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財經:美國不負責任的貨幣政策造成全球通脹風險
2021年05月14日00:32

  原標題:美國不負責任的貨幣政策造成全球通脹風險

  本週,中美公佈了各自4月的價格指數數據,引發了人們對通脹的關注,全球市場也作出了震動性的反應。

  中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生產國,主要挑戰來自PPI,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消費國主要挑戰來自CPI。數據顯示,4月份中國PPI同比上漲6.8%,創三年半新高,CPI同比上漲0.9%,相對溫和。實際上,5月份以來,國際國內大宗商品價格繼續上升,生產領域價格會持續上漲,對中國製造業向市場傳導成本壓力構成了一定挑戰。

  4月份美國CPI同比大增4.2%,超出3.6%的市場預期水平,增速創2008年9月以來新高;環比增長0.8%,創2008年6月以來最高。即使剔除波動性較大的食品和能源,美國4月核心CPI同比也是大增3%,高於市場預期的2.3%;環比增長0.92%,創1981年以來的最大增幅。

  推動美國CPI大漲的主要動力是能源價格和服務價格上漲。服務價格同比飆升4.4%,是自1991年以來的最高水平,最大貢獻來自二手車和卡車價格上漲,過去12個月裡上漲了10%。4月美國ISM製造業PMI數據為60.70,不及預期的65.0,前值為64.7。與中國製造業具有一定的全產業鏈優勢不同,美國製造業可能需要進口更多中間品,進而導致供應鏈中斷或者存在瓶頸。

  我們可以看到一些國家在經濟複蘇期間面臨的系統性紊亂以及由此放大的通脹效應。由於各國疫情狀況不同,經濟複蘇程度也是高度本地化的,因而各國應對疫情衝擊的經濟政策也和次貸危機後全球協調一致有所不同。從去年至今,在疫情中逐步恢復經濟的主要經濟體是中美兩國。

  中國主要通過加強投資刺激生產,美國則採取扶持消費的財政政策。兩國同時採取了相應的貨幣政策工具,且都在一定程度上出現了樓市過熱的問題。不同的是,中國現在面臨國內促生產、出口旺盛以及美元氾濫等多重因素導致的PPI快速上升,美國則因為就業、生產滯後於需求,以及商品價格上漲、供應鏈不暢等產生通脹壓力。

  此前,中美兩國具有互補性的經濟關係。現在,這種互補關係因為貿易摩擦而被破壞,由此產生對美國經濟負面影響,尤其是當下美國面臨通脹壓力的時候。

  這是因為,中國正承受著一定程度的輸入性通脹壓力,製造業成本有所上升。由於其他國家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製,訂單大規模向中國集中,使得中國製造在短期內具有不可替代性,這會使中國出口商更容易向客戶轉移成本,從而抬高價格。現在有一種錯誤論調,指責中國向世界輸出通脹,但我們必須澄清,根本原因是美國不負責任的貨幣政策造成的全球通脹風險。

  美國正在進口更多的中國商品,也就意味著面臨輸入通脹的壓力。不僅僅是商品漲價,航運費用也在大幅提高。與此同時,美國政府針對中國一些商品加征關稅的舉措,也提高了進口中國商品的成本,某些進口限製措施也會製約美國供應鏈的恢復,因為其他國家的生產尚未恢復,無法進口中國製造的替代品。

  隨著美國經濟加快恢復進程,美國對中國採取的一系列貿易措施將對自己產生越來越大的危害。如果考慮到美國樓市過度繁榮以及房價上漲最終會推高租金價格並影響到未來的CPI,美國政府防通脹的壓力或將加大。因此,當前美國政府或許很想與中國進行貿易談判,討論各自取消加征關稅的做法,但美國也可能想以此為籌碼在中國獲取新的好處。

  總之,處於破壞性的雙邊經濟關係以及缺乏溝通協調的貨幣政策最終給美國造成的影響或將大於中國。中國目前的壓力在於大宗商品價格的上漲以及需求潛在的回落之間的矛盾,4月份的金融數據顯示,M2增速下降3個百分點,社融增量不及市場預期,比上年同期少1.25萬億元。中國應該關注和防範多種影響通脹預期的因素聚集,製造一些“政策砂石”,讓投機者面臨更大的不確定性風險。

  對於美國,當前還不存在風險暴發或者貨幣政策轉向的可能,因此,我們面臨相對穩定的外部金融和貿易環境,製造業也在出口繁榮中獲得了產業鏈與效率的鞏固。應該抓住當前有利時機推動一些有利於化解結構性障礙的改革,做好自己的事情。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