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收藏與歷史之65 黑根在虹橋的“偉大”表演
2021年05月18日23:02
沃爾特·黑根:第一位贏得英國公開賽冠軍的美國球手
沃爾特·黑根:第一位贏得英國公開賽冠軍的美國球手

  橡膠內核球時期的高爾夫球手(III)

  1892年12月21日,沃爾特·查爾斯·黑根(Walter Charles Hagen)出生於紐約州羅徹斯特市的一個普通工人家庭,父親來自德國,在鐵路局工廠做機修工。沃爾特排行老二,是家裡的惟一男孩。

  9歲開始,黑根在羅徹斯特鄉村球會做球僮,每場掙10美分,偶爾得到5美分的小費,用以補貼家庭。任球僮期間,黑根在球場不忙的時候,千方百計抽空下場打球,在駐場職業球手阿爾弗雷德·瑞科茲(Alfred Ricketts)的幫助下,球技迅速提高,10幾歲時便成為一名出色球手,並得以在會所工作,擔任教練。

  1912年,19歲的黑根正式轉職業,首次參加了當年國家級的加拿大公開賽,獲得第11名,受到高爾夫球界的關注。1913年,黑根參加了在麻州布魯克萊恩鄉村球會舉辦的美國公開賽,作為一名尚默默無聞的年輕職業球手,出人意料地獲得了第四名。由於初出茅廬,主辦方和媒體都沒弄清楚他的正確姓名,稱他為“海牙”(Haig)。黑根回憶說:“參賽球手把我從悌台上趕下來,說是等他們打完後我再練球”。這場公開賽的冠軍是美國英雄、20歲的業餘選手法國斯·威梅特,黑根排在了屈居第二和第三的著名英國公開賽冠軍哈里·瓦登和泰德·瑞之後,顯露出他的潛力。(請見系列報導之57:“歷史上最偉大的比賽”一文)

  對於20歲的黑根首戰美國公開賽,美國作家馬克·弗羅斯特(Mark Frost)在《歷史上最偉大的比賽》一書中,曾經有過傳神般的描述:“黑根具有神奇的手眼協調能力,非凡的視覺和距離感知,剛柔相濟的力量,貓一樣敏捷的反應。他的觸覺異常敏感,據說只要把球杆拿在手裡,他就能掂出重量,誤差在一盎司之內。他的揮杆與瓦登式的完美相去甚遠,實際上,更像是泰德·瑞的笨拙猛擊。和瑞一樣,他站位很寬,用黑根自己的話說,他的動作始於身體搖擺,終於揮杆猛擊。他的揮杆如何並不重要,其他的天賦足以彌補他揮杆的不足。對於他來說,無論球落在球場上多麼複雜的位置,他都有不可思議的救帕能力,幾乎從未失敗過。

  “沃爾特·黑根強大的心理素質,更適合迎戰比賽中的各種考驗。他具備約翰尼·馬克德墨(Johnny McDermott)式的厚顏無恥和自信,但與這位備受折磨的冠軍有著鮮明的對比。縱使泰山壓頂,黑根能厚棟任重,穩健發揮,進而安心定誌,自信不疑。與馬克德墨截然不同,沃爾特·黑根的抗壓能力超乎常人,尤其是在荷包吃緊的情況下,越是缺錢花,他的表現愈佳。事實上,他更傾向於面對不招人待見的觀眾,他在自己的鄉村球會很少碰見不敬的觀眾,但是在外比賽時,觀眾越是對他歧視,他打的越好,勝利的果實也會變得更加甜美。他後來經常說,自己從來沒有為任何事情擔心過,這也許不完全屬實,但至少外人完全看不出來。他漠視命運的不公,冷眼面對飛來橫禍,湯米·阿默(Tommy Armour)後來談到黑根時說,即使如坐針氈,他亦能安適如常。1913年9月15日星期一,沃爾特·黑根帶著鮮明的個人風格正式亮相鄉村球會,那天在更衣室里看見黑根的人,都無法忘記對他的第一印象:黑根的為人,就像大熱天人們在涼爽的門廊上喝杜鬆子酒和奎寧水一樣清爽。當然,他後來的所作所為更讓人難以忘懷”。

初出茅廬的黑根
初出茅廬的黑根

  黑根下決心打贏來年的美國公開賽。2014年,他取消了費城棒球隊捧選拔賽,參加了芝加哥附近的米德羅希安(Midlothian)鄉村球會舉辦的第20屆美國公開賽,以一杆的優勢打敗了業餘球手切克·埃文斯(Chick Evans),奪得冠軍。

