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英國駐華大使館公使銜參讚戴丹霓:英國望與中國合作,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的挑戰
2021年05月20日21:21

原標題:專訪英國駐華大使館公使銜參讚戴丹霓:英國望與中國合作,共同應對氣候變化的挑戰

5月12日,中英科技創新合作聯委會第10次會議以視頻會形式舉行。中國科技部副部長黃衛在會上表示,中英科技合作是兩國合作大局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後疫情時代,期待雙方開展更緊密的科技合作,為實現中國宣佈的碳達峰、碳中和目標及英國2050年實現溫室氣體淨零排放的目標提供科技支撐,在應對疫情、氣候變化、人類健康、糧食安全等全球重大挑戰共同作出更多亮點貢獻。

自1978年中英雙方簽訂《中英政府間科技合作協定》至今已40多年,中英科技合作更是歷史悠久。在氣候變化、人類健康成為全球性議題的今天,中英科技迎來了更為廣闊的合作空間。

今年,《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COP15)將在中國昆明召開,英國政府也計劃在11月舉辦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在環境科學方面,中英目前存在哪些共識?兩國在這方面的合作潛力有多大?疫情對中英的科研交流與合作產生了多大的影響?圍繞這些問題,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對英國駐華大使館公使銜參讚戴丹霓(Danae Dholakia)進行了專訪。

英國駐華大使館公使銜參讚戴丹霓(DanaeDholakia)
英國駐華大使館公使銜參讚戴丹霓(DanaeDholakia)

《21世紀》:中英的科技合作已有多長時間?主要集中在哪些領域?

戴丹霓:英國和中國一直是科技創新夥伴關係。1978年中英雙方簽訂了《中英政府間科技合作協定》,現在已經過去了40多年,但其實我們與中國合作關係持續的時間更是遠超於此,涵蓋了各式各樣的科學合作,我們可以從幾個具體的領域來說。

第一個領域,氣候變化。近年來,我們(中英)一直在氣候方面保持著密切的合作,中國是最大的碳排放量國家,同時中國也正在大力投資建設可再生能源,據我瞭解,中國在電動汽車和自動駕駛汽車上的投資也是處於領先地位。我認為,不與中國合作的話,英國無法獨立應對氣候變化這一挑戰。

第二個領域,農業科技。英國的耕地面積約占國土面積的1/4,而中國有超5億居住在鄉村的人口,農業對於中英兩國都至關重要。

在這些年里,中國和英國都對農業進行了大量投資,尤其中國在抗旱種植上作了很大貢獻,比如科學家袁隆平,我們英國人非常欽佩他以及他的工作。通過合作,我們不僅能相互分享經驗,更重要的是,也可以為第三世界國家提供相關經驗。我曾在非洲國家針對農業科技和抗旱作物做了很多的發展援助工作,抗旱種植的可持續解決方案對他們而言真的十分重要。

在最近的“中英農業旗艦挑戰計劃”中,我們致力於促進可持續和智能型農業的發展,我期待(中英)能在農業科技領域進行更深入的合作。

第三個領域,健康科技。以老齡化為例,目前世界上很多國家都邁進了老齡化,英國和中國也都擁有老齡化社會群體。借助“中英健康與老齡化旗艦挑戰計劃”,兩國正在合作開發創新的解決方案來幫助老齡群體。這次疫情也使我們更加意識到全球健康合作是多麼重要,疫情發生以後,(健康合作)則更多地集中在傳染性疾病上。

《21世紀》:近年來,中英的科技合作取得了哪些較為顯著的成果?

戴丹霓:2013年中英兩國宣佈成立中英聯合科學創新基金(牛頓基金), 通過該基金兩國攜手應對全球挑戰,並努力實現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

借助牛頓基金和中國配比資金(資源)的共同投入,中英兩國共同開展了國家級規模的科學與創新合作,多達120個英國機構和260個中國機構參與超過1000多個項目,包括研究人員能力建設,大型研究計劃以及研究成果轉化等。

2017年,中英簽署《科技創新合作備忘錄》,發佈中英科技創新合作戰略,這是第一個中國與其他國家共同製定的雙邊科技創新戰略,進一步支援了中英科學創新夥伴關係,為中英的未來合作建立了框架。

同時我們也有很多區域性合作。比如中英雙方共同資助的“英國-廣東城市創新挑戰計劃”,專注於為應對城市創新提供技術解決方案。

《21世紀》:中英的科技合作關係是否發生了變化?

戴丹霓:在工業革命之後,英國的科學技術水平突飛猛進,在中國科技發展的過程中也起到一定作用。但現在情況發生了明顯的變化,隨著中國的經濟與科技水平飛速發展,目前兩國的科技合作已進入互助互惠的階段。

《21世紀》:今年倫敦國王學院(KCL)發佈的一份報告提及,與歐盟28國及美國相比,中國過去10年的研發投入(R&D)增長幅度最大。您如何看待中國近年來的科研發展?

