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年前,袁隆平發表論文的意義
2021年05月22日14:00

  本文轉自知識分子

  據湖南日報訊,,“共和國”勳章獲得者、中國工程院院士、國家雜交水稻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湖南省政協原副主席袁隆平,因多器官功能衰竭,於2021年5月22日13時07分在長沙逝世,享年91歲。

  湖南日報介紹,袁隆平是我國研究與發展雜交水稻的開創者,也是世界上第一個成功地利用水稻雜種優勢的科學家,被譽為“雜交水稻之父”。他衝破經典遺傳學觀點的束縛,於1964年開始研究雜交水稻,成功選育了世界上第一個實用高產雜交水稻品種“南優2號”。雜交水稻的成果自1976年起在全國大面積推廣應用,使水稻的單產和總產得以大幅度提高。

  今天,我們以饒毅介紹袁隆平先生1966年論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的文章來悼念袁隆平先生。

  袁隆平關於水稻雄性不孕性的論文發表於文化大革命前夕,這篇論文後來受到了國家科委的重視,並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及時挽救了他的科研生涯。文革中被批鬥的袁隆平突然得到自上而下的支援,得以在政治掛帥的艱難環境中展開雜交水稻研究工作,並最終造福了中國和世界。

  1966年4月15日,英文版的《科學通報》發表了袁隆平先生的論文《水稻的雄性不孕性》。

  這篇論文是《科學通報》編輯部摘譯1966年2月28日袁隆平發表於其中文版的論文。

  一個月後的1966年5月16日,指導文革的綱領性文件 “516通知” 獲得通過,全中國正式掀起 “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

  袁隆平的論文,對其科研工作有何意義?對個人命運,又有怎樣的影響?

  在黑暗中,光輝何在?在狂熱中,智慧何來?

  光輝來自人性

  袁隆平的論文對他個人的命運有著顯著且出乎意料的影響,成為他科研生涯的關鍵節點。

  袁隆平的論文發表得恰逢其時:其一,如果晚至1967年,袁隆平就發不了論文了,因為《科學通報》會和全國所有的科學刊物一樣被遭停刊。《科學通報》中文版1973年複刊,英文版直到1980年才複刊,這些皆為偉大的文化大革命中微不足道的小事件,但對袁隆平這樣的科研人員卻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其二,若無人讀袁隆平的論文且支援他,他的科研可能很快夭折止步。

  文革初期,袁隆平即是 “牛鬼蛇神” 的候選人,因為他說毛澤東提出的農業“八字憲法”(即土、肥、水、種、密、保、管、工)應該加上 “時” 字而被批判為膽敢修正 “最高指示”。因為他不重視政治而重視業務被批判為“引誘貧下中農的子女走白專道路”。正待被關進牛棚的袁隆平卻突然得到支援,就是這篇論文救了他。

  在 “政治掛帥”、科學普遍被踐踏的情況下,什麼人幫助袁隆平,讓他得以繼續工作?

  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九局的熊衍衡讀到袁隆平的論文後,推薦給了九局局長趙石英,趙認為很重要並進而得到國家科委主任聶榮臻的支援。1966年5月國家科委給湖南省科委和安江農校發函,要他們支援袁隆平的工作。而工作組在進一步處理袁隆平並查看他的檔案時,發現了這份函件,工作組組長決定停止批鬥袁隆平,轉而支援他的科研工作。

  這些人並非個個為了救袁隆平於水火,初衷皆是認真工作。但是,在昏亂的環境中能夠保有認真的態度,不僅是責任心和使命感使然,也是人性的光輝在發揮作用。

  如果國家科委的行政幹部熊衍衡只關心權,就不會積極讀《科學通報》;趙石英看到這篇文章也不必特意支援在偏僻的湘西山溝裡工作、默默無聞的袁隆平;聶榮臻元帥在領導兩彈一星等國家大力支援的、很多大科學家參與的大項目之餘,也支援形單影隻的小人物進行當時無需國家大量經費、距成功遙遙無期的雜交水稻研究;至於工作組的王組長,更是完全可以和安江農校的領導一樣,對國家科委的來函視而不見,或因政治運動衝亂正常工作而無暇顧及科研工作。

  湖南省科委自此長期支援袁隆平的工作。1967年2月派人去安江農校調查瞭解,問袁隆平需要什麼,並作為省級項目下撥四百元人民幣,6月成立袁隆平的科研小組,匹配助手,8月16日再給安江農校發函:《請繼續安排 “水稻雄性不孕性” 的研究》。

  沒有這些人和當時的湖南省委領導華國鋒等人的支援,一般人實難以頂住當時的詭異政治壓力,難以克服中國人的奇葩妒忌心理。有這些力量的支援和自身的堅強,在以後聽到 “袁隆平是地地道道的科技騙子”、“騙國家的科研經費” 等言論,在他人偷偷摸摸毀滅其試驗田後,袁隆平仍然頑強地繼續研究。

  人性的光輝使袁隆平的重要工作在艱難的環境中得以開展。

  智慧源於科學

  袁隆平的研究傳承了孟德爾的科學,應用了現代遺傳學。

  1953年,袁隆平畢業於重慶的西南農學院遺傳育種專業。雖然因為中國當時一邊倒學蘇聯,大學的遺傳學課堂被米丘林-李森科偽科學所統治,但1957年成為右派、文革中自殺的西南農學院管相恒教授在1950年代初期鼓勵、幫助袁隆平課外自學孟德爾-摩爾根創立和發展的遺傳學,使袁隆平不是像大多數同期中國學生一樣隔絕於現代遺傳學。

  1956年,在湖南省安江農校初任教師的袁隆平開始做研究。他 “按照米丘林、李森科的理論搞了三年,終於是一事無成”。1958年他重拾孟德爾-摩爾根遺傳學、用其指導育種。1960年他開始研究水稻,1961至1962年在水稻的研究過程中他以自己獲得的數據體會了孟德爾遺傳學的正確性。1962年,袁隆平到北京請教過中國農業科學院的鮑文奎教授,後者於1940年代博士畢業於摩爾根創立的加州理工學院生物系。鮑文奎不僅指出孟德爾-摩爾根遺傳學為正確和米丘林-李森科為謬誤,而且幫助袁隆平在農科院的圖書館看文獻,瞭解國外研究進展有助於袁隆平的研究。

  袁隆平從前人的科學積累中得知雜交優勢,得知雜交玉米、雜交高粱的成功,得知水稻不育現象,得知美國、日本、菲律賓等對雜交水稻的嚐試。

  袁隆平1964年開始找雄性不育系,他和他的團隊通過多年研究,對先前文獻有繼承、有突破,長期艱苦努力後,到1974年得到提高產量的雜交水稻,很快得到推廣。這時距他開始科研已經十八年、找雜交水稻逾十年。

  依據科學理論、繼承科學傳統、努力農田實踐、敢於研究創新——袁隆平帶領他的團隊長期認真的工作帶來了水稻的增產,也造福了中國和世界。

  袁隆平中文手稿第一頁,圖片來自袁隆平口述自傳

  袁隆平《科學通報》全文

  袁隆平英文《科學通報》全文,網絡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