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敬之:我為什麼寫“清史四書”?
2021年05月13日09:35

原標題:向敬之:我為什麼寫“清史四書”?

中新網福州5月13日電 (記者 林春茵)明清史學者、獨立書評人向敬之清史四書,即《大清定局》《明清破局》《康熙奇局》《雍正迷局》,近日由上海三聯書店出版。13日,在接受中新網記者專訪時,向敬之坦言,研究明清史,他試圖突破傳統民族曆史局限,探究明清社會秩序重建、吏治建設與社會發展。

  向敬之說,機緣巧合,五年前暑假妻兒回老家玩,他晚上在家無聊,搜索電視劇,如《朱元璋》《鄭和下西洋》《太祖秘史》《孝莊秘史》之類,本想休息下,結果讓寫了十多年文史書評的他來了興致,索性翻讀《明史》《清史稿》《清史列傳》,對照起來看,發現了一些出入。

  深讀下去,向敬之對明清曆史有了新的認知,“對照來看,各具特色”。由此他開始大量收集、購買、閱讀這方面的圖書,“有古人的,有今人的,有國人的,有海外的,有專著,有史料”,系統地看了孟森、蕭一山、蔡東藩、吳晗、鄭天挺、王鍾翰等前輩先賢的書。

  向敬之說,既要做這一方面的研究,關鍵在於掌握和理解第一手資料。明清實錄、起居注、硃批、奏疏、檔案、筆記、方誌等,成為他重點研讀的內容。

  向敬之選擇明清之際至康熙時期作為前期研究的主攻板塊。在寫作方式上,他採取結合大眾熟悉的明清曆史劇情節切入。

  “我既尊重曆史劇屬於文藝影視創作的事實,又堅持'小節不拘,大事不虛'的原則,對清史題材影視劇所涉及的曆史大事件,進行了有理有據、有趣有料的生動解讀。”向敬之說。

  向敬之試圖探究明清社會秩序重建、吏治建設與社會發展。向敬之用一種“曆史書寫”方式來說明清王朝,有朝堂之爭,有宮廷探秘,有真偽辨析,有褒揚貶斥,正評反批,直擊清史中最具戲劇性與轉折性事件,追尋細節,解析曆史中的隱秘,於細微處見曆史的真妙。

  三峽大學教授、北京大學明史博士胡丹評價說,向敬之所寫的明清史,細膩,爆發著細節的力量。

  他客觀讀史,有趣爆料,挖掘現場的背後史事,對明清之際及清朝前中期的公案、疑案,提出了新的主張。

  2018年,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與江蘇人民出版社分別推出了向敬之的《細說康熙》《明史不忍細看》。第二年,他的《清史不忍細讀》出版,引發業界關注。中國紀檢監察報推出評論文章《站穩人民立場,追尋曆史真實》,開篇說:“《清史不忍細讀》是明清史學者向敬之的又一部通俗作品,是一部人民曆史學的佳構。”

  此番面世的清史四書《大清定局》《明清破局》《康熙奇局》《雍正迷局》,近160萬字,是向敬之反複打磨出來的。

  為什麼寫這幾本書?向敬之沒有採用傳統的前言後記說明,只是在封面上以一段“宣傳”文字,作為作家的認識和理解:

  “從俘虜到反抗,從複仇到問鼎,從聰睿英明到殘暴鐵血,努爾哈赤玩足了稱臣又稱雄的障眼法。由偏安遼東,到入關逐鹿,到君臨天下,逆襲路上,皇太極、多爾袞、福臨的承襲與改變,內鬥與外爭,合作與博弈,妥協與親政……成功定鼎中原。”(《大清定局》)

  “良相難救時,國君死社稷。一個舊王朝的衰朽與覆滅,導致一大批有抱負、有追求、有熱情的儒家士子,捐棄虛幻的道德英雄主義,抓住一切政治改革的現實機會,協助另一個野蠻的征服者推行儒家道統與治統,縱然大節有虧,苟且偷生,飽受猜忌,道義上不安。”(《明清破局》)

  “如果沒有飽受爭議的孝莊力保,最初的傀儡康熙,未必能成為千古一帝。他是否真如後來所尊聖仁?諸多事蹟,多番纏鬥,都在為他的帝王人生註解。肇啟康乾盛世,繁榮的背後閉關鎖國,錯失良機,因為他只想虛構:自古得天下之正莫如我朝。”(《康熙奇局》)

  “若無夏日炎炎,春華之後哪有秋實?孰忠孰奸,孰能孰庸,孰正孰邪,孰是孰非。千秋功過任憑說,萬般追求各紛紜。雍正所得煌煌事功、滾滾罵名,有趕超康熙的勤政玩命,有自證清白的淩厲寡情,也有兒子乾隆的添油加醋……”(《雍正迷局》)

  這套書由鳳凰壹力策劃推出。向敬之透露,實際策劃人為譯林出版社老社長、鳳凰壹力董事長顧愛彬先生。

  向敬之坦言,他曾供職於出版社,對顧愛彬敬仰不已。“幾次搬家,丟了不少書,但譯林的書一直留著,放在書架醒目的位置。這次能得到這樣一位出版大家扶持,也是我最大的幸運。”(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