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亞迪“廣告門”謎團告破丨“雙面李鬼”如何設下連環陷阱?
2021年05月14日21:25

原標題:比亞迪“廣告門”謎團告破丨“雙面李鬼”如何設下連環陷阱?

當初的謊言,被一一揭穿。

2021年4月29日,上海市奉賢區人民法院公佈了一則執行裁定書:經窮盡財產調查措施,本案被執行人上海雨鴻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暫無財產可供執行,故無繼續執行的條件,應終結本次執行程式。

上海雨鴻曾被牽扯在2018年鬧得沸沸揚揚的比亞迪“廣告門”事件之中,如今已經基本走上破產邊緣。比亞迪“廣告門”的核心人物李娟,也已於2019年12月31日被判以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

據法院裁決書,李娟未經比亞迪公司許可,擅自設立“上海比亞迪電動車有限公司市場推廣部辦公室”並自稱負責人,使用私刻印章與幾十家廣告商簽訂比亞迪品牌廣告推廣合同,未付的款項都高達2.47億。此外,李娟還冒用比亞迪的名義,許諾高息回報,以向與比亞迪品牌有關的廣告項目墊資等為名,誘騙上海霜陽、上海睿思哲等在內的公司錢款1.75億。

2019年12月31日,李娟被上海市浦東新區人民法院以合同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1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沒收財產人民幣500萬元,已查封的房產予以折價後發還被害單位。

幾年過去,“廣告門”事件的真相已經基本上揭曉。李娟是如何一步步設下巨大的商業陷阱?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於2018年7月發佈的特稿《比亞迪“廣告門”事件發酵:跨越5000萬到120萬的“陷阱”》對這一事件曾進行了詳細地報導,以下為當時報導原文。

2018年7月,一個曆時3年、總金額或達11億元的離奇廣告代理事件,將比亞迪推向風口浪尖。

儘管目前公安部門已經介入調查,關鍵人物李娟也已被警方控制,但同時聲稱為受害方的比亞迪和廣告供應商們,各執一詞,事件的真相仍舊撲朔迷離。

2018年7月16日上午,比亞迪股份有限公司(002594.SZ)發佈澄清公告,對近日引發廣泛關注的巨額廣告代理事件發表回應。

比亞迪表示,李娟及網傳的“陳振宇”非比亞迪在職或離職員工,也不是比亞迪董事、監事或高級管理人員,李娟以比亞迪及上海比亞迪電動車有限公司名義對外簽署的合同所用印章系偽造。李娟冒用比亞迪員工身份、使用偽造印章對外簽署合同,已涉嫌犯罪,比亞迪已就上述事項向警方報案,警方已介入調查,目前李娟已被警方採取強製措施。

這是比亞迪官方近期第四次為該事件發聲,與前三次在微博或官網發佈相關聲明時強調“比亞迪均不知情,與比亞迪無關”不同的是,比亞迪此次發佈的公告並未出現“不知情”相關表述。比亞迪表示,作為受害方將與各方積極配合警方調查,依法維護自身權益。

同時,比亞迪官方微博告知函稱,願意與相關公司保持積極溝通,將根據警方對於相關事實和金額的核查認定,與相關公司共同商討合理的解決方案,並由該集團採購處總經理負責預約接待。

儘管如此,廣告供應商們堅持認為,比亞迪不可能完全“不知情”。2018年7月16日下午1點,比亞迪“廣告門”涉事方上海雨鴻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雨鴻)、上海競智廣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競智)等4家供應商聯合召開媒體發佈會,對比亞迪與廣告商合作糾紛事件情況進行說明。

幾位供應商聯合表示,據他們所知,目前涉及款項差不多11億,主要分為墊資和做活動兩部分。值得注意的是,雨鴻文化負責人汪曉婷也出現在了現場,並出示了一些雨鴻文化與比亞迪展開合作的證據。

競智廣告相關負責人則表示,李娟是自首的,並非比亞迪所說的報警並採取強製措施帶走。

2018年7月15日,上海雨鴻文化傳播有限公司通過官方微博發佈了一則“關於比亞迪廣告門事件的聲明”表示,由李娟以上海比亞迪電動車有限公司名義發包給雨鴻公司的廣告業務均屬比亞迪旗下真實業務,事中有比亞迪廣告部門及大區相關人員對接,事後有大量業務確認。

事件陷入“羅生門”

案件的核心人物李娟究竟是什麼身份,是解開重重謎團答案之關鍵。

2018年7月15日,比亞迪相關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目前可以肯定,李娟絕對不是比亞迪員工,李娟向廣告供應商稱其代表上海比亞迪電動車有限公司不是事實。

