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了了!美國病毒學者呼籲拉黑攻擊武漢實驗室的美國媒體
2021年05月14日09:08

  原標題:忍不了了!美國病毒學者呼籲拉黑攻擊武漢實驗室的美國媒體 

  我們都知道,就在世界上許多主流的科學家努力探尋著新冠病毒到底源自哪種動物之時,美國一些極端的右翼保守派和反華政治勢力,卻在拚命地編造陰謀論,想把新冠病毒的來源推卸給中國,以轉移美國國內因防疫不利而導致數十萬人死亡的矛盾。哪怕是之前世界衛生組織組織專家來中國進行了深入的溯源研究工作,排除了所謂的新冠病毒實驗室泄露或製造的可能性,這些美國國內的極端勢力仍不甘心。

  而這兩天,這些拚命想將新冠病毒說成是“中國製造”的美國人,又上演了更為荒誕與瘋狂的一幕:他們居然開始攻擊起一直在為美國辛苦操持防疫工作的著名傳染病學專家福奇,甚至說出了新冠病毒是福奇和他領導過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掏錢幫中國製造出來的魔幻論調!

  一些清楚此事真相的美國學者,也已經被美國輿論場上這種幾乎癲狂的“反智”反華炒作給噁心得夠嗆,有病毒學者正呼籲有良知的病毒學者都去抵製那些傳播反智反科學的媒體和媒體人。

  在美國當地時間週二,一直在炒作新冠病毒是“中國製造”這一陰謀論的美國共和黨政客蘭德·保羅,就在一場美國國會參議員的聽證會上對福奇“發難”,指控福奇通過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把美國納稅人的錢用來資助了與武漢病毒所有合作關係的研究機構,而且研究的項目還涉及把病毒進行“變異”。

  保羅由此宣稱,福奇等於是在用美國人的錢給中國進行“超級病毒”研究,並稱這最終“導致”了如今這場疫情。

  福奇當然也在反駁保羅,斥責他的說法是“完全錯誤和失實”的。可每當福奇準備進一步澄清保羅的陰謀論時,保羅就會立刻打斷這位資深學者的發言並拋出更多荒謬的陰謀論攻擊他,不給福奇任何開口的機會,直到整段發言時間結束。

  結果,一位美國最資深的傳染病學專家,就這樣被一個政治流氓給“整”得“有理說不出”,顯得好像是“理虧”了一般…….

  (圖為福奇)

  (圖為蘭德·保羅)

  在美國右翼保守派和反華勢力將病毒推鍋給中國的瘋狂舉動中,被“反噬”的美國優秀科學家並不只有福奇一人。

  就在福奇遭到保羅這番政治“批鬥”的幾天前,美國一名右翼保守派媒體人也撰寫了一篇在美國輿論場上引起強烈關注的文章,誣陷另一位美國科學家在幫中國“製造”新冠病毒。

  這位被攻擊的美國科學家叫拉爾夫·巴里克 (Ralph Baric),是研究冠狀病毒方面非常資深的學術大牛。

  (圖為巴里克)

  他又是怎麼被誣陷的呢?原來,那名右翼保守派媒體人宣稱,巴里克曾與武漢病毒所的科學家石正麗進行過“危險”的病毒“增強”實驗,並在2015年時合作發表過一篇論文,其中提到他們把中華菊頭蝠身上一種名為RsSHC014的冠狀病毒,與當年的非典SARS病毒進行了“雜交”,然後發現雜交後的病毒可以被人類細胞感染了。

  由此,這名右翼媒體人便宣稱巴里克和石正麗在武漢病毒所進行著危險的病毒改造和增強實驗,並稱新冠病毒的“潘多拉魔盒”很可能就是這樣被打開的。他還以此要求對武漢病毒所進行“全面調查”,甚至攻擊那些將說病毒不可能來自實驗室的主流科學家是在逃避他發現的這些“事實”,是“差勁的科學家”。

  對了,我們前面提到的那個批鬥福奇的美國共和黨政客蘭德·保羅,他污衊福奇幫中國“製造”新冠病毒的那些說辭,有不少也是來自這篇文章的。因為巴里克的不少科研經費是福奇曾經執掌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NIH)提供的。

  (圖為美國右翼保守派媒體人Nicholas Wade撰寫的那篇宣稱新冠病毒是美國科學家與武漢實驗室一起製造出來的陰謀論文章)

  然而,石正麗與巴里克合作的真相卻並非如此。

  首先,許多國際上的主流學者,包括參與或瞭解當年巴里克與石正麗等人那項研究的人,都已經多次表明當年被雜交後用於研究的冠狀病毒,並不是導致如今新冠肺炎的病毒,因為他們的毒株完全不同。另外,新冠病毒也沒有被人工改造的痕跡。

