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龍物業欲上市 林億拉來萬物雲“戰投”
2021年05月13日17:32

  升龍物業欲上市,林億拉來萬物雲“戰投” | 起底隱形物企㉟

  樂居財經範慧茹發自鄭州

  在河南,胡葆森和建業不用多做解釋,路人皆知。而上海升龍在鄭州做得風生水起的那些年,曾與建業幾近齊名,老闆林億的發家故事,不少人也能說得上一些。

  而今戰略“南下”的上海升龍,在河南與建業已漸漸拉開了距離。不過,曾經斥資近千億元“押注”舊改的林億,做生意的眼光依然犀利。

  這一次他將目光瞄準了物管行業。有可能在資本市場,林億與胡葆森再來一次正面交鋒。

  近日,升龍投資集團旗下物業公司河南升龍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簡稱“升龍物業”)頻頻發生股東變更,輾轉騰挪後,背後的香港公司浮出水面。

  “升龍物業赴港上市”的猜想甚囂塵上,一般而言,物企赴港上市,除少數國企外,都會在上市前夕突擊成立香港公司以作赴港上市的平台。

  此番猜測並非空穴來風,去年10月底,在萬科的一次媒體交流會上,萬物雲掌舵人朱保全曾透露已與升龍投資集團達成戰略合作,雙方成立的物業合資公司加入了睿聯盟,萬物雲將積極支持其上市。

  “代持人”退場

  瞄準物業從收權開始。林億在收權前,升龍物業對外的官方介紹是升龍集團的下屬全資子公司,但根據工商信息所公佈的持股情況,升龍物業此前是由林江海和林章平各持股50%。

  那麼很大可能林江海和林章平是升龍物業的代持人。2020年12月19日,林億透露出收權之意,林江海和林章平兩人持股分別下降到了3%,升龍投資集團持股94%。

  林億通過持有升龍投資集團98%的股權,一舉成為升龍物業的實益擁有人和最大股東。與增持股份同步進行的還有注資行為,同一天,升龍物業的註冊資金從原本的600萬元增加到了1億元。

  一個月後,林江海和林章平將剩下的6%股權也轉給了升龍投資集團,升龍物業成為了升龍投資集團名副其實的全資子公司,林億擁有其98%權益。

  一系列的收權與注資完成後,2月2日,林億還將升龍物業的經營範圍進一步增擴到了除原本的“物業管理;住房租賃;非居住房地產租賃;停車場服務”以外的“餐飲服務”。

  打包旗下物業

  在基礎的框架調整之後,林億開啟了股權騰挪與引入境外公司的步伐。4月5日,升龍物業的直接控股股東,從升龍投資集團變更為廣州市萬盈物業服務有限公司(簡稱“萬盈物業”)。

  萬盈物業正是由升龍投資集團於去年11月份剛剛註冊成立的物業公司,萬盈物業的成立並非偶然,而是林億想要將升龍投資集團旗下的其他物業公司整合打包到一個平台的產物。

  今年4月初,萬盈物業陸續將升龍投資集團旗下的升龍物業、澤龍物業、尚錦物業、天瓴物業收歸麾下。打包完成後,升龍投資集團又將萬盈物業的控股權轉交給了萬盈物業發展(廣州)有限公司(簡稱“萬盈發展”)。

  這一步的股權騰挪也就使得升龍物業與境外香港公司ALPontosHKLimited(簡稱“ALPontos”)有了聯繫,萬盈發展背後的股東正是香港公司ALPontos,至此,升龍物業的上市架構初步形成。

  萬物雲預備戰投

  如果升龍物業得以進入上市物企之列,那麼升龍物業或將成為萬物雲“睿聯盟”旗下的首家上市物企,而萬物雲也將成為升龍物業的戰略股東。

  朱保全曾在接受媒體採訪時透露,“未來升龍物業上市,我(萬物雲)是它的戰略股東和科技服務商。”

  此言非虛,在去年10月31日的華東媒體交流會上,朱保全正式宣佈物業公司更名為“萬物雲”時就解釋,萬物雲與其他物業公司不再是競爭關係而是合作關係。

  “選擇做平台,必須開放,但開放的條件是價值觀一致。我們將聯手價值觀一致的合作夥伴,開始建立睿聯盟合作平台。”朱保全表示,萬物雲還會戰略投資睿聯盟成員企業並支持其上市。

  顯然升龍物業便是萬物雲支持的物企之一。在這場媒體交流會的前一天,萬物雲便與升龍投資集團達成戰略合作,還成立了合資公司加入睿聯盟。

  樂居財經翻閱工商變更信息,並未發現該合資公司成立的跡象,也就不排除在境外成立合資公司的可能,升龍物業的大股東香港公司ALPontos背後的自然人持股情況或成為答案。

  對於為何戰投升龍物業,朱保全曾直言,“升龍在地產開發領域不算最強、最知名的公司,但卻是做城市更新最強的公司。廣州有九條(城中)村交給升龍舊改。升龍不會做物業,所以想找人做物業,但是它又不想失去今天資本市場給物業的這份紅利。現在幫他梳理全套物業管理流程,我幫他找總經理,這個公司還是升龍物業......”

  千萬“蚊型”規模

  正如朱保全所說,升龍投資集團的強項是舊改,2005年,林億帶領升龍投資集團進軍鄭州,正是通過舊改打開了中原市場的局面。

  多年來,掌舵人林億扮演著“龍頭”角色,這貫穿了升龍發展的始終。根據公開資料,林億祖籍福建平潭,1999年,他於福建創辦升龍集團。

  取名“升龍”,源於林億早先經營的電梯品牌“升龍電梯”,早年的林億,主要從事工程和裝修生意,後來又做起了電梯業務。

  林億進入這行的領路人是利嘉集團的老闆陳隆基,從1993年開始,林億就跟著陳隆基做起了工程和電梯業務,並通這兩項業務,賺得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林億創辦的升龍集團一路發展至今,也曾有過年度銷售業績位列中國房企前50強的高光時刻,卻也伴隨著諸多爭議,升龍在鄭州、南京的多個項目曾負面纏身,業主維權頻頻。

  眼下,得到萬物雲戰投加持的升龍物業也並非高枕無憂,成立於2006年的升龍物業和大多數中小型物企一樣,面臨著規模掣肘。

  據升龍物業今年4月份發佈的官微信息顯示,其合同在管面積1000多萬平方米,業務範圍涵蓋鄭州、洛陽、濟源核心城區。在管面積與上市物企相比排名靠後,且較為倚重河南市場的佈局。

  在基礎的規模之外,升龍物業所涉超千起司法案件,也成為其資本道路上的隱憂。

  據企查查顯示,升龍物業共涉及1002起司法案件,其中以原告身份的案件占比89.42%,被告身份的案件占比8.48%。在眾多司法案件中,以物業服務合同糾紛為案由的案件達565起,多是升龍物業向業主追繳物業費。

  此外,升龍物業曾被法院納入被執行人高達7次,執行總金額超過8萬元;在2019年和2020年期間,升龍物業還受到行政處罰2次,罰款金額共計約5.8萬元。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