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仙股水有多深?香港金融集團:低吸高拋是基操 放空炮才是精髓
2021年05月12日21:40

  來源:財華社

  2021年4月1日,港股“7號仔”香港金融集團(00007.HK)宣佈當日九點開始暫停在香港聯交所買賣,以待刊發公司2020年度全年業績公告。5月7日,香港金融集團再宣佈由於需要“額外時間收集更多資料”,2020年全年業績公告將進一步延遲至本月底刊發。今年3月31日,本該發佈年度業績的香港金融集團已宣佈將延期發佈業績公告。

  兩次延後年度業績發佈之後,香港金融集團的股票成交更是慘不忍睹:在停牌前一日,香港金融集團股價收報0.127港元,全日成交180萬港元,總市值5億港元。

  去年10月9日,香港金融集團經曆洗倉式暴跌,股價雪崩81%,開盤0.44港元,至收盤跌穿1毫紙至0.092港元。自此香港金融集團變成了股價長期在兩毛港元以下徘徊的“仙股中的仙股”。

  而種種數據顯示,在香港金融集團的股價暴跌中,它的實控人許智銘卻賺得彭滿缽滿……

微米級精準“抄底”

  2020年10月8日,香港金融集團在事前毫無徵兆的情況下從10點17份開始跳樓式暴跌,最大跌幅一度超過98%,到3分錢港元的水平,至收盤公司股價略有回升報0.092港元。

  第二日,公司宣佈中止交易,緊急停牌,以待刊發有關公司之非常重大出售事項之公佈。關於前一日跌媽不認的慘狀,香港金融集團則未做任何解釋。

  11月2日,公司連發利好消息,先是全資附屬公司香港金控商業已經與合作夥伴協鑫創展控股有限公司訂立合作協議。根據協議,香港金控商業向合作夥伴供應沙及石料,而合作夥伴則相應以不少於人民幣200元每噸的價格每年至少採購1億噸沙及1.5億噸石料,之後按每噸不少於人民幣280元出售予其客戶。最終銷售溢利有一半仍須與香港金控商業平分。

  簡而言之,香港金控商業兩個環節都可以賺錢。

  第二則利好消息則是香港金融集團全資附屬公司將出售透過新粵商投資控股有限公司間接持有廣東港粵金控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全部股權,代價為人民幣50億元。

  廣東港粵金控房地產開發公司擁有位於廣東省湛江市湛江經濟技術開發區東海島東海大道之五幅土地之使用權,總地盤面積及總規劃建築面積分別約為266000平方米及1300000平方米,地塊已經規劃智慧城市綜合項目,發展項目包括五星級酒店、住宅大樓、大型購物中心、辦公大樓及大型水上樂園發展項目。

  在扣除廣東港粵金控淨資產29.46億元及出售事項應占開支約200萬元之後,出售事項預計將實現收益20.52億元。香港金融集團表示,出售可提升公司“資金狀況”。

  兩重利好之下,11月3日複牌的香港金融集團開盤後股價即一直飆升,最高漲幅一度超過160%,全日成交額放量增至3.75億港元,股價收報0.205港元,漲123%,回到暴跌前股價(0.44港元)一半水平。

  而在一跌一漲的超級過山車行情中,穩穩地把握住行情的恐怕當屬公司主席許智銘。

  在11月2日的公告中,公司公佈董事會主席兼控股股東許智銘在10月9日股價暴跌當日“被迫”透過其全資實益擁有之公司在聯交所出售合共5.3億股股份,占已發行股份約13.27%。顯然,香港金融集團10月9日遭遇的“洗倉式”暴跌與許智銘當日拋售脫不開干係。

  在此之後,許智銘又在10月14日透過自己的公司訂立買賣票據,收購1.85億股股份(相當於公司已發行股份約4.63%)。至此,許智銘在公司持股數量增加至23.3億股,相當於已發行股份總數約58.25%。

  許老師的操作,相當於先大量拋售將香港金融集團股價壓到低位之後,自己再在股價低買回購一部分持股,然後放出雙重利好消息,刺激公司股價在複牌後大漲。一進一出,便是微米級的精準抄底。香港金融集團複牌之後,許老師便開始了頻繁地減持,減持幅度基本在百萬股級別,落袋平安。

  而最為人稱歎的是,刺激香港金融集團複牌後股價上漲的雙重利好消息之一廣東港粵金控房地產開發公司的出售事項交易對手買方Epic Union Holdings Limited最終實益擁有人藍惠玲女士為許智銘友人。雙方於2015年左右在一個私人社交派對上認識。

  2020年12月4日,香港金融集團宣佈廣東港粵金控房地產開發公司出售事項終止,原因是許老師的友人藍惠玲(買方)“相關融資未達到預期條件”,故無法支付相關款項。

  所謂利好,原不過是紙上一宗消息。無論友人藍惠玲是不是真的囊中羞澀,付不起收購款項,許智銘許老師終究是賺到了。香港金融集團真正的股神原來早已在公司裡面了。

是誰改變了香港金融集團?