但在過去三年合作過的廣告供應商眼裡看來,李娟是上海比亞迪電動車有限公司的高層,代表比亞迪與供應商們商談廣告業務。

“她的真實名字叫李娟,但每次來比亞迪總部,都自稱是雨鴻廣告的汪曉婷,而對其他的供應商,她的身份則是上海比亞迪市場部總經理李娟。”2018年7月16日下午,一位接近比亞迪的人士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

三年來,在李娟的協助下,廣告供應商組織了多項活動,並有媒體對相關活動進行報導。這讓他們對李娟的身份深信不疑,在上海雨鴻的策劃下“比亞迪贊助阿森納”一事,則更讓廣告供應商們相信了李娟的身份。

值得注意的是,李娟如何被警方抓捕,雙方也各執一詞。按照比亞迪聲明的說法是合同詐騙涉嫌犯罪被警方關押。但競智廣告相關負責人則表示,李娟是自首的。有媒體報導稱,李娟因與上線陳振宇失聯,不堪被供應商追債而選擇報案,但報案未遂,最終以自己1200萬元房子來源不明為由自首。

但目前從各方得到的消息來看,李娟確實並非比亞迪員工。而按照李娟自己的說法,她只是在台前負責操作的“傀儡”,背後隱藏的操刀人是陳振宇。

根據此前有媒體公開的從匿名人士處得到了一份李娟所寫的《上海比亞迪情況說明》,陳振宇自稱為比亞迪集團隱形股東,並向集團副總裁李柯彙報。2018年7月16日,李柯向該媒體回應稱自己“遭騙子陷害”,並希望警方將李娟、陳振宇及部分背後有貓膩的廣告公司抓起來。

至此,該事件再度陷入羅生門。但究竟誰在說謊,仍難以分辨。簡單來看,三方的關係是,比亞迪被李娟盜用公司高管身份,偽造文件和公章並完全不知情;李娟被自稱為比亞迪隱形董事的陳振宇欺騙;而廣告供應商則被李娟欺騙,自掏腰包為比亞迪辦活動。

不過,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李娟的作案動機是什麼?此外,如果李娟真的進行了詐騙行為,這一詐騙行為的商業邏輯是什麼?她如何從中牟利?

有質疑認為,供應商給李娟提供了相應的回扣。但幾位廣告供應商負責人在2018年7月16日下午的發佈會上表示,幾個供應商都沒有給過李娟一分錢回扣,合同都是招標競標得來的,李娟的所謂詐騙是不存在的。

“在汽車圈,主機廠拖欠公關款很常見。這時候需要乙方先行墊資,有的甚至拖欠一兩年。”有公關公司高層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但這也無法解釋李娟能夠從中獲利。

一般來說,若甲方與乙方廣告公司簽訂廣告合同,甲方需付給廣告公司相關費用。該事件中,目前看起來更像是李娟作為中間人,廣告供應商為比亞迪辦活動,但墊付錢款的是廣告公司,按理說來這些錢款有廣告供應商直接支付給相關事宜處理者,並不會到李娟手上。

李娟如何通過詐騙謀財,有待警方進一步偵查結果。

比亞迪完全不知情?

事件迅速發酵的一個重要原因是,此前比亞迪堅決表示“完全不知情”。

2018年7月12日,比亞迪官方微博發佈一則《關於李娟等人冒用比亞迪名義開展相關業務的聲明》稱,自2017年5月起,李娟使用上海雨鴻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名義,以自有資源(廣告及活動)試用及免費使用為切入點,主動與比亞迪聯繫並開展免費廣告宣傳。

比亞迪表示,李娟冒用上海比亞迪電動車有限公司市場部總經理身份,偽造比亞迪多枚印章,以比亞迪名義,與多家單位及機構展開廣告宣傳類合作。比亞迪表示,對於上述事情比亞迪均不知情,事件也與比亞迪無關。

比亞迪強調,對李娟等人用偽造印章與相關公司簽署的合同等事宜,概不知情,也與該公司無關。

這一紙聲明,引起涉事另一方——廣告供應商們的強烈不滿。7月12日,上海競智發表一篇名為《人BY臉,天下無D》的微信文章將比亞迪形容為“一個老賴的誕生”。並表示,涉及此事件的廣告供應商多達數十家,被拖欠的廣告費用高達11億元,且至今已有3年,如此漫長的時間加上如此龐大的廣告費用,比亞迪方面不可能不知情。

廣告供應商們表示,今年5月比亞迪宣佈贊助英超足球俱樂部阿森納的活動,比亞迪不可能不知情。當時,針對與英超豪門阿森納的合作,比亞迪官方做了不少的宣傳。並且,比亞迪集團公關部部長李巍出席簽約並為活動站台。

但比亞迪在2018年7月12日發表的公告中表示,2018年4月,李娟使用上海雨鴻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名義,以資源贈送及優惠價格的方式,推進比亞迪與阿森納足球俱樂部之間的廣告宣傳。

