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海翱:有機更新是持續漸進緩慢迭代的過程
2021年05月19日21:38

原標題:張海翱:有機更新是持續漸進緩慢迭代的過程

張海翱從來不排斥“網紅建築師”這個稱謂。他曾與“法國玫瑰”蘇菲瑪索一起拍廣告,和明星吳彥祖一起設計“木蘭圍場·草原之家”。在他看來,網紅的標籤只是專業之外的“斜杠”,作品才是專業層面的“乾貨”。

有機更新不是塗脂抹粉掩蓋瑕疵

“城市更新這個課題太複雜,複雜到你無法去總結。各種可能性都會出現,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區域,不同的人,你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張海翱表示。

作為上海交通大學設計實踐院院長,設計學院副教授,張海翱的知名作品之一是上海長寧區新華街道的敬老邨。該項目是上海一棟有著70多年歷史的磚木混合結構老樓,每層由公共的走道劃分為南北兩側。這裏有個傳統,“老人住朝南大間,小輩住朝北暗間”,所以被稱為“敬老邨”。

上海交通大學設計實踐院院長、設計學院副教授張海翱

敬老邨曾經住著國營新裕紡織廠的職工,目前住戶中尚有19位老職工。歲月更迭,整棟樓十多年未整修,空間雜亂又昏暗,存在著牆體剝落、雨天漏水等眾多問題。

敬老邨的改造內容包括過道空間、屋頂天台、接地層、設備更新等。在多方利益與需求的博弈下,設計師需要在“夾縫中”尋求各方利益的平衡點。

張海翱帶領團隊對空間進行了人性化的調整,他們引入不同顏色的穿孔魚鱗網將牆壁包裹,讓溫暖的燈光將暗處點亮,針對老人的行動特點,增設欄杆扶手。改造的一大亮點是設計團隊在天台創造了一個鄰里交往空間,老鄰居們在這裏晾曬衣被、聊天等。

不為人知的是,這棟老樓的更新耗時一年,因不同原因導致停工9次。“有的居民認為不應該改他旁邊的區域,不願意給你改。還有的居民看到別人改了,本著公平性的原則要求改成一樣的。最終我們呈現出來的是有的地方改了,而有的地方沒改,我們要學會去接受它。”張海翱說。

“我理解的有機更新不是一次性能夠完成的事,它是持續漸進式、緩慢地迭代的過程。它不是以塗脂抹粉來掩蓋瑕疵的過程,它也並不完美。”張海翱介紹,敬老邨改造完成後,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其改造設計方案榮獲上海市首屆舊住房改造設計方案徵集評選活動微更新獎。

時隔三年,澎湃新聞記者再次走訪敬老邨時發現,這座老樓與改造剛完成時似乎沒有什麼變化,地面和牆壁整齊明淨,頂樓的天台陽光依然絢爛如初,一些居民認領養護的植物點綴其間。在建築師的妙筆下,它以滿格的生命力,已然進入良性的生長狀態中。

多方“共建”,各自“共情”

張海翱認為,城市更新不是一個熱點問題,而是城市不得不面對的問題。因此,在推進城市更新的過程中,需要許多“共建者”參與。

社會資本是解決資金缺口問題的“共建者”。張海翱介紹,城市更新項目資金缺口比較大,如果由有關部門單獨出資,可以提供的資金無疑是杯水車薪。但是如果能夠以商業邏輯來衡量,給予共建方一些利益回報,就能撬動大量的社會資金。“我們在廣州的實踐是先打造一個網紅菜市場,接下來尋找到片區有興趣的企業,企業接棒作為出資人,我們來梳理一些可以更新的點位,作為企業後續經營的場所。”

以商業邏輯推動城市更新的另一個好處是讓城市更新有可持續性。“如果是單一力量推動,很多時候可能會是一個‘拍腦袋’的行為,不會更細化地考慮設計、業態等因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如果一個城市更新作品不經過深思熟慮,與城市沒有什麼關聯度,可能就會‘死’掉。” 張海翱認為,企業真正決定接手一個項目之前,會謹慎地調研,未來才能更好地讓項目持續地運轉下去。

從藝術和設計的角度來講,每個項目都有一定的藝術性,靠普通的改造是無法實現的,因此還需要專業的“共建者”。

“我們和許多藝術家、美術館合作。城市中沒有那麼多大體量的建築設計需要去做,但是許多藝術家尤其是青年藝術家很需要作品來實現價值,他們就可以在城市更新這個平台進行一些創作,給城市留下很多有意思的空間。”張海翱表示。

一個城市更新項目要想長期地繁盛地生長,社區居民也是重要的“共建者”。張海翱認為,前期的調研中,首要的就是瞭解居民不想做什麼,而不是他們想做什麼。排除掉那些“負面清單”,才能對涉及衣食住行的基礎性問題進行切實的改造,讓居民長期參與到更新中來。

“建築師是一個‘空間導演’,在城市更新項目中,建築師需要跳脫對建築學本體的執念,更多地投身到整個社會的生產和實踐中,讓各個相關方在空間中產生共情,從而延伸出情感寄託。”張海翱說。

既有“詩和遠方”,更要“柴米油鹽”

“粟上海社區美術館”是張海翱參與設計的植物社區的藝術空間,其中一個在愚園路公共市集的二樓,有趣的是一樓是改造一新的網紅菜市場,因此一樓被稱為“柴米油鹽”,二樓則被喚作“詩和遠方”。

這個社區美術館有一個彩虹長廊,它既是建築結構的一部分也是一個裝置藝術,設計師從劉海粟大師的黃山畫作中提煉出中國傳統色彩,用現代手法重新演繹致敬藝術家。展館內部活動場地可以舉辦沙龍活動、兒童手工課、藝術衍生品的展示和售賣,設計上用簡單的方法,設活動展架,擴大中央活動場地,適應多種功能。

昔日“陽春白雪”的美術館,深入到煙火氣十足的里弄內部,延伸出既市井又藝術的別樣氣息。“我們會在社區內舉辦許多活動,比如社區影像展、致愚園路匠人等等,在社區童裝節上,小朋友們穿著社區內商戶的服裝在彩虹長廊走秀,小朋友們免費得到了一套衣服,商戶也得到了宣傳。”張海翱介紹。

在閔行江川路街道的更新過程中,張海翱的團隊為這裏量身打造了一間社區食堂。經過改造,社區食堂在未來將成為一個具有多重語義的活動空間:不僅可以具有日常性的餐飲功能,內部餐飲桌椅也可以移動,形成靈活的大空間,滿足非日常性的唱戲、演講等老年人喜歡的活動。同時,設計師並未把眼光局限於單一建築或單一的外部環境改造,而是選擇讓建築主題連接周邊環境。將老年人步行全流程來通盤考慮。因此,社區慢行系統、全場地扶手系統、全場地地面導視系統等應運而生,再加上“粟上海紅園社區美術館”的落戶,周邊公園的改造等,由點及面,帶動了整個社區面貌和功能的更新。

那些改造一新的大門,那些可以讓居民歇歇腳聊聊天的長椅,還有植入美術館的昔日曾經輝煌的工業場景,都構成了張海翱心中有機更新的要素——由空間伸展走向空間生長,從擬物到共情。如春風化雨般,深入至每一個城市空間的內核,讓更多人捕捉到凡常生活中的美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