驟然“變天”:疫情暴發下的印度手機市場
2021年05月14日00:33

原標題:驟然“變天”:疫情暴發下的印度手機市場

多家第三方機構統計顯示,2020年印度智能機市場首次出現全年出貨量下滑表現。在今年的不確定性之下,一些中小產業鏈廠商決定離開這個市場,而大廠依然在積極推動業務部署。

自2016年開始,李立就常年駐紮印度,但如今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他已經有超過一年時間沒待在當地。

李立原本是一名主營電子產品的渠道商,只是自去年開始,他便應勢調整策略,陸續推出了不少主營日常消費品及配送的平台。就在這周,他又發佈了一系列新平台計劃,並且大幅調整產品結構。

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原本電子產品在公司銷售的佔比是100%,但今年他計劃對電子產品以清庫存為主要策略,佔比預估只在20%,賸餘全部為生活日常用品的銷售。“手機銷售的體量其實沒有急劇下滑,只是我們自己做了這些銷售調整。”李立補充道。

即便大盤尚沒有大幅下滑,但多家第三方機構統計顯示,2020年印度這個全球第二大智能機市場首次出現全年出貨量下滑表現。多名機構人士向記者表示,預估今年第二季度,印度市場出貨仍將有下滑態勢。

回顧來看,實際上2020年對於手機產業鏈來說並沒有那麼難,出貨量下滑的核心主要在於缺貨而非消費力變化,一些產業鏈人士向記者確認,去年實際上在印度屬於“躺賺”。但今年的不確定性之下,一些中小產業鏈廠商已經決定離開這個市場,當然,大廠依然在積極推動業務部署。

只是這一年之間,從一窩蜂積極規劃建廠到部分撤離,印度智能機市場徹底變了模樣。

疫情蔓延進入產業鏈

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正在印度快速蔓延,當然也包括駐紮在當地的眾多手機產業鏈工廠,這或多或少會對工廠的正常運轉帶來影響。

受關注度最高的當屬富士康母公司鴻海的動態。近日有消息稱,鴻海在印度一家專為Apple代工的工廠中,有十名中國工程師確診被感染新冠肺炎。隨後鴻海科技集團發表聲明確認了有中國籍員工確診一事,公司稱,已安排治療並完成環境消毒,該廠區目前仍維持營運狀態。

病例蔓延對手機產業鏈帶來的影響是多元的:生產層面,若沒有在工廠內大規模暴發,則只是短暫影響到幾天的生產進度;供應鏈層面,由於海關政策等舉措,實際上目前印度手機產業鏈持續處在部分元器件短缺的條件下;物流層面,城市或邦之間的封鎖勢必將影響到消費時間和運輸能力。更重要的可能還在於宏觀經濟波動對印度人民消費能力的影響。

Counterpoint高級分析師Prachir Singh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分析,“隨著新冠肺炎病例的增加,我們看到4月份印度智能機的需求和出貨量都在下降。我們判斷,2021年第二季度的總出貨量可能會(與我們之前的估計相比)下降25%以上。”

不過他也指出,去年的表現顯示出,印度智能機市場十分具有彈性,因此預估在後續的節慶期間,印度市場有望得到複蘇。“總體而言,我們相信市場出貨量將達到1.68億-1.73億部。”

Canalys分析師Sanyam Chaurasia則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從現在起至一個月後,地方當局可以允許商店每天營業3-4個小時,即使是非必需品和在線送貨也可以在較好預防的情況下正常運營。在這種情況下,智能手機的銷售仍然可能發生,消費者基於在線教育等考慮,仍然可以進行購買。”

他續稱,由於馬哈拉施特拉邦和德里是印度最大的市場,基於目前封鎖等舉措帶來的干擾,預估會對整體市場有約15%-20%的影響。

Sanyam向記者分析,由於供應短缺、盧比貶值、遠程需求帶動,終端的漲價已經開始。“小米是印度市場上利潤率最低的智能手機廠商,它已經將Redmi Note 10基礎的4+64 GB機型售價從11,999盧比提高到12,499盧比。這是小米在200美元以下價位的銷量推動力之一。”