戴丹霓:這非常了不起。在過去的40年間,中國的科研取得了驚人的增長,研發經費支出持續擴大;在科研機構方面,中國也擁有各類科技孵化器與基礎研究機構。

對研發進行大量投資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不在第一階段進行投資,我們就無法進行基礎研究以及開展後續的應用研究。同時我認為,中國還可以往更進一步走,如促進更多科技成果的轉化,我們非常希望與中國在這方面進行合作。

《21世紀》:據瞭解,截至目前牛頓基金已經與中方合作建設了超過1000個科技合作項目,您對此如何評價?

戴丹霓:英國最近發佈的《綜合評估報告》和中國十四五規劃都表明,科技對英國和中國來說都越來越重要。

牛頓基金支援的項目可以說產生了實際的效果、促成了真正的變化。為應對全球性大挑戰,項目彙聚了來自英國和中國的最佳研究人員和創新者,搭建了科研合作平台,提升了科研能力建設,構建了國際知識分享網絡,開發了新的合作模式等等。

中英兩國作為全球科學領導者,意味著我們合作研發的成果及夥伴關係將影響全球發展。以氣候變化為例,牛頓基金支援的一個項目主要是為預測未來的天氣模式,包括颱風、洪水等各種極端天氣事件。這不僅有利於中英兩國提高對極端天氣的防控和預警能力,對於其他極端天氣較為普遍的國家也十分重要。

《21世紀》:疫情對中英的科研交流與合作產生了多大的影響?

戴丹霓 :疫情確實給科研交流造成了實際問題,也讓中英科技合作面臨了更多挑戰。愛丁堡大學、牛津大學、劍橋大學、帝國理工大學等頂尖大學的科學家都與中國有合作關係,(我相信)他們都希望重返中國進行科研交流。

當然,在所有的挑戰和障礙中,我們的合作仍在繼續,比如在疫情防控方面。中山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向英國伯明翰大學捐贈抗疫物資;OSCAR牛津大學高等研究院(蘇州)開發的新冠快速檢測已在英國希思羅機場成功實施,為國際旅行提供了便利。

中英學生交流也受到疫情影響。英國擁有著世界上最具多樣性的學生群體,我們一直鼓勵各地優秀人才彙集在一起。我強烈希望能在2021年恢復學生的國際交流。

我一直堅信,要真正地給世界帶來影響,需要大家面對面地交流,而不能只依靠通訊軟件來進行溝通。如果真的要創造先進的科技,必須要有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互動。

目前英國在疫苗研製、採購方面都做得很好,相信我們都能從疫情中逐漸恢復過來,促進教育與科研交流正常化,屆時大家將繼續聚集在一起討論、解決全球問題。

《21世紀》:您認為目前雙方的科技合作存在哪些待解決的問題?

戴丹霓:我認為,從地緣政治的角度來看,全球的信任度下降了。但相關交流仍在繼續,像美國總統氣候問題特使約翰·克里最近訪問中國,開展中美之間關於氣候變化的對話,英國和中國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的對話也從未停止過。

(我希望)全球健康等其他領域的對話也會同樣富有成效,但這需要雙方的信任,需要大家在對話不順利的領域保持開放。就像我剛才強調的,面對面交流很重要,只通過通訊設備交流會更難進行對話和修復(關係)。值得高興的是,我們與中國的很多對話議程也即將啟動。

《21世紀》:《生物多樣性公約》第十五次締約方大會(COP15)將於今年在中國昆明召開,英國政府也表示計劃在11月舉辦第26屆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COP26)。您認為在環境科學方面,中英目前存在哪些共識?兩國在這方面的合作潛力有多大?

戴丹霓:目前全球科學界都有一個非常強烈的共識,即氣候變化是我們需要共同解決的問題,而中英兩國已經在應對氣候變化和其他環境挑戰方面進行了長期合作。

中國是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資的領導者,英國則是率先以法律形式確立了“淨零排放”目標。在同一年間,英國舉辦COP26,中國主辦COP15,這將使我們擁有獨特的機會建立更深厚的夥伴關係,也有足夠的空間共同促成COP15、COP26的成功召開。

聯合國氣候變化大會也達成了一項科學共識,即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是解決我們面臨的氣候危機的重要部分。中國在生態和諧、生態保護方面有很悠久的歷史,作為COP26的東道國,我們希望在世界各國都能看到相似的雄心,一起努力將全球氣溫升幅控制在1.5度。

當然,基於自然的解決方案只是解決氣候變化問題的一部分,我們還需要共同投資綠色金融,目前中國和英國都非常關注綠色金融,確保投資活動不會對地球造成損害。

英國致力於在2050年實現碳中和,中國的碳中和目標是在2060年,我們希望與中國合作,並儘早實現這兩個目標。這可能涉及到地方政府的參與,這個目標並不容易,也不可能讓每個地方省份都能實現提前達標。儘管中國某些省份對煤炭的依賴程度仍然較高,但當一個省份有可能提前達標的時候,我們可以共同努力來促其成功。

英國和中國在環境科學領域可以共同做的事情太多了,我們可以分享技術專長、或是就政策轉變進行對話,等等。不僅是氣候變化,在疫情控制、人類健康等方面,我們也可以進行國際聯合研究。我期待中英合作的進一步加強。

(作者:何柳穎 編輯:李瑩亮)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