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赫迪抱怨官方援助不足 弗格森回應拒絕此類批評
2021年05月19日08:00

  馬克·沙比剛剛在克魯斯堡登頂將50萬英鎊收入囊中,另一邊則有更多人還在為留在職業賽場而掙紮,伊朗選手索黑爾·瓦赫迪就是其中一位。來自德黑蘭的他上賽季排名第99位,掉出職業賽場,接下來將通過Q School爭取新的職業資格。

  文 / 菲爾·黑格,《地鐵報》

  瓦赫迪帶著妻子居住在英格蘭東北部城市達靈頓,近期他喜得貴子,直言第一個孩子雷迪恩的降生讓他宛如“重獲新生”,但他也表示在達靈頓的生活很是艱難。

  在被問及在達靈頓是否生活幸福時,他給出了否定的答覆。“不幸福,這裏沒什麼讓我們幸福的,就是完全沒有,”瓦赫迪說,“桌球球員只顧自己,一切都止於桌球球廳,見面問候打完球說再見,全是在球檯上,打完球就走,生活就是這樣,對我們來說這裏沒有生活,除了桌球還是桌球。”

  “我妻子已經很好了,沒有一天八小時一直跟我抱怨這些,即便她有理有權跟我抱怨。她在伊朗時才是有生活,有天倫之樂,但她拋下一切跟我到這來,支持我實現目標,我很感激。現在有孩子了,她不想感染新冠,10個月裡她可能就出門過9次,為了透透氣走走路。”

  “我不在家時她就孤身一人,我在球檯上也專心不起來,因為我妻子有可能遇到問題,我在這也沒有親人幫忙,誰都不認識。”

  索黑爾·瓦赫迪在離家千萬里的地方追逐桌球夢想,生活不如意,但他表示自己仍然享受比賽,即便有時他不得不強迫自己去享受。“非常艱難,差不多六、七成的感覺我還是享受桌球的,但不是十成,沒有完全享受其中,受到生活方式、經曆的艱難時光以及輸掉的比賽的影響,但你得保持快感,這都沒有的話就沒法進步也沒法贏波了。”他說。

  他在3月的直布羅陀公開賽上表現出色,16強擊敗馬克·威廉斯。4月他前往謝菲爾德參加世錦賽資格賽,期待成為首位打入正賽的伊朗人。資格賽首輪5比2領先朱利安·雷克萊,瓦赫迪看起來形勢良好,但隨後風雲突變,他連丟四局5比6決勝局不敵比利時業餘選手。

  瓦赫迪坦言自己輸在驕傲自滿,代價也非常沉重,失利直接讓他失去了保級希望。他說:“我難受極了,這賽季我有四、五場都是領先被翻盤或是比分接近輸掉的,每當我接近終點都會無比緊張,失去專注度。要贏了我就會很激動,因為要有獎金了,能幫大忙的獎金。在比賽結束前我就開始激動了,這是個大問題,我得保持專注才對。”

  在經曆這場慘痛失利後,瓦赫迪沒有立刻離開賽場,而是坐在椅子上久久難以釋懷,看上去似乎難以接受失敗的打擊,他事後透露了當時的心境,其實是在用一個積極的心態與自己對話。他說:“當時我在想怎麼會這樣,為什麼輸了,我不能一直輸這種球。現在我要在無收入的情況下度過兩個月,肯定是非常艱難的一段時間。”

  “但我告訴自己要做好準備繼續努力奮鬥,保持專注不要放棄,已經走了這麼遠了,該做的事都做對了,訓練這麼多,就是結局不太好,我必須繼續打下去,戰到最後。我的心態很積極,並非像大家以為的那樣,我一直在給自己灌輸積極的心態。”

  “有的球員一輸會立刻逃離現場,心裡難受多一秒都不想在場內停留,但我不想逃避任何事,確保自己樂著離開,而不是帶著怒氣和那些消極情緒離開。”

