”丁輝懷著悲痛的心情,寫下了紀念她的文字。

周C和文境是關係很好的跑友,在他印象里,她跑起來很拚,性格活潑,開朗,也很熱心。昨晚,他和朋友一直守候現場救援消息,守到淩晨1點多,聽到消息說人在醫院,才安心睡了,結果早上4點起來就聽到噩耗,頓時難過得無法自己。“我當了她幾次私兔,說好的下一場帶她破130和305,還說6·13的蘭州馬拉松一起跑兔子,仙女山也一起跑官兔的(兔子意為馬拉松領跑員)……”。周C難過地說,文境經常叫自己“C位”,這個特別的稱呼永遠留給了那個再也回不來的女孩。

跑友徐友也認識文境。他說,這個妹子陽光、積極、愛笑、活力無限,平時訓練非常刻苦,在跑友中人緣很好。兩人住的地方不遠,多次約徐友晨跑,但四五點對徐友來說實在太早,每次等他起床時,發現文境已經跑了十公里以上,跑步軌跡還路過好幾遍他的小區,讓他感到自愧不如。

“可惜我們再難有同跑的機會了,黃河石林馬拉松是文境第一個上了一百公里的馬拉松。“我知道她一定希望不留遺憾,可惜天災人禍,讓你倒在了風雨交加,無限蒼茫的白銀大地上。霸氣的萌妹子,一路走好,願你在天堂繼續奔跑,風雨都追不上!”

“每一次選擇,都不必後悔。”“跑友”喬嶼表示,雖然這件事非常沉痛,但在反省和總結之後,依然不會停止跑步, “為了熱愛奔赴山海,是值得的。但文境的離開,實在太可惜又突然!”他希望這樣的悲劇不再重演。

(文中涉及到的“跑友”均為化名)

上遊新聞·重慶晨報記者 紀文伶 受訪者供圖

作者

上遊新聞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