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已有29種科技期刊進入國際前10%意味什麼?專家解讀
2021年05月17日07:30

原標題:中國已有29種科技期刊進入國際前10%意味什麼?專家解讀

近日,記者從中國科學技術協會瞭解到,自實施“中國科技期刊卓越行動計劃”以來,目前已有29種科技期刊學科排名進入國際前10%、12種進入前5%、8種期刊進入學科排名前5,還有24種高起點新刊成功創刊,覆蓋人工智能、航空航天、能源材料、生物醫藥等多個前沿熱點領域。我國現有科技期刊5000多種,總量居世界第三位,但是科技期刊發展與發達國家差距較大是公認的事實。那麼,當這些科技期刊取得一定進步,進入世界前列後,對我國科技創新和發展的影響和益處是什麼?多位專家對此進行瞭解讀。

掌握學術創新的發言權

由中國科學院主管,進入全球百強,連續十年蟬聯生命科學領域亞洲第一的《細胞研究》曾在2020年通過“綠色通道”和“快速通道”發表了浙江大學醫學院張岩課題組與華中科技大學生命科學與技術學院劉劍鋒課題團隊聯合開展的研究,這項研究在國際上首次報導了“人源全長異源二聚體GABAB受體的精細三維空間結構”,為今後靶向GABAB受體的藥物研發奠定了基礎。

2-3周後,3篇類似研究成果即在英國的《自然》發表。也就是說,如果《細胞研究》沒有搶先發佈我國學者的研究成果,那麼這個領域的首發權就會被別國搶占,我國學者的科研成果在國際上的重要程度及學術話語權也將受到影響。

在《國家科學評論》執行主編、中國科學院腦科學與智能技術卓越創新中心學術主任蒲慕明院士看來,中國建設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目的“不單純是要建個平台,更重要的是要掌握學術創新的發言權。”以英國的《自然》和美國的《科學》為例,它們最新的研究成果都以新聞報導的形式向全世界公佈。“這就體現了發言權問題。”蒲慕明說,“我國是大國、強國,我們也需要有這樣的平台。但首先得有這樣的期刊,我們才能有發言權,這是建設世界一流期刊的重要意義之一。”

當前,我國一批優秀期刊躋身世界一流陣營——《園藝研究》登頂學科榜首,《國家科學評論》《光:科學與應用》《鎂合金學報》《畜牧與生物技術》位居學科前三,《細胞研究》影響因子超過20。這意味著,中國人的研究正在通過這些期刊為國際所知曉,中國科學家在相關領域也獲得了更多的話語權。

集全球智慧為我所用

科技期刊的重要作用還體現在自主設置議題,引領國際學術研究方向,從而為解決具有我國特色的關鍵問題服務。“高水平的科技期刊作為一個交流平台,它能對科學未來的發展發揮很好的引導、指路作用,能形成科技發展的潮流。”科技部原副部長、《光:科學與應用》主編曹健林說。

由於發展階段和國情的需要,我國也有很多具有自身特色的科研問題。例如,當前我國急需解決的“卡脖子”問題,可以通過我國具有影響力的科技期刊來彙聚全球智慧。中國工程院院刊《工程》就發揮了作用——針對關鍵技術“卡脖子”問題及全球氣候變化等重大問題,《工程》組織了“稀土永磁材料”“碳中和前沿研究”“清潔電力”等專題。目前,《工程》的國際作者比例達60%以上,正在彙集全世界相關領域的創新智慧。

來自中國科協的數據顯示,2020年,由美國科技信息研究所推出的“基本科學指標數據庫(ESI)”頂尖論文全球排名前100的頂尖機構中,有78家機構在“中國科技期刊卓越行動計劃”中的領軍期刊發文共計1965篇,較2019年增加549篇,增幅39%。這些期刊廣邀國際一流學者進入主編、編委和審稿人團隊,組織多種形式的學術活動,密切與國內外學者的聯繫交流。

“科技期刊是科技共同體不可或缺的學術交流平台,是高端人才的聚集地和青年人才的培養基地,是科技自立自強的重要支撐。”中國科協黨組書記、常務副主席、書記處第一書記懷進鵬認為,“在把我國建成世界主要科學中心和創新高地的征程中,科技期刊承載著重要使命。”

嗬護原始創新,探索支援創新的發表模式

浙江工業大學李瑛教授團隊曾在2019年開發出了超穩低汞催化劑,解決了傳統技術穩定性極差、壽命短、汞流失和環境汙染的問題。但由於這項工作創新性強,突破了學術界和工業界的傳統認知,大多數領域內人士對其研究結果將信將疑,這項研究成果難以得到承認和推廣。

對於破解這個困境,由中國科學院大連化學物理研究所和中國化學會共同主辦的《催化學報》發揮了關鍵作用。其主編李燦院士閱讀來稿後再三強調:“這種富有原創性的工作,一定要保證時效性,一定要發在中國人自己創辦的期刊上。”最終李瑛團隊的成果迅速在《催化學報》發表,隨後即被國際催化權威科學家在其綜述中重點引用。目前,該成果已經實現了工業化生產,其產品被國內多家企業使用。

“我們不能一味地模擬西方的科學,而要思考我們的科學發展走什麼路徑。”蒲慕明說,“創新的方向不一樣,解決的問題不一樣,發展的模式也不一樣,可能就要走獨特的發展道路。”在他看來,中國不僅僅是要對標《自然》《科學》,最關鍵的是做有中國自己目標、有獨特性的世界一流科技期刊。

這些科技期刊“要嗬護中國的原始創新,要探索支援創新的發表模式。”據蒲慕明介紹,目前,《國家科學評論》還在探索一個新的模式,論文投來後如果評審專家意見不一致,可以寫一個評論,把論文“好的地方或者有缺陷的地方寫出來,放在文章後面,讓文章能夠發表。”蒲慕明說:“我們想嚐試用這個模式,讓中國學者創新性的工作能夠展現出來。”

當前,我國頂尖科學家創辦新刊的熱情持續高漲。據瞭解,2020年高起點新刊項目申請數量較2019年增幅40%,創歷史新高。已入選的60種新刊涉及人工智能、先進材料、能源化學、數據科學等新興前沿領域,已有24種正式獲得創刊批複,4種被國際知名數據庫收錄。這也意味著,我國具有原創性的科研成果將擁有更多優質的展示和交流平台。

(原題為《29種科技期刊進入國際前10%意味著什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