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左暉:中介頭子,行業標杆,一個好人
2021年05月21日18:26

原標題:告別左暉:中介頭子,行業標杆,一個好人

原創 郭菲菲 棱鏡 收錄於話題#貝殼2#二手房2#左暉1

作者|郭菲菲 編輯|李超仁

出品 | 棱鏡·騰訊新聞小滿工作室

經授權轉載

左暉喜歡足球,他的辦公室里,掛著兩件巴塞羅那足球俱樂部的6號球衣,這屬於梅西的隊友哈維。這位綠茵場上的組織大師,肩負著前鋒與後衛連接器的重任,被譽為“巴薩之肺”。

對於貝殼找房這家中國最大的房產交易服務平台來說,創始人左暉無疑就是那個6號。

2001年,左暉創辦鏈家;2018年,自營鏈家升級為貝殼找房平台,次年上市,市值遠超眾多房企。

人們懷念左暉,並非因為他的財富故事,從不吃差價到真房源、從推動房產交易流程數字化到經紀人的職業化等等,他對於中介行業的躬身改造,為他贏得了更多。

勤勉、謙遜、善良、自省、大格局……左暉突然離世後,這些褒獎的詞彙,被毫不吝惜的全部澆灌在了他的身上。

然而,也有非議。有人調侃,“沒被黑中介坑過的北漂不足以談論人生”,在左暉去世的消息下,一些網友發表評論,回憶自己曾經通過中介租房或買房的痛苦遭遇,對左暉的離世,更是報以冷漠甚至詆毀。

每年4月23日的貝殼新居住峰會,是左暉鮮有公開露面的時候,但在2021年,峰會並未如期舉行,而是改為所有員工停下工作,進行價值觀研討。

左暉的朋友圈更新也停留在了那天,他寫到:“我們這群人的使命發生了變化,從‘怎麼讓自己變得更好’逐步到‘怎麼樣讓行業變得更好’,我們更希望能夠徹底改變消費者對行業的看法”。

2020年初,騰訊新聞《街角風雲》最後一次見到了左暉,相比之前,他更願意去聊行業。他說:“讓最基本的商業文明能夠在行業紮下根去,讓一兩百萬人有一種比較健康的工作方式,並對消費者生活體驗產生蠻大影響,這也是我們這麼多年很重要的初衷,貝殼只不過是實現這些的一種形式而已。”

“老左”

即便在公司內部,左暉也不願別人叫他“左總”,除非特別不熟悉的人,他更願意被直呼為“老左”。

這位在陝西渭南成長,八零年代就接觸過Apple II 系列電子計算機的理工男,在1988年高考時,選擇了北京化工大學計算機專業,理性、冷峻的思維,主導了他的整個職業生涯。

2018年初秋,在北京二環里的一座四合院內,騰訊新聞《財約你》第一次見到左暉。訪談開始前幾分鐘,因為化妝師的失誤,粉底弄髒了左暉的西服和襯衣,臉上沒有流露出絲毫異樣,他悄悄去了趟洗手間,對著鏡子打開水龍頭,自己拿紙巾擦了起來。

出現在公開場合的左暉,總是平靜如水、不苟言笑。他曾自我評價稱,“一直以來,我的頻率比較低,沒有特別興奮,也沒有特別低落的時候”。

即便是2016年上海消保事件中、鏈家深陷理房通涉嫌資金池的負面危機時,也是如此,彼時,左暉陷入了自己創業20年里少有的輿論漩渦。

一位參加了溝通會的媒體人向作者回憶,當時左暉出來“救火”,開場讓大家暢所欲言提問題,表示要讓問到每個人沒有疑慮為止,“他的每個回答都很誠懇,不打太極不甩鍋,這場媒體會超過3個小時,他一再主動延時”。

危機沒有讓左暉特別“低落”,成功也沒有讓他“特別興奮”。2020年,創辦鏈家的第17個年頭,創辦貝殼近3年,一路顛簸終於迎來公司上市,但左暉在敲鍾儀式上卻格外平靜,他說,“坦率地講,上市我自己一直沒有找到什麼興奮點,感覺是被周圍人給烘托起來了,天天很多人在那兒祝賀你,好像覺得這是一個挺好、挺大的事”。

2018年9月,本文作者(中)與騰訊新聞《財約你》欄目一起對話左暉

在2018年與《財約你》的那場交流中,左暉在向作者回憶起10年前的一件往事上,罕見地流露出了感性的一面。

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夕,左暉在辦公室接待了一位前來投訴的女客戶,這位客戶在支付800萬元購房款的第二天,賣家自殺了,房款去向不明。“直到今天,那個女孩的樣子都在我眼前,她很平靜,又心如死灰。”左暉這樣描述。

女客戶的遭遇並非個例,虛假房源、黑中介、低價高賣……彼時的二手房市場,充滿了各種“原罪”。中介行業以銷售立身,常見草莽痞性,儘管自嘲為“北京最大的中介頭子”,但左暉展現出了與其他中介的不同,其中,推動“真房源”成為他引領行業前進的關鍵一步,時至今日,依然受用。

關於做“真房源”的決定性瞬間,原上海鏈家副總林倩曾向作者回憶,2010年,鏈家召開產官學三方座談會,一位媒體人發言稱,中介行業的最大價值應該是幫助消費者在房屋交易過程中掃雷,但是很遺憾,現在大多數都是在埋雷。

座談會結束後,林倩和左暉步行返回公司,在路上,左暉突然扭過頭說:“真房源這件事情,我一定要做。”不久後,鏈家內部就開始大規模組織前期調研,2011年,“真房源”正式推出。

“好人”