  (截圖來自美國相關媒體對此事的澄清)

  其次,從當年論文的介紹來看,石正麗在那次實驗中其實只是提供了RsSHC014病毒的序列和質粒,這也是為何她在論文的作者中僅排在倒數第二位。更重要的是,當年研究中心最核心的將兩種冠狀病毒進行“雜交”的過程,也根本不是在武漢實驗室進行的,而是在巴里克來自的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大學的實驗室進行的。就連該校當年自己發佈的關於此事的資訊上,說的也是該校的研究人員發現了這種冠狀病毒有傳染人可能的,而不是武漢病毒實驗室。對實驗進行審批的,也是該校的生化安全監管機構。

  (截圖來自當年的論文原文以及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大學的相關資訊)

  再次,石正麗等中國科學家會選擇與巴里克等美國科學家合作,絕非是為了製造什麼“超級病毒”。作為研究冠狀病毒領域的資深學術大牛,巴里克其實很早就與中國的科研機構在非典SARS病毒上展開了合作,因為大家都希望通過儘早發現有傳染人類潛能的冠狀病毒,避免下一場非典疫情的來臨。所以,當年的那次實驗根本沒有陰謀論者說得那麼“邪乎”:由於石正麗在中國菊頭蝠上發現的那種RsSHC014冠狀病毒,與非典SARS病毒的基因相似性很高,於是巴里克等人希望研究這種病毒是否對人類有潛在的傳染性,好及早發出預警。於是,他們便通過實驗將這種病毒與SARS病毒進行了“雜交”,發現這種雜交後的病毒可以感染人體肺部細胞,由此驗證了RsSHC014這種冠狀病毒以及攜帶這種病毒的蝙蝠的危險性,需要引起人類的警惕。

  (截圖來自當年的論文原文)

  可悲哀的是,不僅這些科學家當年發出的預警沒有引起全世界的重視,而且發出警報的他們反而還被污衊成了“製造病毒”的人。而武漢病毒所還為當年真正進行了那場病毒“雜交”實驗的美國北卡羅萊納州大學,“背”了一口“製造病毒”的黑鍋。這可真是天大的笑話了……

  其實,一些清楚此事真相的美國學者,也已經被美國輿論場上這種幾乎癲狂的“反智”反華炒作給噁心得夠嗆了。

  比如,一位來自美國猶他大學的病毒學者就在呼籲有良知的病毒學者都去抵製那些傳播反智反科學的媒體和媒體人。他還特別點名了美國的《華盛頓郵報》,呼籲人們不要和任何來自該報的人有接觸,因為該報的右翼保守派記者Josh Rogin一直在散佈各種攻擊武漢實驗室的陰謀論,騷擾反對他這種觀點的學者,甚至還在跟著蘭德·保羅這樣的右翼保守派政客一起圍攻福奇。

  “他的一切言行似乎都是服務於讓美國對中國開戰這個目的”,這些學者寫道。

  曾經來中國武漢進行過病毒溯源研究、並多次公開駁斥病毒來自武漢實驗室這一陰謀論的英國病毒學家Peter Daszak則跟帖補充說,Josh Rogin這麼做還有錢的原因,因為他最近在賣一本他新寫的書,內容也是煽動美中對立的。

  可問題是,這些清楚實情的學者並不掌握輿論。而真正掌握美國乃至西方輿論的,反而大多是些跳樑小醜。

  這不,法國《觀點報》的反華記者Jeremy Flores此刻就在攻擊前面這些不滿於輿論越發“反智”的學者,說科學家不應該因為不認同別人觀點就去拉黑別人。

  一個滿嘴謊言的反華喉舌,都敢去教育科學家該怎麼做了…….

  也罷,就讓這些輿論小醜繼續鬧下去吧。畢竟,中國的網絡上也一直存在著宣稱新冠病毒是美國製造的說法,甚至於一些聲音還認為新冠病毒是拿走了石正麗的冠狀病毒的巴里克,在美國的實驗室研發出來的——與美國極端右翼保守派炒作的那套武漢陰謀論正好相反。

  所以,這些小醜越鬧,越去攻擊福奇,攻擊巴里克,說這些美國科學家幫中國研發了新冠病毒,就越會讓中國國內的這些認定是美國與新冠病毒的製造脫不了干係的聲音被不斷加強,

  你們既然玩弄“魔法”,那迎接你們的也只有“魔法”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