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北噩夢!四川小夥拒絕加入詐騙團夥被剁斷4根手指
2021年05月13日09:58

  原標題:緬北噩夢!四川小夥拒絕加入詐騙團夥被剁斷4根手指

  “給你三個選擇:要麼跟著我們搞電信詐騙,要麼家裡拿12萬元贖人,或者一根手指3萬元。”

  四川21歲小夥張某被網友以高薪工作誘騙至緬北,他不想當騙子,更不想連累家人,無奈地選擇了第三個。在數十人的圍觀中,被“鐵網友”一刀剁掉4根手指。

  5月上旬,記者在荊州市公安局沙市區分局,見到拿著“四級殘疾證”的張某,那隻僅剩大拇指的左手,無言地訴說著緬北噩夢。

  被網友騙到境外

  2月2日,沙市區居民李某被網上投資理財APP騙走93000元。荊州市公安局沙市區分局“打擊電詐犯罪集中攻堅專班”通過信息研判,李某的被騙錢款轉進張某名下的銀行卡。警方當即對其上網追逃。

  4月15日,鎖定張某在四川省瀘州市瀘縣出現後,民警迅速趕往,在當地警方配合下將其抓獲,並押解回荊。

  “手指都被他們砍斷了,還不放過我的銀行卡。”面對民警時,張某聲淚俱下。

  張某初一輟學踏入社會,自學計算機維護,一直在深圳打工,靠著勤勞的雙手,生活也算過得去。去年12月25日,張某認識兩年的網友雷某主動伸出“橄欖枝”:“我在雲南芒市開了一家互聯網公司,請你過來當網管,底薪8000元,還有五險一金。”

  兩人通過網絡遊戲相識,素未謀面,但經常交換遊戲賬號,張某認為這就是網友之間最大的信任。正是出於這種信任,12月31日,張某拿著雷某給他買的機票飛往雲南。

  按照雷某的指令,張某前往瑞麗一家旅館等待。1月2日下午4時許,一輛麵包車來酒店接他,駛向的不是有高薪工作的芒市,而是境外。

  被關“小黑屋”十多天

  麵包車中途停靠多個旅館,陸續上來7名年輕人,大家相顧無言。行駛一個多小時後,透過車窗看到外面的深山,張某心生疑惑。

  “這是去哪呀?” 一句話打破車內平靜。

  一開始沒人回答,張某又問了一句,鄰座一男子小聲告知:“已經偷渡出境到了緬甸。”張某意識到不對,準備打開車門,發現已被反鎖。

  中途分流換乘車輛,繼續行駛3個多小時,張某到達緬甸木姐,在一家酒店內和雷某第一次見面。“不到30歲,頭髮梳得油光水滑,旁邊還有2名隨從。”

  沒有任何交流,雷某直接收走張某身上的身份證、手機、銀行卡和隨身衣物,讓他在酒店裡等幾天。房間猶如“小黑屋”,門從外面反鎖,所有窗戶都被木板封堵,一日三餐定點送來。

  過了兩天,雷某帶著一名持槍壯漢,直接將躺在床上的張某摁倒在地,用槍抵著頭,逼問銀行卡密碼和手機支付密碼。得到回覆後,雷某開門見山:“我公司規模很大,有洗錢的、詐騙的,你想做什麼都可以。”

  被嚇懵的張某表示需要考慮。接下來的十多天,張某每天都在計劃逃跑,趁著深夜慢慢搖晃固定在窗戶上的木板。

  被網友雷某剁斷四指

  1月18日淩晨3時許,木板被成功拿下,張某縱身從二樓跳下。院牆就在眼前,翻過去就有機會逃走。就在這時,一陣急促的腳步聲被背後傳來,伴隨著幾聲怒吼,數名持槍大漢將張某圍住,戴上手銬押走。

  張某被帶到一個類似宿舍的地方,裡面住著很多持槍大漢,說著聽不懂的語言。

  當日上午10時許,雷某和兩名隨從趕來,跟幾名持槍大漢寒暄幾句後,便來到張某面前,面露凶相地說著:“給你三個選擇!一跟著我們搞電信詐騙發財,二是支付12萬元贖金,三是一根手指3萬元。”

  說完,把手機丟給張某。張某撥通父親的電話,說明事情來龍去脈。電話那頭的父親心急如焚,本就困難的家庭,短時間內根本無法籌集12萬元。

  “不想連累家人,更不想犯罪。”張某說,來到這邊每天都聽得到槍聲,人身安全根本得不到保障,即便交了贖金也不一定能回去。自己還年輕,不想被詐騙等違法犯罪毀了一生。“我只有選擇第三個。”

  一大漢過來摁住張某的左手臂,將手掌平鋪在一張木桌上。雷某接過旁人遞來的一把長約70公分的武士刀,舉過頭頂,手起刀落,一刀砍中張某左手的掌指關節處,頓時鮮血四濺,四根手指完全斷離。

  案件仍在深挖中

  “這一刀真狠!”說到此處,張某抬起左手,用僅剩的大拇指拭去眼角的落淚。

  張某說,當時沒有哭、沒有喊,整個人是一種很呆滯的狀態。旁邊圍著40多個人,有些人還在笑。

  手指被砍後,張某被雷某的隨從送往當地一個診所進行治療。當地醫療條件有限,沒有斷指接種技術,醫生只能縫針包紮。由於失血過多,張某再醒來時已是兩天后。沒想剛過一天,還沒等張某稍微恢復,1月21日下午4時許,他就被強行帶上一輛車,拖到弄島口岸邊境自首點。

  自首後,張某如願踏入國門,被送往隔離點。當地醫生和民警悉心照顧,張某傷情得到有效救治。隔離結束,張某回四川老家養傷,直到這次被荊州警方抓獲。

  民警介紹,居民李某被騙期間,張某正在雲南隔離,排除作案嫌疑,目前已無罪釋放,案件仍在深挖中。

  “不後悔當初的決定。”張某說,如果加入詐騙團夥,丟的不只是手指,而是整個人生和生命。經過幾個月的訓練,他已熟練掌握斷指後的計算機操作,以後只想努力工作,好好生活。

  湖北日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