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邵武一女子遭家暴頭骨開裂昏迷63天,警方已立案
2021年05月17日08:56

原標題:福建邵武一女子遭家暴頭骨開裂昏迷63天,警方已立案

5月16日,是楊芳昏迷的第63天。

做了兩次開顱手術,多塊頭骨被取掉,她躺在福建邵武市立醫院的病床上,只能靠呼吸機維持生命。

將她打成重傷的,不是別人,而是與她結髮30年的丈夫張成。

今年3月14日早上,張成抓住楊芳的頭,朝牆上猛烈撞擊,楊芳頭骨開裂,陷入昏迷。

“沒人知道,他為什麼下這麼狠的手。”兒子張勇說。

家暴致昏迷63天

楊芳今年51歲,是福建南平邵武市和平鎮人,30年前,她嫁給了同鎮危衝村楓林組的張成。當地盛產陶瓷,夫妻倆婚後主要靠務農和做陶瓷為生。

兩人婚後育有一女一子,女兒今年27歲,在北京工作。兒子張勇20歲,在福建三明上大學。

3月14日上午10時許,張勇在學校接到表哥來電:“你媽被你老爸給打了,要準備做手術,你趕緊回來吧!”張勇立即趕回老家邵武市,並在途中撥打報警電話。

當日下午2時許,張勇趕到醫院,看見母親躺在ICU,身上連接著各種儀器,已經昏迷不醒。

他從鄰居口中得知,那天早上楊芳到鄰居家給張成借了一包“頭痛粉”,回家不久後被打了。“沒人知道他為什麼突然會下這麼狠的手。”張勇說。

張勇還從同村的叔爺爺處得知,父親當時抓著母親的頭往貼了瓷磚的牆上撞,之後父親去廚房拿了菜刀,往自己頭上砍,想自殺,結果只蹭破了頭皮上的血管,流了一攤血。

待這位叔爺爺發現楊芳時,她已經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村幹部和親屬將受傷的楊芳和張成均送往邵武市立醫院救治。張成外傷好了之後,被送往福建邵武精神病防治院。

而楊芳因為頭骨開裂、顱內出血,接受了兩次開顱手術,多塊碎裂的頭骨被取出。目前,楊芳仍昏迷不醒,插著呼吸機,躺在病床上。醫生說,如果發生併發症,甚至一個小小的感冒,都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挨打了也不多說

據危衝村村幹部介紹,楊芳在當地口碑很好,大家都說她勤勞賢惠。雖然她做陶瓷的技術不如丈夫張成,但把家裡的幾畝地打理得不錯。但張成有多年的精神障礙疾病,到夏天天氣熱可能就會犯病,以前也會打他老婆,近幾年聽說動手的情況比較少。但楊芳的性格太老實了,被打得嚴重時,最多也就回娘家住幾天。

張成的姐姐張月在鎮上開雜貨店,她介紹,弟弟有十幾年抑鬱症史,幾年前邵武市區醫院的醫生下鄉為張成診斷,醫生沒有告知她詳細結果,但張成的藥物費用從從一個月十幾塊變成了兩百塊,不過費用有補貼。據張月瞭解,事發前,張成有段時間沒有吃藥了。談及弟媳楊芳,張月只說她比較老實,挨打了也不多說。

張月希望張成能快點從精神病院出來,好去醫院照顧他老婆。“不然他女兒的前途就沒了,好不容易在北京找到工作,不能長時間不回去上班。”張月說。

張成在福建邵武精神病防治院的主治醫生表示,張成在藥物控制下,現在精神狀況平穩,可以由監護人接回家,但是需要終生服藥。

他是殘害母親的兇手

姐姐目前請假,一直老家照顧母親。張勇也在前幾天辦好了休學一年的手續,他想先在家裡照顧母親。

向極目新聞記者提起母親時,張勇會叫她“老媽”。但一提到父親,張勇會猶豫一下,隨後吐出“父親”二字,似乎並不想叫他“老爸”。

“毫不誇張地講,我父親動手把我老媽打趴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次數,幾隻手都數不過來。這幾十年下來,打我老媽幾十次,好幾次鼻樑骨都被打斷了。”張勇說,父親有失眠症,但他不認為父親有精神病。

他告訴極目新聞記者,母親是被父親打成植物人,目前已經全身癱瘓了,能活多久還不知道,一旦有個三長兩短,父親就是殺人犯。“躺在床上的是我親生母親,他就是殘害我母親的兇手。”張勇語氣充滿憤恨,他希望自己的父親受到懲罰。

5月15日,和平鎮派出所工作人員告訴極目新聞記者,張成的案子還在“走流程”,公安已經立案,蒐集了相關證據,上報邵武市公安局,等待市公安局審批通過後,帶張成去做專業的精神病鑒定,並表示刑偵人員正在調查。張勇也有向他們提及申請救助,但因為他們家庭情況複雜,且案件還在調查中,政府救濟政策對他不適用,也沒辦法幫他申請社會救助。(文中均為化名)

(原標題:《福建邵武女子遭家暴,頭骨開裂昏迷63天,兒子:希望父親受懲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