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里茲紐約重回現場 規模縮減熱情不退
2021年05月15日01:44

原標題:弗里茲紐約重回現場 規模縮減熱情不退

時隔一年,5月5日至9日,弗里茲紐約藝博會(FriezeNewYork)以謹慎的姿態重回這座城市。

時隔一年,5月5日至9日,弗里茲紐約藝博會(Frieze New York)以謹慎的姿態重回這座城市。

從去年3月下旬開始,持續的新冠肺炎疫情蔓延造成的旅行限製迫使紐約取消舉辦幾乎所有的實地藝術博覽會。時隔一年,5月5日至9日,弗里茲紐約藝博會(Frieze New York)以謹慎的姿態重回這座城市。作為疫情暴發以來首個回歸的美國大型藝術博覽會,本屆藝博會吸引了所有人的關注。作為藝術界大型活動重回線下銷售的一次試水,本屆弗里茲紐約藝博會為此後一系列藝術活動應該如何回歸和銷售情況都作出了重要表率和參考。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首場回歸姿態謹慎

自2012年創辦以來,蘭德爾島上如海浪般的標誌性白色帳篷一直是弗里茲紐約的辦會所在地。但由於選址偏遠、交通不便,會址長期為人們所詬病。去年10月下旬,主辦方宣佈2021年弗里茲紐約藝博會將搬至位於曼哈頓的哈德遜廣場內的非營利文化中心The Shed中舉行。弗里茲藝博會全球總監Victoria Siddall形容現在為“創造力、靈活性和協作的時代”。他對The Art Newspaper說,搬到The Shed提供了一個舉辦小型博覽會的令人興奮的機會,而弗里茲藝博會對堅守紐約本地的承諾堅定不移,期待慶祝這座城市畫廊和藝術家社群的重聚。但對於會址是否會永久地搬離蘭德爾島,他表示仍有待觀察。

作為疫情相對和緩之後藝術界出現的第一片灘頭陣地,弗里茲的主辦方證明了只要有足夠的健康和安全措施,人們還是十分願意親自去看藝術品。而且他們也做到了—— 一般門票的售價約為每張80至90美元,但本屆265美元的早鳥票在活動開始前幾天也已經全部售罄;藏家、策展人和各種藝術愛好者在預訂好的時段在場館外排起長龍,每個人手上都拿著最新的新冠測試結果或疫苗接種證明等待檢查。甚至連曾經斥資7500萬美元來幫助建造The Shed的紐約市前市長Michael Bloomberg到來,都必須出示證明後才能入場。除了十分嚴格的防疫檢查和限製分流入場時間外,參觀者還須強製佩戴口罩,在給定的時段內大約每次可以有730名參觀者同時在內,再加上弗里茲的工作人員和畫廊、經銷商的商家,室內總人數需要控制在850人左右。

自從今年1月中旬發佈參展商陣容以來,大約有22家畫廊先後選擇退出。他們中的絕大多數是國際藝術品經銷商,由於面對新一輪的疫情浪潮,或因無法接種上疫苗以及國際旅行的持續限製而無緣出席本次藝博會。而後有17個主要來自紐約本地的畫廊取代了他們的位置。“這將是一個更加本地化的展覽會。”弗里茲的常客Tanya Bonakdar在切爾西和洛杉磯都有畫廊,而且幾乎參加了每一屆的弗里茲藝博會。她對紐約時報表示:“我認為這次搬遷的決定非常勇敢,而且是正確的舉動,在城市中它會擁有更好的機會。收藏家們很高興能重回藝術活動,人們渴望至少能在國內旅行。”

總體而言,本屆弗里茲紐約的規模縮小了三分之二以上,從2019年的190多家畫廊大幅縮減到今年60家左右。但正如目前大多數實體活動都配合數字化平台的輔助,在場的和無法到場的共160家畫廊同時也在弗里茲線上展覽廳(Frieze Viewing Room)中展出作品。本屆弗里茲紐約上,針對創辦十年以下年輕畫廊的新興藝術家的常規特別欄目“畫框(Frame)”將回歸,跟其他的藝術合作計劃、特殊項目和演講環節一起呈現。Gordon Robichaux畫廊的聯合創始人Sam Gordon對CNN表示:“這真是太棒了,您可以與更多成熟的畫廊並駕齊驅,而不會被淹沒其中。”Gordon Robichaux畫廊今年帶來了約克郡藝術家Otis Houston Jr.的新作。他還表示:“我們很多人都沒有想到弗里茲紐約能夠繼續如期舉行,收藏家們都很興奮,幾乎是渴望回到實體交易展會。”

