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斯克“跑了”:機構離場散戶接盤多空博弈升級 誰在為比特幣過山車“買單”?
2021年05月14日05:00

  原標題:馬斯克“跑了”:機構離場散戶接盤多空博弈升級 誰在為比特幣過山車“買單”?

  一時激起千層浪。

  5月13日淩晨,特斯拉CEO馬斯克突然在社交媒體表示,因比特幣挖礦對化石燃料使用量增加的擔心,公司已暫停接受比特幣購買其車輛。

  受此影響,比特幣價格一度大跌逾17%,盤中跌破50000美元整數關口;此前暴漲的柴犬幣、狗狗幣跌幅也一度超過40%與12%。

  比特幣家園最新數據顯示,受加密數字資產大幅回調衝擊,過去24小時逾30萬人遭遇爆倉,約240億元人民幣財富“灰飛煙滅”。

  幣安中國區塊鏈研究院研究員張銘表示,特斯拉暫停比特幣付款嚴重打擊了投資者信心,加之此前高杠杆資金迅速離場避險,觸發了這輪比特幣大跌。

  “這讓金融市場再度見證加密數字資產的價格高波動性。”加密數字資產分析師Alex Krüger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指出。目前,特斯拉拒收比特幣的多米諾效應仍在發酵,一是越來越多投資機構意識到比特幣未來應用場景將大幅收窄,調低其估值;二是眾多資管機構將比特幣視為純粹的投資工具,逢高減持獲利的情緒增加,未來比特幣價格波動性將持續加大。

  記者還瞭解到,此前追逐馬斯克買入比特幣的華爾街對衝基金紛紛結清頭寸離場。

  不過,市場總有火中取栗者。

  在比特幣跌破50000美元後,不少散戶湧入抄底,比特幣跌幅收窄至11%左右,交易價格重回51000美元左右。

  “但是,市場格局因特斯拉拒收比特幣已出現重大改變。”Alex Krüger認為。相比年初華爾街投資機構爭相湧入比特幣,如今他們正考慮逢高套現離場。究其原因,一是美國通脹壓力升溫,美聯儲提前收緊貨幣政策幾率大增,機構需削減高風險資產避險;二是近日美國證監會SEC向持有比特幣期貨的共同基金投資者發出警告,監管部門對加密數字資產金融創新持謹慎態度。

  “投資機構希望加密數字資產金融創新帶動新資本入場的算盤或將落空。”一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直言。目前,華爾街對衝基金不再願意等待比特幣站上8萬美元,而是擇機逢高減持套現。

  多位加密數字資產業內人士看來,今年2月馬斯克宣佈特斯拉將接受比特幣作為車輛購買付款工具,是推動比特幣價格從2萬美元快速飆漲至6萬美元的重要催化劑。

  “馬斯克的帶貨效應徹底改變了資本市場對加密數字資產的印象,吸引華爾街投資機構看好比特幣應用場景的擴大,紛紛入場。”一位加密數字資產交易所人士說。但如今,特斯拉突然宣佈拒收比特幣,徹底打亂了機構看好比特幣的投資邏輯。目前,對衝基金已經大幅調低了比特幣未來應用場景,選擇集體拋售避險。

  “尤其在馬斯克宣佈特斯拉拒收比特幣後的一小時內,比特幣價格跳水上萬美元,可見機構拋盤猛烈程度。”加密數字資產交易所人士指出。

  馬斯克這一方操作,眾多加密數字資產投資者質疑他涉嫌炒作獲利。

  此前特斯拉發佈一季度財報顯示,特斯拉在2月份斥資15億美元購買比特幣,並通過出售獲得2.72億美元現金。鑒於一季度末公司資產負債表裡的加密數字資產價值為13.31億美元,特斯拉在一季度通過交易比特幣淨賺約1億美元。

  上述加密數字資產交易所人士透露,考慮到特斯拉持有比特幣的成本在2萬美元左右,如今特斯拉未拋售的比特幣頭寸浮盈仍超過7億美元,足以支撐其在未來持續交出靚麗財務業績。

  值得注意的是,一季度特斯拉買賣比特幣所賺取的約1億美元,已占到當季特斯拉整體利潤的25%。

  “這激發了眾多投資者的不滿,因為特斯拉仍坐擁數億美元浮盈的同時,眾多散戶卻因價格劇烈下跌遭遇爆倉。”Alex Krüger透露。在5月13日比特幣大跌17%期間,眾多投資杠杆超過5倍的散戶投資者因未能及時追繳保證金而遭遇爆倉。

  在比特幣等加密數字資產遭遇大跌的同時,部分華爾街投資機構迅速完成了調倉,大舉拋售應用前景遇冷的比特幣,轉而加倉應用場景相對廣闊的以太幣,以太幣市值一度超過5000億美元。

  “不過,若美國通脹壓力升溫令美聯儲提前加息概率增加,即便以太幣擁有更強的應用場景安全墊效應,也很難逃脫機構的拋售潮。”上述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透露。華爾街對衝基金認為,加密數字資產與美聯儲提前加息幾率呈現極高的負相關性。當4月美國通脹升溫數據出爐後,金融市場對2022年底美聯儲加息幾率的預測從85%增至100%,大量對衝基金已開始無差別地拋售所有加密數字資產。

  值得注意的是,觸發5月13日比特幣等加密數字資產大幅回調的另一大因素,是監管部門對加密數字資產金融創新持謹慎態度。

  近日,美國證監會向持有比特幣期貨的共同基金投資者發出警告,雖然比特幣期貨衍生品越來越受歡迎,但它仍是基於一種“具有高度投機性”與“波動不確定性”的資產,且其進行交易的市場也監管較少。

  “比特幣期貨原先被視為可以對衝比特幣價格波動風險,但如今監管部門這番表態,大幅削弱了比特幣期貨的風險對衝效果。”前述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透露,結果是投資機構不敢再通過持有比特幣期貨的共同基金,或直接參與投資比特幣期貨以減低持倉價格波動風險,轉而選擇直接拋售套現。

  多位加密數字資產交易所人士看來,這在13日比特幣價格大跌期間展現得淋漓盡致,在4月美國CPI增速大幅超過市場預期,以及特斯拉拒收比特幣的雙重夾擊下,對衝基金不再買入比特幣期貨空頭頭寸對衝價格下跌風險,轉而直接拋售離場。

  這導致比特幣市場上演奇特景象,即早期入場的機構投資者紛紛離場,但新散戶資金卻在湧入抄底。

  “我們挺擔心新入場的散戶們可能成為最後的‘接盤俠’,因為加密數字資產市場的投資生態已發生重要變化,年初的‘眾星捧月’狀況已不複存在,轉而變成機構與散戶之間的多空博弈絞殺。”Alex Krüger直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