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北虎“完達山1號”放歸,專家:越早放成功率越高
2021年05月18日21:58

  原標題:東北虎“完達山1號”放歸,專家:越早放成功率越高

  新京報訊(記者 李玉坤)5月18日,此前闖入黑龍江省密山市某村莊的東北虎被放歸自然。

  中國人與生物圈專家諮詢委員會委員周海翔此前就曾呼籲將“完達山1號”放歸山野。據他分析,放歸地點與東北虎“完達山1號”原來的生活環境非常相近,對於野生動物,越早放歸成功率越高。

  瀕危物種每一個成員都非常重要

  新京報:“完達山1號”為什麼應該放歸野外?

  周海翔:我最開始就呼籲放歸,但得到的信息是要觀察45天,其實要放歸完全沒有必要觀察這麼久。為什麼應該放歸野外呢?對於一些瀕危物種,它在野外的數量稀少,每一個成員都非常重要。對這個物種而言,特別是在中國,在邊境遊蕩的老虎信息其實並不少,但實際上在中國境內能夠留住繁衍的並不多。所以,野外組員對野外種群的價值極高,如果人工捕獲,等於是野外的種群減少,對於瀕危物種來講,這是一個損失。

  如果不放,對改善人工繁衍種群的基因確實有好處,因為長久以來一直近親繁殖,實際上是不好的。人工繁育的種群到底有沒有價值,這是值得討論的。人工繁衍最初的目的完全是商業的,現在整個國際社會對東北虎保護的力度都增加了,老虎貿易在公開環境是不允許的。這樣一來,繁殖大量的東北虎,僅剩觀賞價值,得不償失。

  新京報:為何越早放越好?

  周海翔:越早放一天,成功幾率越高,損害越小。因為野生動物的野性是必須要保留的。對於野生虎來講,野性就是怕人。跟人接觸交流的機會多了以後,它就不怕人了,它認為人的環境能給它提供食物。

  再發現老虎,千萬不要圍觀

  新京報:放歸後,如何保障其不傷人?

  周海翔:這幾年出現一種衛星跟蹤的項圈,在我們國家應用得不錯,我們在鳥類身上做了跟蹤,現在特別成功。衛星跟蹤可以一個小時發出一個信號,包括GPS點位,誤差一般在5米,還有溫度數據和一個小時內的運動量,如果連續出現的運動量是零,體溫和環境溫度一樣,可能跟蹤器掉了,或者跟蹤的目標死了。

  之前我們去俄羅斯考察,他們主要是無線電跟蹤,需要做交叉點位,容易受山體阻擋,也很難24小時跟蹤。如果人跑不過它,橫豎都找不到它了。另外,現在的國產衛星跟蹤器是弱光下的太陽能充電,充電效率非常高。在林子裡邊也可以用,我估計它這次佩戴的應該是國產衛星跟蹤器。我這些年一直用國產跟蹤器,效果比2013年前用的國外跟蹤器好得多。

  這種衛星跟蹤項目,等於為我們吃了一顆定心丸。如果監測發現它回到了村莊,馬上就可以採取措施,比如放鞭炮等。

  新京報:放歸後與村民遭遇的可能性有多大,如果遭遇應該怎麼做?

  周海翔:正常情況管理部門發現它有接近村莊的跡象時,應該會提前預警,如果人們接到預警通知,就要注意不要單獨到村外,特別是林緣地帶活動了。但跟蹤器畢竟是電子產品,誰也無法保證不出任何故障,例如在東北低溫的環境下,不排除出故障的可能。如果“完達山1號”沒有預警卻出現在人類生活區,千萬不要和之前那樣都去圍觀。一定要把人疏散,給老虎讓開通道。因為正常情況下,老虎是不傷人的,它怕人,要躲人的。

  但是狹路相逢,就很難說。這次它衝擊車、衝擊人,就是因為到處都是人和車,都在圍觀。所以,老虎再出現的時候,大家儘量都躲開,給它讓出通道,這是最重要的。

  國內食物情況跟俄羅斯有差距

  新京報:放歸當地的生態環境,是否能夠支持一隻東北虎的生存?