銷售火爆,安排人性化

儘管本屆只有更少的畫廊向就近地區能前往參觀的藏家提供了作品,但種種有限的條件卻未能阻止這場藝博會的成功舉辦。大多數畫廊都反映本次銷售強勁,尤其是在開幕的第一天,由於預期整體良好的市場前景,人氣也異常火爆。南非畫廊Goodman展位上的幾乎所有的作品在中午之前已經全部售出,其中包括藝術家William Kentridge創作的有機色彩拚貼作品“Drawing from Waiting for the Sibyl(Comrade Tree, I report to you)”(2020年)被美國私人收藏家買得,成交價70萬美元。法國巴黎畫廊Perrotin的主要合夥人兼執行董事Peggy Leboeuf對Artsy說:“藝博會的固有步伐已經改變,但是我要說的最大變化是,空氣中瀰漫著明顯的興奮,這肯定比往年更加明顯。”Perrotin主要銷售包括法國藝術家Jean-Michel Othoniel的大型玻璃雕塑,成交價為23.5萬美元;Barry McGee和 Daniel Arsham的新作分別以14萬美元和10萬美元的價格出售。

不少藝術經銷商表示,展會現場瀰漫著舒緩和釋放的感覺,參展商與潛在買家進行著悠閑的交談。在經曆了一年多的虛擬線上交易後,分時段參展的人群分流新舉措對參展商十分友好,讓他們可以更輕鬆地與收藏家面對面地溝通。紐約畫廊Gordon Robichaux的經銷商Jacob Robichaux表示:“這是一種更為文明的購買方式,依然活力四射,但不會像過去那樣瘋狂地照料不及。”畫廊主Tina Kim也表示:“今年藝博會的安排為我們緩解了頭幾天的工作壓力,而且我們也預期到在整個展會舉辦期間能陸續見到我們的客戶,而不會都擠在第一天。每個客戶都很高興能再次來到這裏並能夠與藝術品接觸,這也反映在我們的銷售表現中。”她的同名畫廊銷售同樣火爆,韓國單色畫藝術家哈崇賢和樸棲甫的兩幅大型油畫作品均在20萬至30萬美元之間成交,女性藝術家康瑞璟的三件作品也都分別在2.5萬至5萬美元之間價位售出。

近期藝術界熱捧的加密貨幣和NFT作品很大程度上被氣質穩重的弗里茲紐約藝博會繞開,但來自布宜諾斯艾利斯的Barro畫廊帶來的裝置作品還是或多或少地回應了這個熱門的話題。阿根廷裝置藝術家Agustina Woodgate帶來了“Don’t Trust. Verify(不信任。驗證)”(2021年)的項目,作品名稱正是來源於一句加密貨幣的口號,認為任何人都可能是非物質收藏的威脅。Woodgate帶來了一台改裝過的自動取款機(Automated Teller Machine,簡稱ATM)並將其更名為“自動藝術經銷機”(Automatic Dealer Machine,簡稱ADM)。在插入一張銀行借記卡後,機器會自動從卡內扣除100美元,然後生產出一張磨光了原鈔票上肖像和風景的美鈔。經過一番“藝術增值”加工後,一張平平無奇的鈔票瞬間變成一件藝術品,畫廊方面介紹認為,這個項目在試圖探討“破壞現實貨幣作為流通媒介”的可能。

“衛星”藝術活動的堅持

重新開放的實體藝博會同時也喚活了更多的“衛星”藝術活動。儘管紐約已經逐漸放寬對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旅行和活動限製,但與以往“弗里茲周”相比,此次藝博會帶動的相關藝術事件總體縮水不少,城市中舉辦的小型藝術活動和藝術集市也大大減少。但比利時藝術品交易商Gregoire Vogelsang發起的Cube藝博會卻設法相應調整了活動,以便配合“弗里茲周”的日程,在曼哈頓的大街小巷中提供融合現實和虛擬的藝術體驗。

在整整的一週時間里,由40位知名藝術家和新興藝術家創作的100多幅作品在全市的100多個自助服務亭、報攤、公交車站和廣告牌上展出,這被稱為“世界上最大的公共藝術博覽會”。此次活動的主舞台是時代廣場中心的一塊12000平方英呎的廣告牌。該廣告牌輪換播放各位藝術家的作品,包括多倫多藝術家Laura Jane Petelko等的作品,他在日益數字化的世界中探索有關隔離和自然的主題。

(作者:梁信 編輯:洪曉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