他進而指出,手機芯片的短缺並沒有汽車電子嚴重,但電源管理芯片和顯示驅動芯片無疑依然緊缺,這將影響到整體的終端生產進度。

“不過今年和去年的情況大不相同。在去年,印度採取了2個月完全封鎖,其中經濟活動和生產生活基本停滯,但今年並沒有採取這麼徹底的舉措。因此我們認為,今年第二季度不會比去年同期(下滑)表現那麼陡峭。”Sanyam認為,假若第二季度印度智能機出貨量原本在3500萬-4000萬部,那麼目前預估可能會減少到3000萬部。

另據天風國際分析師郭明錤在近日的研報中指出,其最新調查顯示,印度的新冠疫情暴發對短期內Android手機需求有負面影響。目前,Samsung、OPPO、vivo、小米均已下調2021年第二季度的印度市場訂單約10%-20%。

大廠抱團小廠退出

“不確定性”成為了談及印度市場,產業鏈人士共同的認知。

“因為原有的手機渠道都集中在線下店,但是線下店需要的人太多,接觸性太強,我就降低了相關投入。”李立告訴記者,在去年3月,他就已經把線下渠道大幅度裁員,只留下了如今的線上渠道團隊,目前並沒有進行進一步人員變動。

“從客單價來說,因為去年我有意調整了對電子產品的銷售,所以單價在下滑,不過我開始側重在生活必需品銷售,因此這部分客單價反而是上升了,因為這是短缺用品,沒必要拉低價格。”李立如是解釋道。

這背後還有政策因素影響。有消息稱,印度暫停批準從中國進口WiFi模組已有數月之久,這導致美國電腦製造商戴爾和惠普以及中國公司小米、OPPO、vivo、聯想等公司推遲了在印度市場的產品發佈。

李立向記者確認了這一點。“我們得到印度方面的消息是,對電子產品的物流清關會有影響,且如果印度疫情擴散,有可能跟去年一樣禁止運輸電子產品,只允許對生活必需品開放運輸,所以我選擇暫時切換品類。”

Canalys分析師Sanyam也向記者指出,與去年不同的是,向印度進口任何商品都將非常具有挑戰性,因為認證審批程式需要大約3個月的時間,並且將收取22%的關稅。

作為手機產業鏈廠商來說,可能需要更加“殺伐果斷”一些。張新就是選擇暫時退出印度市場的一員。

“去年因為一直缺貨,很多廠商都追著我要設備,我原本預估這樣高漲的需求,我的業務可能會有翻番的增長,但最後去年大約銷售是提升了40%,遠不及預期。”他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好在,當地民族情緒帶來的影響已經在逐漸消弭。從長線來說,中國手機品牌在印度市場依然十分具備競爭力。

Prachir告訴記者,據Counterpoint最新預計,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中國品牌占印度整體市場出貨量的75%以上,相信這一趨勢將繼續下去。“物有所值的產品、有競爭力的定價和激進的渠道戰略一直是中國品牌在印度智能手機市場佔據主導地位的主要原因。”

“去年因為一直缺貨引發漲價,我們基本可以說是‘躺賺’。”一名負責印度業務的手機廠商內部人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但今年會十分擔心疫情持續下去,對當地人消費能力的影響。

“據我瞭解,目前撤離印度的量挺大的。”李立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不過這可能也跟公司體量有關,因為在印度部署的中小公司數量繁多,因此他們的撤離顯得“撤退”量較大,但是如OPPO、小米、富士康等大廠肯定會繼續“扛”下去。

“因為民營的中小產業鏈廠商在這段時間如果生扛著,會比較痛苦,虧損很大。其實也不只是疫情的因素,還包括政策、關稅等方面的不確定性。”他認為,即便中小廠商離開了,但是在印度的大廠們應該可以接棒這些生意繼續維持下去。

隨著近些年來主流手機大廠在全球範圍內“補缺”式部署,張新如今的目光早已轉向其他海外市場,比如越南、日本和歐洲諸國。

“我原計劃今年5月份去越南新建設備廠,不過因為手頭的其他擴張事情被推遲了,目前還沒有部署,但已經在計劃之內。”張新向記者指出,今年3月,他的團隊已經在日本開拓了新的市場動作。

(作者:駱軼琪 編輯:李清宇)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