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仔癀居然和“瞞豹”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有這層關係?
2021年05月18日16:03

原標題:片仔癀居然和“瞞豹”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有這層關係?

文/琥珀消研社

作者/白露

4月19日,三隻金錢豹從杭州野生動物世界逃跑。

為了不影響五一假期開門接客,杭野“瞞豹”了20天,20天后才被網友曝光,到現在第三隻豹子仍然沒有找到。

我就好奇了,究竟多少錢,能讓動物園為了錢連人命都不顧。

這麼算吧,今年五一,杭野一共接待了9.77萬遊客,成人票220,兒童票140,5月8號緊急閉園之前,還有小學生在春遊,估計收入有1300萬到2100萬。

好傢伙,就這?就為了0.1爽把特警、直升機都調用了,把全網攪得翻天地覆?

負責人自個兒還被“查水錶”了,也不知道後不後悔當初想出了“瞞豹”這種“睿智”點子。

其實,這不是杭州野生動物世界第一次出事。

今天我們全部抖出來,

17年,杭野被爆虐待白虎;

18年,放老虎,老虎撞上了電網;

附近的居民說,這家動物園還經常有孔雀、猴子逃出來,更是攤上過“人臉識別第一案”,可謂劣跡斑斑。

但自2002年開園以來,民營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可比公營的杭州動物園風光多了。

憑什麼?這要從杭野背後的人說起。

打開某某查,我們可以看到,杭州野生動物世界,背後的主體公司是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有限公司,而這次被立案調查的杭野總經理張德全只占8%的股份。

實際上,杭州野生是由雄鷹集團通過龍暉集團間接實控的公司,最大的boss直接指向雄鷹集團張舉彥。

記住這個張舉彥,他,可不簡單。

接下來的劇情太哇塞,大家坐好了。

杭州野生動物世界有限公司的專利信息里顯示,這家動物園在2005年曾經申請過“一種刮製活犀牛角裝置及其加工方法”的專利,而發明人那一欄,寫的就是,張舉彥。

一家動物園,放著怎麼飼養動物不研究,跑去研究什麼“活刮犀牛角”,我是真的不明白。

但是,看到張舉彥的商業版圖,一切就清晰了。

張舉彥的手裡,有獵槍公司、有獵彈公司、有動物繁育公司、有動物園公司,還有一家名為“龍暉藥業有限公司”的藥企,這家藥企的大股東之一是前面提到的龍暉集團。

這個龍暉藥業的存在,好像有點突兀。

但是,它的簡介是這樣寫的:公司產品研發依託珍稀野生動物資源,生產、銷售中成藥。

扒到這裏,我只想說4個字:(真TM)絕。

您可真是個商業天才,獵動物、養動物、開動物園、用動物製藥一條龍服務,怪不得要研究如何活刮犀牛角。

其實,張舉彥還用龍暉集團的名義,申請了“自吸式活體犀牛刮角工具”。

對資本家來說,專利可不是擺著看的。

龍暉在三亞建立了占地2000多畝的犀牛養殖和觀賞基地,提取犀牛角是核心業務之一。

2012年,龍暉的活犀牛刮角就曾經被媒體曝光過。

但其實,早在1993年,我國衛生部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藥典》中,就刪除了犀牛角的藥用標準,並禁止再用犀牛角製藥。

井柏然、李冰冰、陳坤等明星還聯合拍攝過#啃指甲救犀牛#的系列公益海報,因為現代科學研究顯示:犀牛角沒有任何藥用價值,犀牛角的成分等同於你的指甲。

時至今日,三亞的犀牛養殖基地還在經營,至於為什麼龍暉可以“本事通天”,我不得而知,看完這個視頻,有想法的朋友可以在評論區交流。

此外,你知道嗎?龍暉集團跟“藥中茅台”片仔癀,還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

雖然龍暉集團是龍暉藥業的大股東,占股33.3%,但龍暉藥業有限公司的最大股東是漳州片仔癀藥業股份有限公司(國企),持股50.1%。

片仔癀是什麼?知道的人奉為神藥,不知道的一臉茫然。

據說它來自於明朝末期,有人帶著明朝宮廷的絕密配方逃到了閩南,後來閩南人把片仔癀當做鎮宅之寶。

話說回來,如果要說片仔癀跟龍暉有什麼共同點,那就是都依託於珍稀動物資源了。

片仔癀由3%麝香、5%牛黃、85%三七加7%蛇膽製成,麝香和牛黃,都是珍稀動物資源。

2003年,我國就把麝列入了一類野生保護動物,麝香的使用要由國家統一審批和分配。

到了2015年,配額供應甚至都被叫停了,可見麝香是多麼珍稀的資源。

但是,片仔癀卻得到使用天然麝香的國家批準,而且它跟雲南白藥並列國家保密配方名單,獲得了等級最高的“國家絕密級別”,保密期為永久。

資本加持之下,加上片仔癀絕無僅有的壟斷議價權和定價權,於是,從2005年開始,片仔癀價格上漲了十幾次,最早只要130塊一顆,現在590塊一粒,一粒只有3克。

按照這個趨勢,再過幾年,370塊1克的黃金都是弟弟。

可關鍵是,片仔癀並沒有那麼神奇,它的主要作用是清熱解毒和涼血化瘀,用來治肝炎的。

難怪有人叫它為騙子癀。

多的咱也不好說了,還是回過頭來講講張舉彥和他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吧。

其實,2014年,張舉彥還擔任過杭野董事長,這倒沒什麼,但是!

在2020年9月公佈的中國野生動物保護協會第五屆理事會名單里,張舉彥的大名,出現在了“副會長”那一欄。

諷刺,實在是太諷刺了。

杭野的實際控制公司雄鷹集團,前身是齊齊哈爾獵槍廠,以生產“中國最好的獵槍”為目標,現在,在官網的介紹中,卻提到“以保護珍稀動物為己任”。

不知道是立地成佛,還是皆為利往。

張舉彥站在他的商業版圖上,一邊生產獵槍獵彈,一邊給犀牛活體刮角,一邊又喊著“保護珍稀動物”,把資本的偽善表現得淋漓盡致。

當資本戴上偽善的面具,他們就能站在陽光下包攬錢、權以及一切讚美,而將一切黑暗、肮髒的牢籠扣在手下的身上。

就像這次的“瞞豹”,被立案調查的永遠也輪不到對杭野間接控股的公司,網絡上又有多少“臨時工”成了公司的背鍋俠?

甚至我們可以誇張一點,就你只是想去看個孔雀開屏,都要面臨被逃跑猛獸攻擊的危險,如果真的發生了,這就是花錢送命。

於此同時,對偽善的資本來說,瞞報也成了一種斂財手段,我們的生命安全,在資本要斂的錢面前,一文不值。

什麼時候,我們一介草民才能站起來,站起來、有說話的機會,哪怕只是一個字。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