“我比較和善,比較善良吧。”當《財約你》詢問左暉,如何認為自己的最大天賦時,他這樣回答。

“好人”,是業內對左暉的共識。在與左暉第一次見面結束後,《財約你》編導想邀約與左暉交好的另一位商業大佬、物美創始人張文中參加節目,於是,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在微信上向左暉尋求幫助,面對陌生年輕人的請求,左暉立即就和老友溝通了起來,半個小時後,他給編導回覆了與張文中的對接方式。

“溫柔而得體,在企業家中,他有著難得的對陌生人充滿善意的品德。”這位編導向作者回憶。

左暉病逝後,張文中撰文悼念:“他一直很關心我的冤案”,平反一週年之際,最高法召開民營企業家座談會,他在會上作了熱情洋溢的發言。

蔚來汽車創始人李斌則在朋友圈寫到:2019年10月,自己最艱難的時候,左暉轉給我一篇文章說,“感覺這篇還比較客觀,兄弟加油”。

還有融創董事長孫宏斌,2011年時,這位地產大佬將左暉稱為自己少數敬佩的企業家之一,並在2017年時透露,“老左近年在養身體,一年吃了四次飯,喝了四次酒,都是和我”。

實際上,早在2013年,左暉就已經被查出身患肺癌,並長期在國內外治療養病,但這並未影響到鏈家的發展速度。

坐擁北京“糧倉”,鏈家在2014年開始全國化收併購,一躍成為了中國最大的經紀公司,同時,抵禦住了房產互聯網O2O平台發來的猛烈進攻,加速向線上轉型的步伐,並在日後孵化出貝殼找房平台。

2018年,鏈家從直營中介品牌升級為貝殼平台前,左暉已經開始放權,2009年,他從IBM“挖”來彭永東,後者漸成為鏈家和貝殼CEO,實際負責戰略落地及具體業務運營。

不再過多幹預具體事務,但左暉始終是貝殼的靈魂人物,依然扮演著精神領袖的角色。

每當貝殼遇到外界指責,諸如渠道費過高、品牌主話語權被平台削弱等尖銳問題,左暉總會在朋友圈公開回應,他態度坦誠,甚至會寫上千字長文,他始終是貝殼的最佳代言人。

除左暉外,貝殼最為核心的管理層團隊共有五人,包括彭永東(貝殼CEO、執行董事)、單一剛(執行董事)、徐萬剛(貝殼COO)、王擁群(鏈家COO)、徐濤(貝殼CFO)。貝殼2020年財報披露,左暉持有貝殼找房38.8%股權和81.1%投票權。

左暉去世後,貝殼表示,董事會將就公司治理和相關事宜做出適當安排。

爭議

左暉有過許多不友好的別稱,2008年孩子出生時,他曾笑言,孩子長大之後寫作文會寫“爸爸是北京最大的中介頭子”;2015年末到2017年的樓市快速上行期,鏈家和左暉一度被指責是推高房價和租金的“幕後黑手”。

這或許源自中介的“原罪”,野蠻生長背後,左暉希望自己能成為那個改變行業的人,這是他的底層邏輯,但是,也讓關於他的爭議,從消費者擴展到了行業圈內。某種意義上,鏈家、貝殼都只是實現方式的手段。一旦試圖走出垂直自營領域,成為行業平台,觸及到競爭對手的蛋糕時,指責更加接踵而來。

最近一次風波,來自於2018年貝殼上線帶給整個行業的震動,包括58集團董事長姚勁波、前我愛我家副總胡景暉等人,均指責垂直鏈家做平台貝殼有違商業倫理,並稱貝殼的攻城掠地涉嫌壟斷。

2020年初,左暉與騰訊新聞《街角風雲》交流時曾表示:“坦率說,我被同行,雖然我不知道今天算不算同行,被同行誤解我真的不是特別在意,如果你的價值主張沒有被客戶瞭解,我覺得那個是很大的問題。如果同行沒看明白那是他們的問題,不是我的問題,我們能怎麼辦呢,難道讓我們去迎合別人嗎,好像也沒有必要。”

不過,嘴上如此,“布道者”左暉還是希望這些初衷能夠為外界所理解。

在他去世的消息傳出後,胡景暉撰文回憶稱:2018年8月25號,離職我愛我家後,曾和老左從下午兩點半深談到晚上八點半,主要都是在談行業發展方向,期間不乏交鋒和爭論,以至於我們都忘了吃晚飯的事兒,還是老左的司機去買了些點心和小菜,不怎麼喝酒的老左居然開了兩瓶紅酒,和我一起喝光,今天想起仍曆曆在目。

“生命於我們每個人只有一次,要麼短暫而精彩,要麼漫長而平淡,當二者不可得兼的時候,老左顯然選擇了前者。”胡景暉寫道。

左暉的離開,對於房產經紀行業來說,少了一位變革家;對貝殼來說,少了一位精神領袖;對許多為房子奔忙的普通人來說,少了一個“中介頭子”。而對於他的家庭來說,失去的可能更多。

“如果可以穿梭歷史,您最想和誰對話?”2018年初秋,面對已近“天命之年”的左暉,作者問到。

“我不太想往前面穿,前面沒什麼意思,如果能穿到後面去還挺好的。”稍有猶豫,左暉說:“等我兒子長大了,我去跟他聊聊,更想聽他說說吧。”

(封面圖片由車怡岑拍攝)

小滿工作室 | 騰訊新聞出品

騰訊新聞出品內容,未經授權,不得複製和轉載,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

如需轉載,請後台留言或添加小編微信:lengjing_qqfinance1

第814期

排版:熊雪婷

原標題:《告別左暉:中介頭子,行業標杆,一個好人 | 棱鏡》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