藺濤質若澄泥硯
2021年05月18日08:03

原標題:藺濤質若澄泥硯

  不久前我去了一次新絳縣,再一次見到了老朋友藺濤,參觀了他創建的澄泥硯文化產業園。士別三日當刮目相看,想不到看上去文質彬彬的藺濤,居然成功地辦起文化園來。而且無論從建築形式上,還是從展品內容上看,文化園都很大氣很時尚,又不失傳統文化的韻味與魅力,很能夠感染人。下午回來以後,我依舊沉浸在為藺濤精神而心動的感慨中,至三更半夜也不能平靜下來,於是隨手寫了一首《澄泥硯之歌》,發在朋友圈里。我不知道藺濤看到了否,也不知道他對之是否滿意。歌詞如下:

  千年曆史一瞬間,漢唐風雨宋明傳。烈火紅,質自堅,寧為玉碎不瓦全。宋祖條陳碑刻深,秦王出征戰鼓酣。閱盡墨客千秋古韻,淡去帝王百世烽煙。

  萬粒澄泥一塊硯,陶冶情操品結緣。誠為本,信當先,魚躍龍門不回返。碧落古篆誰人識,隋園流泉幾時閑。了卻凡塵變幻風雲,留曲梵音天上人間。

  後來聽藺濤來電說,他不僅看到了歌詞,而且已經請人譜曲了,正準備錄製哩。我為之欣慰,說明得到了藺濤的認可。說來認識藺濤也有20多年的時間,也曾幾次參觀過他的澄泥硯製作工藝流程。記得一次和小孫女若宜去時,藺濤還特意送了一方虎頭生肖硯,大約有六吋見方,質地堅實精緻,造型憨態可掬,赭紅色中透射出淡淡的光澤,散發著澄泥香味兒。若宜愛不釋手,擺放在家中書櫃里的醒目位置,不時去撫弄欣賞一番,流露出幸福的微笑來。

  這次見到藺濤,是受託於《印象運城》編委會,寫一篇關於全國文化名村的文章,於是我就想到了藺濤,便給他打了一個電話。沒想到好長時間不見了,藺濤依舊是那樣的熱情,第二天一早就專門等待著我們的到來。他和我一樣的“笨”,一輩子不會有做司機的資格,於是騎了一個摩托車,戴著頭盔等在路邊。誰能將這個風塵仆仆的騎手,與大名鼎鼎的工藝大師掛起鉤來,連在一起?這就是藺濤,一個充滿智慧卻不失質樸的創造者,一個笑傲江湖卻又滿懷鄉土氣息的追夢人。

  人到底是為什麼活著,人到底要怎麼活著?這便是每個人的人生追求和態度,也會留下各自不同的人生軌跡。關於藺濤人生經曆、人生業績、人生價值,想必大家多不陌生,正是他和他父親藺永茂堅韌不拔,執著不捨的追求與奮鬥,才使得澄泥硯這個消失數百年的曆史名硯又浴火重生,再見天日。那一刻,藺氏父子沉思良久,喜極而泣,是因為傳統工藝失而複得。2009年7月18日,首屆中國文房四寶藝術大師頒證儀式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當藺氏父子雙雙捧起“中國文房四寶製硯藝術大師”的證書時,他們心中的感受,就不僅僅只是一種榮譽的獲取,那是一個品牌複興、夢想實現的驕傲與自豪。

  我有時候會突發奇想,都說是文如其人,而人貌、人品,是否也會與一個人的業績、產品有關聯呢?冥冥之中,藺濤與澄泥硯是否就潛伏著一種相遇、相知、相守之緣。澄泥硯用特種膠泥加工燒製而成,因燒製過程及時間的不同,可以是多種顏色,或一硯多色,尤其講究雕刻技術,有浮雕、半起胎、立體、過通等品種。精美絕倫的澄泥硯質地細膩,觀若碧玉,撫若嬰兒皮膚一般,具有貯水不涸,曆寒不冰,發墨而不損毫,滋潤滑膩可與石質佳硯相媲美的特點。這一切,不也正是藺濤的性格與特質的體現嗎?

  澄泥硯始於漢,盛於唐宋,迄今已有千餘年曆史,與端硯、歙硯、洮河硯並稱為“中國四大名硯”。與其他三種石硯質地不同,澄泥硯以沉澱千年汾河漬泥為原料,經過特殊爐火燒煉而成,澤若美玉,擊若鍾磬。其功效可與石硯媲美,尤以硃砂紅、鱔魚黃最為名貴。2019年12月5日,在第四屆山西文博產業交易會上,省委書記樓陽生向世人宣佈:山西的絳州澄泥硯、推光漆、琺華器,是當之無愧的“山西三寶”。

  藺濤說到他與澄泥硯時,總是笑嗬嗬地說道,自己是踩在父親肩膀上進步的。有文章這樣評介藺濤:走進藺濤,便走進了一個儒釋道三教合一的融融世界;走進藺濤,便走進了一座五彩斑斕的藝術殿堂;走進藺濤,便走進了泱泱五千年華夏文明的曆史隧道。這話儘管讀起來讓人覺得有些高大上般的空泛,不過當你真正見到藺濤,與他交談,與他相處,會得到一種大智若愚、心地善良的感動:他那佛顏善目、文質彬彬的相貌,他那謙和友善、儒雅含蓄的氣質,他那堅忍不拔、寵辱不驚的風度,他那敏思健行、拙於言表的表現,會讓我們產生出發自內心深處的折服與敬佩。

  一天的時間很短,與藺濤很少做深層次的交流,我不想用什麼華麗的語言來刻畫藺濤的人物形象,只想用那一天他的平凡瑣事,來解讀他為人處事的方式和態度。先是陪著我們遊覽了他的文化產業園,又驅車四十里參觀了澄泥硯工藝流程,走訪了村子裡老巷子、舊宅子,從別處遷移來的老戲台,還拜謁了全國文保單位福勝寺。在遊走的過程中,他向我們講述了村子裡薛家、趙家、藺家的曆史故事。送別我們的那天晚上,他便帶著兩個助手趕往廈門參加文博會,第三天又要趕到太原,進行澄泥硯製作的現場展示,可謂是馬不停蹄呀。

  人一生做成一件事足矣,用藺濤的話來說,就是不圖青史留名,但願人生無悔。從三分地的家庭作坊,到占地40餘畝的文化雙創園區,藺濤和他的澄泥硯完成了一個又一個質的蛻變。馳名遐邇的絳州鼓樂、新絳雲雕、木版年畫、青銅器、宮燈等10餘家非遺文化企業的入駐,更讓文化園區如虎添翼。作為全國勞動模範、國家級非遺傳承人、全國首屆“輕工大國工匠”、中國製硯藝術大師和山西省工藝美術大師,藺濤一路走來,一路艱辛,一路輝煌,開闢了澄泥硯思想、藝術與人生一方全新的高地。我們衷心向他致敬。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