  21歲的黑根奪冠之後,1919年再次獲得美國公開賽冠軍。1921年和1924-1927年,黑根五次贏得美國職業球手協會(PGA)錦標賽冠軍。1922年,黑根作為第一個美國土生土長的高爾夫球手,贏得英國公開賽冠軍,接著又在1924,1928和1929年三次得冠。黑根曾六次擔任萊德杯美國隊的隊長(1927,1929,1931,1933,1935,1937)。

沃克杯美國隊隊長黑根和隊員
沃克杯美國隊隊長黑根和隊員

  黑根是第一位贏得百萬美元的職業高爾夫球手。1956年他在自傳中說:“我從來沒有想成為一名百萬富翁,我只不過想過百萬富翁的生活而已”。

  黑根天性自信,永遠打扮的像一位十足的紳士,全身上下著裝時尚,頭髮梳的油光錚亮,出行乘坐豪華轎車,住五星級酒店,十足一位花花公子。作為職業球手,黑根極力反對當時的高爾夫球會將職業球手視為二等公民,不得使用會所設施,或者在會所餐廳用餐。黑根一生中在美國和全球打過2,500多場表演賽,他要求所到之處的高爾夫球會,以紳士的身份對待自己和其他職業球手,為提高職業球手的社會地位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黑根在比賽中(館藏)
黑根在比賽中(館藏)

  黑根打球的年代,業餘球手和職業球手的社會地位有著顯著的差別。1913年美國公開賽期間,比賽公告欄上業餘球手的名字都會加上“先生”兩字,而職業球手則直列其姓名。當時在英國,對職業球手的歧視更是隨處可見,參加比賽的職業球手不得使用球會會所的設施,甚至不允許從前門進入會所。1920年,黑根參加在肯特郡迪爾(Deal)高爾夫球會舉辦的英國公開賽期間,由於無法進入和使用會所,他特意租用了一輛美國豪華皮爾斯銀箭(Pierce-Arrow)牌轎車,作為私人更衣室,以示抗議。他僱傭了一名司機,將豪華轎車停在會所門前的路上,這一抗議行動引起了不小的轟動。在英國的另一場比賽中,得勝的黑根拒絕進入會所領取獎盃,因為當天早些時候他曾經被禁止入內。

  1914年美國公開賽得冠之後,黑根直接進入米德羅希安鄉村球會的會所,和球會的富人會員們摩肩擦背,結果受到會員的熱烈歡迎,致使美國的高爾夫球會紛紛開始對職業球手開放。1920年,在托萊多(Toledo)市舉辦的1920年美國公開賽上,參賽職業球手在黑根的帶領下,捐款購買了一座落地大座鍾,送給承辦公開賽的因弗尼斯(Inverness)高爾夫球會,感謝球會對所有參賽職業球手開放會所設施。由於黑根為職業球手地位的努力和鬥爭,他獲得了“美國職業球手之父”的美名。

  黑根成名之後,除了參加地區和國家級大賽之外,開始在全美國和全世界舉辦表演賽。黑根穿著最時尚、最華麗、最昂貴的定製服飾,在全球各地至少打了2,500場表演賽,這不僅推廣了高爾夫的大眾化,也給他帶來了比參加大賽豐厚的多的收入。1937年4月,正值日本侵華將戰火燒到華東地區之時,黑根在一次全球表演賽途中,來到上海虹橋高爾夫球會,在佈滿炸彈坑的18洞高爾夫球場,作了一次“最偉大的表演”。

  黑根在虹橋高爾夫球會的表演鮮有人知,他本人在自傳中也沒有提及。幾年前,職業高爾夫球手和著名作家戴爾·康卡農(Dale Concannon)在《香港高爾夫人雜誌》(HK Golfer Magazine)上發表了一篇長文,題為“最偉大的高爾夫表演”(The Greatest Show in Golf)。文章生動地描述了黑根和夥伴喬·科克伍德(Joe Kirkwood)在中日戰事中為時一天的停戰中,在虹橋高爾夫球會球場進行了一場表演賽。

  1937年初,黑根接受邀作一次18個月的環球旅行,在世界各地32個國家進行高爾夫表演賽。黑根邀請了朋友和原籍澳州的職業球手科克伍德同行。兩人在途徑新西蘭、澳州、斐濟、新加坡、埃及、馬耳他、法國、英格蘭、蘇格蘭、威爾士和愛爾蘭、比利時、德國、瑞士、南非、印度、肯尼亞、錫蘭(斯里蘭卡)、菲律賓、日本之後,於1938年4月來到香港。

