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巴以“兩國方案”的前世今生,推進和平怎麼就這麼難?
2021年05月17日11:23

原標題:揭秘巴以“兩國方案”的前世今生,推進和平怎麼就這麼難?

2010年9月,巴勒斯坦總統阿巴斯與以 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訪問華盛頓舉行和 談。

原標題:推進巴以“兩國方案”為何這麼難“兩國方案”的前世今生

本報駐埃及特派記者 黃培昭 本報記者 郭媛丹 ●陳 欣 王會聰

編者的話: 16日,巴勒斯坦與以色列的激烈衝突進入第7天。以色列當天清晨發動的空襲將加沙地帶三棟樓房夷為平地,造成至少23人死亡、50人受傷,美聯社說,這是此輪衝突中“最致命”的一次襲擊。以色列軍方16日則稱,為報復以方前一天摧毀多家國際媒體所在的一棟大樓,巴勒斯坦伊斯蘭抵抗運動(哈馬斯)連夜發射了120枚火箭彈。國際社會在緊張期待,巴以能否避免局勢失控。新爭鬥背後是舊恩怨,雙方之間的衝突一直被視為中東“火藥桶”。多年來,各國政治家一次次大聲疾呼要推進巴以和平進程,然而現實是,落實“兩國方案”難有進展。最近幾年,美國輿論中甚至出現討論“一國方案”的聲音。不過美國Vox網站刊文說,對“一國方案”的探討部分源於人們對巴以問題陷入僵局的無力感,另外也是擔憂雙方無法協商解決方案將帶來事實上的“一國結局”,“兩國方案”一直是國際社會解決巴以問題的“主流”辦法。

“‘兩國方案’的核心是通過一定土地讓渡或者出讓以色列當前所占部分權益,來組建一個巴勒斯坦獨立國家。”西北大學中東研究所副教授王晉16日對《環球時報》記者介紹說,該獨立國家應包含絕大部分生活在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以及東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以及在以色列境內不願意擁有以色列國籍的巴勒斯坦人。“兩國方案”的原則是通過巴以共存來實現持久和平。

美國彭博社說,“兩國方案”最早可追溯至1937年。一戰後隨著奧斯曼帝國瓦解,英國人獲得巴勒斯坦的託管權。此後,由於德國等歐洲國家出現排猶情緒,大量猶太移民湧入巴勒斯坦。“德國之聲”說,當時的局勢日益緊張,巴勒斯坦高漲的民族主義試圖阻止猶太移民潮,雙方因此爆發了衝突。倫敦試圖尋找出路。1937年,英國政府負責調查巴勒斯坦騷亂的“皮爾委員會”提出結束託管,並建議將巴勒斯坦分為猶太和阿拉伯兩個國家。但由於很快爆發了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東成為英國不願放棄的一塊重要戰略地區,因此“皮爾委員會”的建議未能得到實施。

1947年,英國將巴勒斯坦問題移交給聯合國。“德國之聲”描述說,當聯合國1947年11月29日召開首次特別會議,就巴以命運作出表決時,該機構只成立了兩年。當天應該沒有人會想到,這一決議最終會帶來怎樣的影響,但人們仍然可以在全體大會上感覺到緊張的氣氛。會議討論的內容是,將歷史上被稱為巴勒斯坦的地區進行分割,建立一個猶太國家以及一個阿拉伯國家。時任伊拉克外長、阿拉伯國家聯盟主席賈梅里在會上表示:“阿拉伯國家不能容忍這種分裂,這種對政治、經濟獨立性的威脅。”但最終,該決議以33票讚成、13票反對、10票棄權予以通過。六個月後,以色列正式建國,英國從巴勒斯坦撤走了最後一名士兵。第二天,第一次中東戰爭爆發。

自此,中東戰爭數次打響。1967年第三次中東戰爭後,以色列占領了約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帶。據聯合國網站介紹,自上世紀70年代中期以來,“兩國方案”想法在聯合國大會上獲得越來越多的支援。差不多同一時期,巴勒斯坦人對這一方案的支援度也逐漸變高。

近30年來,國際社會為巴以和平進程進行過多次外交努力,比如1991年在馬德里舉行中東和平會議,1993年巴以首腦在挪威首次舉行直接會面,之後在華盛頓簽署《奧斯陸協議》,該協議被認為是實現巴以初步和平的重大突破。但兩年後,時任以色列總理拉賓遭猶太極端分子刺殺,和平進程停滯。卡塔爾半島電視台認為,從1978年埃及與以色列達成的《戴維營協議》,到《奧斯陸協議》,再到1994年以色列和約旦簽署的和平條約,都是實現巴勒斯坦人自決和總體上實現中東“和平”的必要步驟,但這些協議也都忽略了巴勒斯坦人民作為一個民族的存在及其基本權利。

2003年4月,聯合國、歐盟、俄羅斯和美國正式公佈中東和平“路線圖”,規定巴以應在2005年完成最終地位談判並達成協議,建立與以色列毗鄰的巴勒斯坦國。最近一次巴以和談於2013年重啟,但仍沒有重大進展。▲

舉報/反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