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報聚焦網約護士:需求旺盛、省心省時,但用得起嗎?
2021年05月15日07:48

  來源 工人日報

  “嘀嘀,您有新的訂單!” 4月12日上午,海南醫學院第一附屬醫院(以下簡稱海醫一附院)“網約護士”管理員小陳收到一個派單訂單,海口市龍華區某小區一出院患者張大爺想在次日做術後護理,預約護理人員上門服務。 查看“網約護士”值班表後,小陳按程式派單給心胸外科主管護師陳桂尼。

  如今,通過在手機App上下單,便可預約護士上門服務的“網約護士”正走進海口市民家中。

  2019年2月,國家衛健委發佈了《“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確定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廣東省6省市進行“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海南雖未在首批試點範圍,但自2019年12月起,海南已有醫院開始探索“互聯網+護理服務”,提供網約護士服務。

  然而,記者走訪發現,對於患者來說,上門服務的費用要比在醫院就診高出5至8倍,這樣的護理成本高不高?會影響“網約護士”模式的推廣嗎?

  “網約護士”上門省心省時

  第二天,接單的陳桂尼按照要求, 換上工作服,和另一個同事,背上醫藥箱,在約定的時間上門。

  到達目的地後,她在手機上點擊“到達服務地點”,敲門進入患者張大爺家中,自我介紹後,陳桂尼對訂單及張大爺的信息再次進行了核對,並對張大爺身體進行了檢查,開始了術後護理工作。

  換藥、導尿、造口護理、壓瘡護理——整個護理過程用時45分鐘。

  “你都不知道,護士上門護理,給我們省了多少心。”張大爺的老伴告訴記者,半年前,張大爺直腸癌手術,出院後仍需要定期到醫院進行術後造口護理和康復,每次單程近20公里的路程給她和子女帶來不少困難。“我們是老小區,沒有電梯,每次去醫院全家上陣,抬輪椅上下樓,到了醫院後還要掛號、排號,去一次基本得耗費大半天時間。”

  事實上,像張大爺這樣對上門護理服務有需求的人群不少。據海南省老齡工作委員會相關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海南省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146.08萬人,老年人失能率達19.3%,全省約有28.19萬失能老年人。

  同時,海南每年迎來不少過冬的“候鳥”老人,他們不熟悉本地醫院情況,對上門護理的需求龐大。不僅如此,手術康復期患者、孕婦等行動不便人群,也急需不出門就能享受到優質的醫療護理服務。

  護理服務需求旺盛

  “目前,我們‘網約護士’有50人,都是自願加入。”海醫一附院延續護理中心護士長、副主任護師張翔告訴記者,按照國家衛健委要求,“網約護士”必須具備5年以上臨床護理工作經驗和護師以上技術職稱。前年,醫院推出“網約護士”服務後,很多醫護人員都躍躍欲試,符合條件的紛紛報名申請,經過醫院審核後,最終從100多名報名者中挑選出了50人在服務平台註冊,利用休息時間為有需求的出院病人提供上門護理服務。

  “患者通過微信小程式下單後,有關工作人員會根據護士們的休息時間進行訂單分配。”張翔說。

  點開微信小程式,記者看到,目前,海醫一附院開展的項目有,更換尿管胃管、膀胱衝洗、PICC維護、傷口造口護理、母嬰護理(含催乳)等有17項具體的網約護士服務內容。據悉,今年內,該院的網約護士服務還會增加腹透、老年評估、手術傷口換藥、術後拆線等護理內容。

  剛晉陞為寶媽的海口市民陳女士也享受過“網約護士”帶來的便利母嬰護理服務:預約護士上門,為出生10天的兒子沐浴、撫觸,進行臀部護理、臍部護理。陳女士看來,不用出門、不用排隊、不用等候,在家就可以享受到這樣優質的服務,對於還在恢復中的產婦來講,實在太方便了。“有了護士上門幫忙,真的勝過請月嫂了,任何問題她們都能給出最專業的解答。” 陳女士說。

  數據顯示,自2019年12月開設以來,除去2020年因新冠肺炎疫情暫停的時間,截至今年3月26日,近一年時間,海醫一附院網約平台接單414個,其中臥床老人換管服務和母嬰護理中的催奶、保胎服務需求旺盛。

  全額自費“價格有點貴”

  然而,記者走訪發現,儘管“網約護士”服務需求旺盛,但相同項目,“網約護士”上門服務的費用要比在醫院就診高出數倍,偏高的護理成本,讓一些患者望而卻步。

  “價格包括出診費、治療費和耗材費用,比起來醫院就診,多數網約護士服務的病人會多付200多元的出診費。”張翔說。

  記者從“滴滴護士”App上查到:高級輸液(靜脈點滴)268元/次,更換胃管及鼻飼300元/次,與公立醫院的服務價格相比高了不少。一些簡單的護理,例如輸液,成本加耗材一共才十幾塊錢,平台上的價格貴了十幾倍。

  據瞭解,目前,我國尚未對“網約護士”出台統一的定價標準,價格由相關醫院和平台自行確定,診療價格包括出診費和耗材費,出診費為200元,耗材費視項目而定,每家醫院的費用都不相同。同時,居家護理項目不能使用醫保或長期護理險等進行報銷,需要患者全額自費。

  “價格有點貴,能進醫保就好了。”行動不便的80高齡的杜大媽也想享受“網約護士”的上門服務,不過偏高的服務費用讓她打消了念頭:“退休後收入不高,怕給家庭及子女增加額外的負擔,如果老年慢性病購買護士上門服務能納入醫保報銷目錄就好了。”杜大媽期待說。

  “方便倒是方便了,就是每次收費高出不少,如果去醫院,每次才12元,就算加上掛號費也沒有多少。”曾叫“網約護士”上門給寶寶測黃疸的劉女士說。

  張翔也坦言,目前,互聯網+護理服務推行中,費用問題仍是最大瓶頸,希望在政府層面給予一定的支援,並納入醫保報銷範疇。讓這種新型服務模式盡快常態化運行,讓更多老百姓享受到優質的醫療服務。“同時,應由政府提供專項資金,建立機製,激勵更多具備資質的護理人員,特別是基層醫療機構的護理人員加入這項工作中來,讓社區的群眾就近享受便捷的醫療護理服務。” 張翔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