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滬惠保”15天參保人數超500萬
2021年05月12日00:13

原標題:“滬惠保”15天參保人數超500萬

從4月27日到5月10日,從0到500萬,上海市民專屬的惠民保險“滬惠保”上線以來“一滬百應”,迅速“漲粉”,甚至買沒買“滬惠保”成了不少上海市民打招呼的新方式。

這是惠民保險在各地快速發展的一個縮影。惠民保險能夠為更廣泛的人群提供更實惠的保險保障,是普惠保險的積極探索。但在惠民保險蓬勃發展的同時,也需進一步捋順普惠性、公平性和可持續性的問題。

不限年齡、戶籍、職業和健康狀況

惠民保險作為一項由政府、保險公司和第三方平台共同推動的新型健康險模式,集普惠屬性與商業屬性於一體。

複旦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學系主任許閑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惠民保險兼具“低價格+低門檻+高保障+附加服務”的特徵。無論是“一城一策”,還是“一省一策”“全國統籌”,惠民保險價格和門檻相對較低,填補了基本醫療保險和商業健康保險之間的空白,為消費者提供了更為全面的保障。

以“滬惠保”為例。“滬惠保”是由上海市醫療保障局指導、上海銀保監局監督的上海城市定製型商業補充醫療保險,“滬惠保”一年保費115元,在上海繳納醫保的居民均可參保,不限年齡、戶籍、職業和健康狀況。參保人可使用個人醫保卡曆年餘額直接繳納保費,同時還可為家庭成員投保,最多可為本人及最多5位直系親屬(父母、配偶、孩子)投保。

“滬惠保”由太平洋壽險、太平養老、平安養老、平安健康、中國人壽、人保健康、泰康養老、新華人壽、建信人壽九家商業保險公司聯合承保。

對於“滬惠保”的定價問題,太平洋壽險回覆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稱,“滬惠保”是基於上海市基本醫保參保人群特徵,結合上海市醫保現狀、醫療水平等在上海市醫保局指導、上海銀保監局監督下,定製的城市型商業補充醫療保險。

太平洋壽險強調,“滬惠保”在上海銀保監局、上海同業公會的指導下對承保模式進行了深入研究,一致認為共保模式是最符合惠民保業務規律和當前市場實踐經驗的模式:一是有利於提升參保率;二是有利於平滑個體賠付風險;三是有利於統一規範服務流程及標準;四是有利於統一規範市場秩序。

從具體保障內容看,“滬惠保”重點保障大病住院自費醫療,分項最高賠付比例70%,累計保障額度230萬。在報銷比例上,特定住院自費醫療費用支付超2萬元部分,最高報銷100萬元,非既往症人群賠付70%,既往症人群賠付50%;21種特定高額自費藥品,0免賠額,最高報銷100萬元,非既往症人群賠付70%,既往症人群賠付30%;在上海市具備相關資質的醫療機構接受質子、重離子治療產生的費用,0免賠額,最高報銷30萬元,非既往症人群賠付70%,既往症人群賠付30%。

其中,質子重離子醫療項目是“滬惠保”的一大亮點,也是其它多數城市惠民保險所沒有的。公開資料顯示,質子重離子治療是當下頂尖的一種癌症治療手段。上海擁有全國為數不多能夠進行質子重離子治療的醫院。質子重離子醫療項目費用昂貴,一個療程費用大概在30萬元左右,並且不在醫保報銷範圍,需要全部自費。

惠民保由一二線城市向其他城市擴散

自2015年深圳市首次推出“重特大疾病補充醫療保險”以來,惠民保險於2020年實現遍地開花,目前繼續保持快速發展勢頭。

5月9日,由青島市醫療保障局和青島銀保監局聯合指導監督,中國人壽首席承保,泰康養老、平安養老、太平養老、人保健康共同承保的“琴島e保”在上海保險交易所掛牌交易。

在許閑看來,2021年,惠民保險預計將呈現出三大特點。一是增長趨勢仍為“橫向鋪開”。當前,惠民保險呈現出一二線城市向其他城市擴散的趨勢,這一趨勢將繼續延續,覆蓋範圍向三四線城市下沉,惠及更多人民群眾。二是產品形態趨於一般健康保險。隨著惠民保險市場的發展,部分城市及省份出現多款惠民保險,或是一款惠民保險有多個可選擇類型,而這部分產品則呈現出一定的價格梯度和保障責任差異,產品責任已不再局限於惠民保險的基本形態,惠民保險將逐漸成為保險公司觸達客戶,實現多元化保費收入的方式。三是特定普惠健康保險增加。惠民保險發展至今已經出現“惠民重疾”“惠民特藥”等細分產品,對於特定需求的群體實現更有針對性的保障。

