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湖蕩漾”里,看見長三角一體化
2021年05月19日00:12

原標題:“河湖蕩漾”里,看見長三角一體化

  “蕩漾”,是一個動詞;而在長三角生態綠色一體化發展示範區一帶,“蕩漾”還是一個充滿動感的名詞,指那些星羅棋布的中小湖泊。

  長三角一體化示範區地跨上海市青浦區、江蘇省蘇州市吳江區和浙江省嘉興市嘉善縣,總規劃國土面積約2413平方公里,水域占比超20%,其中面積超過50公頃的湖蕩達76個。5月中旬,記者走訪示範區內的那些河、湖、蕩、漾,尋找區域高質量發展的“密碼”。

  ——太浦河:治理對標上海“一江一河”

  上遊要吃飯、下遊要喝水。古往今來,跨界水體治理一直是個“老大難”問題。對於西起太湖、東至黃浦江,流經滬蘇浙兩省一市的太浦河來說,難度更甚。

  長三角一體化的加速推進,賦予了這條河全新的面貌。

  在太浦河平望段河北岸,喜馬拉雅公司投資建設的有聲讀書房、老吊機的工業遺存、煤炭石油公司的舊址等,讓這塊濱河地帶有了獨特的人文景觀。

  然而,幾年前情況卻非如此。

  “這裏以前是個‘釘子戶’,有一百多間商舖,拆遷動員工作很不好做。”吳江區平望鎮黨委委員劉森指著太浦河北岸一塊綠地說,近年來,滬蘇浙進一步深化水資源保護省際協作機製,並建立聯合河湖長製,治水成效明顯。

  據悉,目前太浦河平望段沿線整治9個區塊已累計拆除建築27.78萬平方米,勸離住家船207條,清理各類雜船172條。

  太浦河邊有步道、驛站,人們在這裏健身、遛狗,情景恍如上海黃浦江畔、蘇州河邊。吳江的幹部們說,太浦河的治理,就是要對標上海“一江一河”。

  ——澱山湖:白帆點點見證文旅大發展

  走進位於上海市青浦區大觀園的上海美帆遊艇俱樂部,高覆蓋率的綠植讓人以為誤入小型森林。河邊綠草地上,麻雀和珠頸斑鳩散著步,風裹挾著浪花拍打湖岸,原生態景觀讓人心曠神怡。

  美帆俱樂部的所在地,一邊是澱山湖,一邊是元蕩,這兩個湖泊都橫跨滬蘇。這裏既是上海市西郊一個休閑渡假勝地,也是一支由俱樂部運營的帆船國家隊訓練基地。

  剛剛過去的“五一”小長假,驕陽高懸,澱山湖帆星點點,長三角近百名青少年帆船手在澱山湖上揚帆競技,成為一道亮麗的風景線;今年3月,中帆協與美帆俱樂部社企共建的諾卡拉17級國家集訓隊,成功獲得了2021東京奧運會帆船項目參賽資格,填補了我國在該奧運項目參賽的空白。

  文化、旅遊、體育結合,綠色低碳發展,美帆俱樂部在長三角示範區內實現了健康發展。“長三角範圍內水網密佈,是帆船運動和訓練的絕佳場所。”俱樂部董事長時立憲說,得益於近年來長三角一體化示範區內各個河道的貫通,俱樂部的帆船運動也能從青浦“暢行”到吳江、嘉善甚至更多地方。

  ——祥符蕩:這裏不只有“小確幸”

  在浙江省嘉善縣西塘鎮東北面,有一片約3400畝的湖蕩,名叫祥符蕩。

  初夏的午後,幾位本地居民坐在祥符蕩邊釣魚,野鴨子在附近悠閑地划水。清風徐來,吹皺一池清水,一幅歲月靜好的畫面在眼前徐徐展開。

  千年祥符蕩,曾一直是一個“小確幸”的存在,但長三角一體化,讓它承載了更多期待。

  湖蕩以北,一座正在緩緩崛起的科創綠穀讓嘉善縣在擁有“人文”和“生態”兩張名片之外,又多了一張“科技”名片。

  據悉,目前,祥符蕩科創綠穀正積極對標杭州未來科技城的“升級版”,一步步向長三角打開,加快導入浙江大學、上海大學等高端資源,謀劃建設國際會展中心、國際酒店等。

  “我們不僅要做加法,還做乘法;不單純做增量,直接顛覆跨越。”嘉善縣政府相關負責人介紹說,自被納入長三角一體化示範區和G60科創走廊,嘉善縣就著力成為上海的“科創後花園”。

  ——雪落漾:界湖“盼來”了長三角幹部

  一個人有其命運,一個湖亦如是。

  多年以來,青浦區和吳江區的界湖雪落漾,雖然有一個好聽的名字,但因為藍藻、水葫蘆問題頻發,並不是一個“受待見”的漾。

  但如今去到雪落漾,居民違搭的漁網設施已被拆除,水清岸綠,不時還有水鳥棲息,拿出手機隨手一拍,儘是大片。

  這樣的變化,還要從長三角幹部交流說起。去年底,上海、蘇州兩地共同探索幹部交流任職。不同於以往的交流掛職,這次所有幹部的人事和組織檔案都已隨人遷移。

  曾任吳江區桃源鎮鎮長的呂劍就作為其中一員,交流任上海市青浦區金澤鎮副鎮長。

  雪落漾,成為他上任後“啃下”的第一塊“硬骨頭”。

  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他提出,兩地可以採取一體招標模式,即共同選取一家專業公司進行水域保潔。如今,在解決養護標準不一、資金撥付通道等問題後,一體管理、考核等機製也相繼建立,治理成效顯著。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