2018年7月13日晚間,英超阿森納足球俱樂部發表聲明稱,根據比亞迪告知阿森納的信息,比亞迪相信其本身已成為一樁涉及諸多廣告協議的詐騙行為的受害方。

阿森納表示,2018年5月8日,俱樂部與比亞迪曾在阿聯酋航空足球場舉行儀式,共同宣告雙方正式結成合作夥伴關係;而此次事件亦涉及已啟動的這項合作。我們正在調查事件現況,並與此前參與啟動這項合作的比亞迪高層代表們共同商討此事。針對此次事件,俱樂部將不再發表更多評論。

負責推進該事件的正是上海雨鴻,其在2018年7月15日晚間發表的聲明表示,據阿森納官方聲明稱,比亞迪相信其已經成為一樁涉及諸多廣告協議的詐騙行為的受害方。但據悉,比亞迪截至目前僅僅以偽造公司印章罪向上海警方報案,並非其所稱詐騙罪。而且比亞迪報案系李娟在高壓之下自首以後。在警方尚未查明案件事實的情況下即向阿森納做出帶有武斷推斷的通告,且通告內容與其報案內容並不相符,存在誤導公眾之嫌疑。

2018年7月16日,上海雨鴻的負責人告訴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公司有比亞迪阿森納項目的代理授權文件。”並且,比亞迪簽約阿森納的往來郵件,其中qq郵箱為李娟操作,回覆她的是比亞迪使用的byd.com郵箱,這是比亞迪官方承認的郵箱域名。

2018年7月15日,一位比亞迪內部人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比亞迪與阿森納合作的項目確實存在,並且,比亞迪品牌及公關處總經理李巍確實出席了比亞迪與阿森納的簽約活動。我參與過該項目的評估,但項目的前期是如何導入的、和李娟有什麼關係,這些完全不知情。”

值得注意的是,比亞迪就詐騙一事發表第一份聲明則是在2018年6月13日。不過,在2018年7月12日事件爆發之後,比亞迪才刪除了所有微博中關於阿森納的相關內容。

另外,有廣告供應商質疑,比亞迪在2018年5月底發現端倪,為何不採取任何行動,2018年6月20日李娟仍繼續以上海比亞迪總經理的身份與廣告商開展合作。

比亞迪是否知情、具體知情到什麼程度,將影響事件的下一步走向。並且,比亞迪作為上市公司,將影響投資人對比亞迪的判斷。2018年7月16日,比亞迪收盤價43.95元,下跌4.35%。

儘管在比亞迪官方微博告知函稱,將根據警方對於相關事實和金額的核查認定,與相關公司共同商討合理的解決方案,並由該集團採購處總經理負責預約接待。但截至目前,記者瞭解到,對於相關事件孰真孰假,廣告供應商與比亞迪仍未達成認同。

簽約阿森納的“連環局”

問題的關鍵是,比亞迪和阿森納的簽約金額究竟是多少?而在此前,出現了120萬和5000萬兩個數字。

2018年7月16日,一位接近比亞迪的人士在接受21世經濟報導記者採訪時明確表示,和阿森納合作金額確實是5000萬,但是李娟給比亞迪的報價是120萬。

如此大的落差的確讓人大跌眼鏡。“實際情況是,李娟和上海雨鴻花了5000萬跟阿森納簽了合同,蓋的章是假的比亞迪公司的章。同時,李娟和上海雨鴻跟比亞迪簽的是120萬的合同。真實的比亞迪只對接上海雨鴻,比亞迪給上海雨鴻錢,上海雨鴻給阿森納錢。但後來比亞迪瞭解到,李娟用假的比亞迪股份的公章,和阿森納簽的合同,而且金額是5000萬。”上述人士進一步表示。

但與一個世界頂級足球俱樂部、兩個賽季120萬的合同費用,明顯和市場行情不符,但比亞迪選擇相信並派公司高管李巍出席簽約,這似乎有些“匪夷所思”。

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120萬就能夠搞定與頂級足球俱樂部兩個賽季的合作,比亞迪難道對此沒有懷疑嗎?

對此,上述接近比亞迪的人士進一步告訴記者,“李娟這樣解釋,原來的合作方臨時退出,所以位置空出來了,有一個臨時的漏。因此價格是60萬一個賽季,兩個賽季120萬。”

該人士同時透露,比亞迪察覺到“騙局”大概是在2018年5月左右。那麼,“雙面”李娟到底是如何做局的,又如何掙錢?為什麼這樣一個“騙局”可以越做越大,直到高達11億才被發現?

“她拿比亞迪背書,去融資,承諾高利息和居間費用,最後錢都流向雨鴻。”上述知情人士說出了李娟做局的核心。按照這位知情人士的說法,心思縝密、“膽大包天”、甚至幹了一票大的就想“跑路”的李娟布下的是一個連環騙局。

(作者:左茂軒 編輯:張若思)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