  瓦赫迪2012年曾在伊朗服役,近些年堅定不移地走桌球這條路。從2017年起,他一直活躍在桌球賽場,這次掉出職業賽場在他看來並不是終點。

  “我在這個項目里花費了20年之久,從沒做過桌球之外的事,所以要是離開桌球我不知道要以何謀生。”他說,“我最好堅持下去繼續前進,之前有一些頂尖選手都想過放棄,但都打回來了。”

  “我打得還好,要是把那些本該贏的球都贏下來,那我會成績很好,可惜我沒有,但我沒那麼差,還是能贏波的。這四年里我贏過不少優秀球員,有些球員兩年內幾乎一場沒贏,有的人從沒贏過頂尖球員,但我有,所以沒什麼太沮喪的,我只需堅定信念穩住心態繼續努力。”

  “我以為我會在世錦賽贏幾場球,但比賽不會按照你的想法走,既來之則安之,我會繼續打出最好的自己,永不言棄。”

  上賽季僅獲得2.5萬英鎊的獎金收入,又沒能獎金豐厚的世錦賽賺到錢,瓦赫迪在無人能依靠的異國他鄉還要支撐起這個小家庭著實不易。他表示想在比賽之餘找一份工作貼補家用,但苦於簽證限製他無法這麼做。

  他訴苦道:“我們沒法找工作,這就是問題所在,海外球員到這打球需要簽證,不允許找別的工作,又沒有讚助商支持,都打了這麼久了我想繼續打職業留在這。可是我們沒法打工賺錢,這就很不對。他們應該有辦法讓來英國打球的桌球球員有其他工作,可以做幾個工時,任何工作都行。”

  “世界桌球不在乎這類事,他們應該坐下來研究下,應該想辦法幫助球員,不至於讓球員最後毫無收入,這就是我的需求,我覺得應該沒人會反對吧。他們肯定有辦法,因為我們繳過很多稅。如果他們允許我們找工作或者幫我們找,我們肯定能打得更好,賺到更多的錢繳更多的稅。我們能過上更好的生活發揮出更大的潛力。”

  “要是掉出職業賽場再也不打桌球,對這項運動肯定是無益的,想來從事桌球或是想來英國的人就會減少,因為他們會知道在這生活很難。但我們要是得到支持就會宣傳說,來吧,別太擔心收入,因為會有人幫你,然後你就會看到更多人打上來。但現在你只會在準決賽、決賽反反複複看到那幾個名字,從不變化。”

  世界台聯主席傑森·弗格森拒絕接受此類批評,他表示官方會對有需要的球員提供幫助,此前也真實給予過幫助和支持。他在一份聲明中說:“世界桌球巡迴賽WST和世界台聯在竭盡全力幫助英國海外球員前往英國征戰桌球賽事並定居。索黑爾自2017年起一直是職業球員,在過去五年里有各種各樣的支持和援助向他開放。”

  “比如在第一次封閉期間,世界台聯向所有WST職業球員進行了財政支持,索黑爾也用上了,他還作為世界台聯官方教練協助2級裁判的認證工作。他目前持有的是精英運動員簽證,是讓他參加世界桌球巡迴賽的,他若想在不同的行業工作,則需要申請相關的簽證。”

  “WST和世界台聯始終願意為旗下球員提供支持、建議和鼓勵,因為我們的目標是支持全世界的桌球發展,但要批評我們為球員做得不夠多,那我們不會接受。”

  瓦赫迪將在本月下旬開始的Q School向新的職業資格發起衝擊,此前他在2019年就是通過這個渠道重獲的職業資格,他希望能複製之前的路。他說:“我當然有信心,儘量不讓消極情緒蔓延,我想繼續前進,這就是我想要的,想要享受生活。上一次在這打得不容易,有幾場球很難打,但我很快就晉級了,事後就只剩興奮和激動。”

  2021桌球Q School賽事將在5月27日至6月13日在英國謝菲爾德的龐澤福治國際體育中心舉辦,三站賽事將共計產生14個職業資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