  經過一年多的長途跋涉,兩人原準備在香港休整一下,但突然接到上海虹橋高爾夫球會的邀請,希望他們能在4月14日到上海做一次表演賽。此時上海正處於戰事之中,日本於1937年發起盧溝橋事變之後,全面侵略中國,將戰火擴大到華東和華中。虹橋高爾夫球會已經被日軍占領,駐紮著600名全副武裝的日本士兵。

  虹橋高爾夫球會(Hungjao Golf Club)球場位於虹橋路和盧比康路(今哈密路)交界處,於1916年10月21日正式開業。虹橋高爾夫球會球場是上海高爾夫球會跑馬場球場、虹口高爾夫球場、江灣高爾夫球場之後的第四家球場。初期球場為9洞,1917年擴大為12洞,1923年擴建成18洞,成為上海的第一家18洞高爾夫球場。

虹橋高爾夫球會大門
虹橋高爾夫球會大門

  顯然,到戰火之中的上海去打表演賽不是個好主意,但抵不住邀請方承諾的一筆可觀費用和中日雙方為了表演賽決定停戰一天的決定,黑根和科克伍德決定冒險前行,於4月13日入住外灘的頂級賓館和平飯店。第二天上午,黑根乘車前往觀看了虹橋高爾夫球會球場。

  黑根的心情並不平靜。中日幾個月的戰事已經使上海滿目蒼夷,沿路到處是炸彈坑,到被炸彈摧毀的球會會所的路上,每50碼站有一名士兵。歡迎黑根一行的人士中,包括日本駐軍指揮官和英國駐上海的外交人員和僑民領袖。黑根走了幾個洞,查看幾小時後將要進行表演賽的球場,在18洞看到了明顯是新鋪的草坪和尚未填製沙土的彈坑。英國領事安東尼·黑斯廷斯·喬治(Anthony Hastings George)對他說:“幾天前遭炸彈破壞,為了您的到來剛剛修補好”。

黑根和科克伍德在上海和平飯店
黑根和科克伍德在上海和平飯店

  黑根依然猶豫是否要冒險在球場打球,但是交戰雙方為了讓表演賽按時舉行,決定專門停火一天,如果拒絕比賽,有可能引起外交衝突。黑根再看了幾個洞之後,認為可打,於是決定表演賽按時舉行。黑根不知道的是,頭天夜裡,球場上的屍首已經被移走,來不及移走的已經就地掩埋,球場一些果嶺的周圍因此出現了幾座小墳堆。

黑根在虹橋高爾夫球會開球
黑根在虹橋高爾夫球會開球

  表演賽打了9個洞,黑根和科克伍德打平,觀眾對於兩人的高超球技不時給予熱烈的鼓掌。賽後舉行了茶會,主人和客人拍了不少照片。客人離開之後,黑根和科克伍德正在會所等待來接送的車輛時,日本駐軍指揮官突然向他們提出了一個奇怪的請求,請他們兩個在第一洞拿鐵杆再各打幾個球,他想同時進行拍照。於是,黑根和科克伍德每人拿了一隻五號鐵,走到第一洞發球檯開始擊球。突然,一幫中國士兵端著上了刺刀的槍迎面跑來,兩人正準備停住,指揮官說:“請繼續!這是我們日本士兵的一場遊戲”。幾分鍾之後,日本士兵突然放下槍支,在迎面飛來的高爾夫球面前四散而逃。科克伍德事後意識到,這些是穿著中國軍裝的日本士兵,完全是在做一次宣傳把戲,目的是向世人宣傳,中國士兵多麼不堪一擊,居然害怕飛來的高爾夫球。

科克伍德在球場沙坑擊球
科克伍德在球場沙坑擊球

  幾個月之後,一家費城口香糖公司發行了幾張“戰爭的殘酷”洋畫,其中一張中,一名日本士兵在虹橋高爾夫球場拿著刺刀,正在刺殺無辜的中國老百姓,場面慘不忍睹,背景的果嶺旗清晰可見。

日本兵在虹橋高爾夫球場刺殺中國百姓
日本兵在虹橋高爾夫球場刺殺中國百姓

  回到美國後,黑根從未提及虹橋的表演賽,甚至在自傳中也避而不談。科克伍德同樣極少提及這次旅行。當美國記者問黑根是否會考慮再次上路,參加類似的一場高爾夫表演賽時,他說:“天爺,不!”

  1969年10月5日,黑根由於喉癌不治,在密執安州特拉瓦斯城家中去世,享年76歲。著名美國職業球手阿諾德·帕默曾為其護棺。2000年,《高爾夫大師》(Golf Digest)雜誌將黑根排名為全球歷史上第七位最偉大的高爾夫球手。1974年,黑根被引薦進入世界高爾夫名人堂。(未完待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