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天下|世間苦難再多也不應忘記優雅
2021年05月16日18:28

原標題:觀天下|世間苦難再多也不應忘記優雅

虛極子按:萬事萬物,有盛有衰,盛有盛的壯美,衰有衰的淒麗。

公元前430至公元前427年,雅典城邦經曆了一場可怕的大瘟疫,一半的人口因此殞命。而曠日持久的第二次伯羅奔尼撒戰爭從公元前431年一直打到了公元前404年,最終奉行民主的雅典輸給了崇拜寡頭政治的斯巴達。經過瘟疫和戰爭的雙重暴擊,繁榮而自由的雅典城邦迅速式微,希臘藝術也步入了她的古典晚期。

此時的藝術家們紛紛離開經濟凋敝的雅典城,流散到其他邊遠地區,為那些有能力支付佣金的貴族和商人創作雕塑。

萬事萬物,有盛有衰,盛有盛的壯美,衰有衰的淒麗。古典晚期的雕刻家在表現人像面部表情和體態姿勢時,具有更強烈的現實主義傾向,人物身體曲線更加柔軟、宛轉且充滿肉慾,但同時優雅也並未缺席。

▲ [古希臘] 萊奧哈雷斯《凡爾賽的狄安娜》,約公元前350年,大理石雕像,200 cm,此為公元1-2世紀的羅馬複製品

法國巴黎 盧浮宮博物館藏

柔軟而嬌嫩的女性裸體成為時代主題,最早的例子是普拉克西特列斯(Praxiteles)於公元前350年創作的《克尼多斯的阿芙洛狄蒂》,當然我們現在能看到的依然是青銅原件遺失後的大理石復刻。正如之前盛行的男性雕塑一樣,女性雕塑也是被用來展現某種具有性別特徵的典範。借助柔軟而渾圓的曲線,這些豐滿的人物被塑造成貞潔少女的形象。

▲ [古希臘] 普拉克西特列斯《克尼多斯的阿芙洛狄蒂》,公元前360-公元前330年,原件為青銅鑄像,此為意大利雕刻家Ippolito Buzzi (1562–1634)的大理石複製品

意大利羅馬 國家博物館阿特姆彼斯宮分館藏

此外,普拉克西特列斯還有一件傑作——《懷抱小狄俄尼索斯的赫耳墨斯》。1877年,德國考古學家在希臘的奧林匹亞挖出了這尊極度優美的男性裸像。

▲ [古希臘] 普拉克西特列斯《懷抱小狄俄尼索斯的赫耳墨斯》,公元前4世紀,大理石雕像,215 cm

▲ [古希臘] 萊奧哈雷斯《觀景樓的阿波羅》,公元前350-公元前325年,原件為青銅鑄像,此為公元二世紀的羅馬複製品,224 cm,梵蒂岡博物館藏
▲ [古希臘] 萊奧哈雷斯《觀景樓的阿波羅》,公元前350-公元前325年,原件為青銅鑄像,此為公元二世紀的羅馬複製品,224 cm,梵蒂岡博物館藏

為了自然地描繪真情實感的人,古典理念此時徹底被放棄了。即便如此,古典希臘雕塑的影響首先在羅馬,繼而在文藝複興的整個意大利被保存了下來。後世藝術家們通過重新發現古典藝術的審美理想以及蘊含於其中的藝術美德,從而獲得了巨大的靈感啟發。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