  周海翔:之前我經常去發現它那一帶做生態調查。老虎在樺南地區出現後,我們又專程組織團隊進行考察,基本認定興凱湖西部是東北虎通道。

  按照通告,放歸的東興林場隸屬於穆棱林業局,我印象中穆棱與它原來的俄羅斯生活區是相鄰的,但是東興林場卻在穆棱市南部,兩地之間被一條通往綏芬河口岸的G10高速公路隔開,它如果能保持怕人的野性,最僻靜的區域是向南與汪清林業局管轄區的老虎交流,之間是沒有障礙的,往東南可以到中俄邊境線,有些普通公路,問題不大,但是想回到東北方向它原來在俄羅斯的生活區困難較大。現在放的地方跟它原來的生活環境還是比較接近的。

  至於當地的生態環境是否能夠支持它的生存,現在還難說。因為國內跟俄羅斯那邊相比,食物條件肯定是有差距的。但是,俄羅斯那邊食物的密度高,虎的密度也高。我們這邊虎的密度低,但生態承載量能不能保證虎的生存,還不好說。

周海翔根據已有信息畫的位置圖。(入境通道來自周海翔個人分析,實際情況以官方掌握為準)
周海翔根據已有信息畫的位置圖。(入境通道來自周海翔個人分析,實際情況以官方掌握為準)

  新京報:我國的東北虎主要活動在哪些區域?

  周海翔:從吉林琿春東北虎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沿中俄邊境線一直向北,到黑龍江的最東部,都經常有東北虎出現。琿春出現的幾率更高些,這次放歸區在琿春的北面,與原來的生活區有些屏障阻隔,但以往還是有老虎存在的。儘管更往南的長白山保護區生境也很好,但那裡沒有老虎,一隻虎放進去也沒辦法延續。

  長江禁漁後,江豚遷往海洋館保護不合理

  新京報:與放歸東北虎不同,日前,19頭江豚被遷往天鵝洲科研基地、何王廟故道等區域。其中,6頭江豚被遷往珠海長隆海洋王國、上海海昌海洋公園的人工繁育基地。這種遷往海洋公園的做法是否合理?

  周海翔:我覺得是不合理的。雖然我主要做鳥類保護研究,但江豚保護也關注很多年。2012年的長江江豚普查,我就在船上隨行。那時候長江江豚的狀況很差,長江到處是捕魚船,水裡有滾鉤及電魚船隻,航運影響也很大。長江兩大湖鄱陽湖、洞庭湖,采沙的、捕魚的,什麼都有,對長江江豚來講,真的充滿危機。

  在當時的情況下,需要做遷地保護。以武漢水生所為主的科研機構也採取了措施,將一些江豚遷往天鵝洲長江故道。長江的故道是跟長江水系連通的,魚類資源很多,就是沒有航運,也完全禁捕。通過每年的種群數量調查發現,這種遷地保護非常有成效。這一保護措施也擴展到其他的長江故道,可以說非常成功。

  如今,總結了江豚長江故道保護的成功經驗,國家下大決心,長江及流域各大湖泊十年禁漁,這對保護江豚等長江瀕危物種意義很大。去年年底,我正好去了洞庭湖口及鄱陽湖的康山大堤,那裡江豚的遇見率特別高。長江禁漁頭一年,就已經見到了成效。在這個背景下,還要把一個瀕危物種遷到室內的場館保護,我覺得沒必要。

  另外,中國最專業的研究機構武漢水生所一直在做長江江豚保護的研究,國家也投入了大量資金,有很多科研人員在做。在這種情況下,還要把江豚交給民營企業去做研究,我覺得也沒必要。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