據不完全統計,在已經上線且公開披露參保人數的惠民保險中,深圳、廣州、成都、重慶、北京、淄博、東莞、湛江、珠海、海南省、湖南省參保人數達到100萬人。各省情況來看,廣東全省參保人數最高。

隨著惠民保險的發展,各地陸續發佈惠民保險理賠報告。例如,“廣州惠民保”官方發佈的理賠報告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申請理賠人數為277人,單筆最高理賠金為35000元。

普華永道中國金融行業管理諮詢合夥人周瑾認為,這類普惠保險應該達到政府、消費者和保險公司等多方共贏。對於政府而言,這類產品可以覆蓋到老年人、低收入人群、殘疾人等傳統商業保險不太願意覆蓋的人群,從而可以更好解決基本社會保障體系對老百姓的醫療支出和健康保障覆蓋不足的痛點;對於消費者而言,可以用更普惠的價格購買到更多的醫療健康保障,作為基本社會保障的補充,也豐富了普通民眾的商業健康保險產品的選擇;對於保險公司而言,通過這類惠民性質的保險產品,可以擴大自身的客戶群體,積累醫療和健康管理數據,且維護與當地政府的關係,樹立良好的市場形象和品牌影響力。

普惠性、公平性和可持續難題待解

惠民保險在快速發展的態勢下,問題不容忽視。從各地實際情況看,惠民保險發展面臨兩大難題:一是普惠性和公平性有待改善;二是業務的發展可持續應引起重視。例如,不少參保人關心“明年還能不能投保”“是否可以一直投保”等問題。

在今年全國兩會期間,有代表和委員指出,惠民保險各地參保情況參差不齊。有的城市超過百萬參保人,也有的城市只有幾千人參保,普惠性尚未能實現。從保障水平看,能夠獲得惠民保險報銷的人群有限。惠民保險多設有免賠額門檻,而且雖然產品不限健康狀況均可投保,但合同規定了不同種類的除外既往症。從參與主體看,準入及服務流程缺少標準化,承保、服務主體良莠不齊導致服務品質差異較大。

產品定價機製的合理性有待提升。惠民保險短時間內的快速發展帶來了激烈的市場競爭,同時由於缺少完善的數據共享機製和數據支援,導致產品同質化現象明顯,產品的責任設計並未普遍以城市醫保政策和數據分析為依據,使得產品定價的合理性尚有待商榷,產品同質性也帶來了低價競爭的風險,還有城市同時出現兩款及以上價格和保障相似的惠民保險。從參保主體看,帶病、高齡人群集中,存在逆向選擇風險。逆選擇風險高容易使業務的實際經營情況與經驗預判相去甚遠,從而業務經營難以持續並影響保險服務水平。政府部門參與主體和職責定位不清晰。一方面政府指導主體眾多,眾多的指導主體容易造成多頭管理,另一方面政府參與深度不一。

北京工商大學保險研究中心副秘書長宋占軍對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強調,從普惠保險長期發展看,一方面應著力解決傳統保險產品對風險標的狀況門檻高的問題,重點為中低收入群體、老年兒童、新就業形態從業人員等特定人群提供多種類型的保險產品保障,另一方面保險公司應加強長期經營原則,合理設置費率和管控賠付率,始終做到商業可持續性。

2020年11月,銀保監會下發《關於規範保險公司城市定製型商業醫療保險業務的通知(徵求意見稿)》,要求保險公司在開展城市定製醫療保險業務時,遵從商業保險經營規律,市場化運作,按照經營可持續、風險可控的基本原則,合理製定保障方案、科學確定責任範圍。

此外,湖南大學風險管理與保險精算研究所所長張琳建議,可以考慮對惠民保險改革,統籌現有的補充醫療保險,建立商社兼容的普惠型補充醫療保險,這不僅能健全補充醫療保險的機製,還可以推動商業健康保險的發展,提高醫療保障體系的運行效率,實現覆蓋全民、統籌城鄉、公平統一、可持續的多層次社會保障體系。

(作者:李致鴻 編輯:馬春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