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瑞幸咖啡,陸正耀端起小面
2021年05月18日10:36

原標題:放下瑞幸咖啡,陸正耀端起小面

文/小羊

編輯/林三

文中圖片/圖源網絡

陸正耀瞄上了小面。

5月12日,據媒體報導,陸正耀正在孵化一個新的創業項目,擬籌備一個或以“小面日記”命名的餐飲品牌,該項目已於今年清明節前後開始啟動。

不少老神州系以及瑞幸咖啡原核心骨幹人員,包括瑞幸咖啡原CEO錢治亞、瑞幸副總裁李軍和周斌在內都已加入該項目。此外,部分已經從瑞幸咖啡離職的員工,也收到了陸正耀新創業項目的邀請,一些加入該項目的人已經開始培訓。

知情人士透露,陸正耀目前的策略是在全國開500家門店,麵館只是起步,未來要吸納其他小吃品牌做成美食城,最終是一個線上化的APP。

大眾點評顯示,粉麵館“小面日記”目前定位在北京望京,但頁面上提示“商戶尚未營業,如信息有誤,請幫忙修改”。

放下咖啡之後,陸正耀似乎在準備晉陞為“小面連鎖大師”。

並不完全照搬瑞幸

互聯網思維根深蒂固的陸正耀,走的路子一直都很明確。

從先在全國開500家門店就可以看出,“小面日記”的開店模式延續了其一貫風格,陸正耀準備複製之前在神州專車、瑞幸咖啡上的做法,迅速擴張店舖數量。

陸正耀十分瞭解資本運作的把戲。無論是連鎖麵館、美食城,還是最終的一個線上化的APP都暴露了陸正耀野心勃勃:他想以麵館為切入點,在不斷壯大的同時,延伸產業鏈,構建一個快餐生態,最終創造出一個擁有各類特色小吃的快餐電商平台。

但瑞幸模式真的適合“小面日記”嗎?

自財務造假風波爆發後,瑞幸沉寂了一段時間。但傳承了陸正耀“元氣滿滿”的樂觀基因的瑞幸,並沒有就此一蹶不振,反而靠著異常敏銳的互聯網嗅覺搭上了新晉流量。

火出圈的“只想下班”利路修手持瑞幸咖啡,面無表情地唸著“YYDS”(註:網絡流行語拚音縮寫,意為永遠的神),搞怪的動作配上利路修的“歪果仁”口音,這個將時下最流行因素一網打盡的廣告,一把將曾深陷財務造假危機的瑞幸重新拉回到了大眾視野。

這麼一看,雖然曾深陷財務造假風波,但離了陸正耀的瑞幸現在活得還挺好。

即使是遭遇致命打擊,瑞幸依然能向死而生,這也在一定程度上證明了陸正耀的商業邏輯是有效的。除此之外,值得一提的是,瑞幸的用戶群體和小面的用戶群體是高度重合的,甚至小面的用戶群體更為廣泛。因為陸正耀很清楚,國人可以不喝咖啡,但卻很難拒絕快餐。

按照這個邏輯,“小面日記”或許會這麼走:

1、點餐結賬線上化,無收銀台,交易只通過APP完成,全渠道融合,真正做到線上線下融通;

2、將用戶數據化,形成可運營的用戶體系;

3、將供應鏈打通,走數字化運營;

4、吸納其他小吃品牌,模糊“小面”標籤,做品牌矩陣,打造快餐生態。

不過相比瑞幸咖啡成立一年就開出2000家店舖,陸正耀這次準備開500家麵館,明顯更為小心了。

另外,從店舖面積來看,“小面日記”或許並非全部照搬瑞幸模式。據媒體透露,“小面日記”每個店舖的面積在100平米以上。

行業研究專家孟永輝稱,“小面日記”走的不是瑞幸小店模式,根據媒體透露,“小面日記”基本上都是一百平米以上的大店,所以更大可能賣的不是面,其終極目的或許是為了撬動麵店背後龐大的產業鏈系統。“或許,‘小面日記’真正想要做的,正是以“面”這個切入點來做空間的概念,從而實現“面”之外的更大的想像空間。”

麵館比咖啡店更難開

據前瞻產業研究院《咖啡行業市場需求與投資分析報告》,北美和歐洲國家的每年人均咖啡消費大約是400杯,日本的每年人均咖啡消費大約是360杯,中國的這一數字小於5杯。

雖然大部分國人不喜歡喝咖啡,但反之證明了中國咖啡市場的發展空間也很大。

然而,小面卻截然相反。

相比咖啡,小面的滲透率更高。國人從骨子裡就喜愛麵食,各類麵館在大街小巷隨處可見。

目前,國內餐飲行業規模也在持續擴大。據中商產業研究院,儘管中國餐飲業於2020年受到疫情影響,但預期行業會複蘇並持續強勁增長,預計到2021年中國餐飲業市場規模為4.27萬億元。隨著疫情常態化、家庭開支上升、城市化率提高、外賣服務增長強勁及中國市場的數字化平台及科技發展,2023年中國餐飲市場規模將超5萬億。

同時,連鎖化、品牌化經營是餐飲行業的大方向、大趨勢,也是資本相對於比較看好的方向。例如,蘭州拉麵正在成為投資機構在線下消費領域爭搶的新品類,目前最火熱的三個項目分別為馬記永、陳香貴和張拉拉。

圖源餐創星球

所以,這意味著“小面日記”即將面對的是一個競爭十分激烈的快餐市場。光是靠複製瑞幸蒙眼狂奔那一套,這對開連鎖麵館來說並不科學。

除此之外,開連鎖麵館,背後還需要巨額資金支援和到位的供應鏈管理。

首先,資金方面壓力可能有點大。今年3月,陸正耀被爆出過2.7億股權被凍結登上微博話題。天眼查APP顯示,陸正耀被凍結股權,而凍結股權標的企業為神州優車股份有限公司,執行法院為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被凍結股權2.7億元人民幣,凍結期限至2024年3月。

還有,在見證了被財務造假打得奄奄一息的瑞幸後,陸正耀與其團隊或許很難繼續說服資本掏錢。

其次,供應鏈是陸正耀真正該憂愁的事。陸正耀想要成功開成連鎖店甚至美食城,這背後需要強大供應鏈管理的支撐。供應商、物流、門店掌控、採購以及設計供應鏈管理體系都要做到面面俱到。肯德基、麥當勞也是因為供應鏈管理到位才能全球開花。

最後,海底撈的十八汆和西貝的弓長張也在快餐領域不斷佈局線下,能否在諸多“前輩”面前分得一杯羹,對陸正耀來說,仍然有點棘手。

即使拋開這些不提,“小面日記”本質上是快餐,一講究價格實惠,二是味道不能太差。如果連這兩點也無法滿足,不僅別提線上美食城,連麵館可能都開不了幾家。

不過,目前最重要的事,或許還是在於陸正耀能否給資本講出一個新故事。畢竟,薅資本主義羊毛補貼國人一碗小面比補貼一杯咖啡難多了。

特別聲明:本文為合作媒體授權DoNews專欄轉載,文章版權歸原作者及原出處所有。文章系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DoNews專欄的立場,轉載請聯繫原作者及原出處獲取授權。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