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華爾街、奔向無疫情之地 澳州銀行家“回巢”
2021年05月17日15:41
5月16日,Catherine McCormack在澳州雪梨
5月16日,Catherine McCormack在澳州雪梨

  在華爾街,這聽起來像是一張里程9929英里但沒有意義的機票。然而Catherine McCormack走了,把高盛集團在紐約的“肥差”換成了“老家”澳州的一份金融業工作。

  這看起來可能像是職業生涯的自殺,但現年39歲的McCormack說,在一個仍因疫情的持續影響而癱瘓的世界里,利大於弊。

  她並不孤單——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回國的澳州人首次多於出國的。去年的粗略數字是:25000人。疫情讓全球各地的人們重新思考生活和工作。但是很少有人像澳州人一樣回歸故土;數十年來,澳州人出了名的愛出國、在全球商業和金融領域幹得風生水起。

  澳州Covid-19病例少得每個病例都能獲得逐一討論、剖析。在新加坡再次實施封鎖、紐約市正在初步擺脫曾奪走近33000人生命的新冠病毒的時候,雪梨的酒吧和餐館的經營狀態基本上和2019年一樣,百老彙熱門音樂劇《漢密爾頓》正在對著全球唯有的現場觀眾演出。

  所有這些歸國澳州人里,至少有一些是從紐約、倫敦之類的主要金融中心回去的。他們帶去的錢現在正澳州經濟中流動,提振了對昂貴房屋的需求,以及增加了雪梨等城市私立學校的申請人數。

  最佳條件

  這種趨勢在金融業中最為明顯,在澳州,防疫的成功疊加該國投資銀行市場十年一遇的中斷,為回國創造了最佳條件。

  “我是否想過自己放棄了什麼?當然:下一步將是合夥人,”McCormack說。她捨棄了高盛的董事總經理職位,加入了剛進入澳州市場的新西蘭投資銀行Jarden Securities Ltd.。

  但是,在已促使自己的一些好友離開紐約的殘酷疫情肆虐了數月後,這家初創銀行打來電話、送上領導其自然資源和投資銀行團隊的機會時,高盛合夥人之路突然看起來沒那麼有吸引力了。“而且,知道紐約現在已經不是我搬去或鍾愛了十年的那個紐約,‘脫節擔憂’也沒有那麼嚴重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