  頂著“7號仔”股票代碼的香港金融集團能有今天的江湖地位,自然是離不開主席許智銘一路上“鞠躬盡瘁、篳路藍縷”。

  30年前,香港金融集團前身和現在比是天壤之別。1991年,高信集團創辦人藍國慶創立高信證券有限公司,兩年之後又創辦高信財務有限公司。兩公司前者提供證券買賣中介服務,後者提供證券保證金服務。1991年,公司姊妹公司高信商品期貨有限公司亦告成立。

  到了2000年,高信集團開始資本化運作。當年3月29日,集團控股公司Karl Thomson Holdings Limited在百慕大成立,中文名就叫高信集團控股有限公司。半年之後的9月8日,高信集團控股在香港聯交所上市,股份代碼00007。

  彼時的高信集團控股透過子公司Karl Thomson (B.V.I.)全資擁有高信證券、高信財務、高信商品期貨、Karl Thomson Development Limited四間子公司。

  控股公司當時的主席是創始人藍國慶,副主席兼董事總經理為其兄弟藍國倫。資本化運作之後,高信集團控股開始不斷拓寬業務邊界,通過收購和聯營開始涉足油氣開發和電鍍等領域。正是在這一輪業務轉型中,凱富能源迎來了現在的控股股東許智銘。

  當年年中,許智銘與前美國總統小布殊兄弟Neil Bush透過凱信銘能源集團認購高新集團控股8.2億股新股,成為高信大股東,公司才開始業務轉型。至今,藍國慶、藍國倫仍留在公司出任董事會執行董事,但公司控製權早已落入許老師手上。

  截至2020年年中,許智銘共持有公司64%股份,該持股分佈在五家許全資擁有的公司中。當年10月開始,許老師大賣大買又大賣之後,其最新持股比例應該還在50%以上。

  據披露易統計截至5月11日數據,香港金融集團有91%的股份分佈在216家市場中介者手上,其中建銀國際證券、彙豐銀行、中國海通證券及UBS SECURITIES HONG KONG持股比例分別為17%、11%、10%及7%。許老師的持股應已經分散在多個中介者處。因此除公司披露外,要追查大股在握的許老師股權變動方向並不現實。

  要說許老師的入主為香港金融帶來的改變,最大的變化是在公司名稱上。

  2013年1月初,高信集團正式更名為凱富能源集團有限公司。同年3月21日,公司委任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為公司榮譽主席兼高級顧問。2018年,凱富能源的公司將旗下多家石油業務公司部分或全部股權出售,作勢又再更名為香港金融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香港金融集團。

  去年8月25日,香港金融集團又宣佈,董事會建議將其英文名稱及中文第二名稱分別由“Hong Kong Finance Investment Holding Group Limited 香港金融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更改為“Wisdom Wealth Resources Investment Holding Group Limited 智富資源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反映公司的最新業務全貌。

  然而之後,公司更名事宜就再沒有下文,一直延用香港金融集團的舊稱。

  香港金融集團的名字變換不停,唯一不變的是它的穩定業績。過去十年間,香港金融集團的扣非歸母淨利潤大部分時間為虧損,2019年錄得淨利潤6億元已經是公司近十年的最輝煌成績(2020年年報暫未披露)。

  2020年上半年,香港金融集團錄得經營溢利7969.5萬港元,但扣除了投資物業(即湛江開發項目)公平值變動收益9403.5萬港元後,其實公司貿易、採礦及油氣業務、金融業務及物業投資四大分部只有金融業務分部錄得經營溢利26.7萬港元。其餘分部經營悉數虧損。

  許老師強勢入主之後,並沒有為香港金融集團經營帶來實質性變化。

  但或許,許老師誌並不在此。

“江湖猛人”許智銘

  許老師平日行事低調,媒體很少有能夠採訪到他本人。有關許老師的背景,多來自香港一家某數字字頭的週刊報導,個中真實性多少不得而知。

  按某週刊描述,許智銘現年58歲,出生廣東高州,父親是當地農民。高中時期,許智銘到廣州就讀高中,靠賣電子錶和收音機成為當年的萬元戶。畢業後許智銘到深圳和北京經營房地產。1989年,許創立嘉浩集團,開發有嘉浩國際商住別墅城、柏聯別墅及榮寧園等。

  許老師在政商界人緣頗好。其本人2003年獲頒金紫荊星章,連續四屆擔任中國政協委員,有近四十項中外公職,如馬達加斯加共和國駐香港名譽領事、中國石油大學兼職教授、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前訪問學者等等。

  成了名人之後,許老師開始在股票市場一展身手。2004年,許老師收購港股上市公司明倫集團後將其更名為中聯石油化工。兩年之後,公司在馬達加斯加收購油田,並表示到2007年將出產第一桶石油。至2007年,公司股價由是暴漲至2.5港元,升幅接近十倍,許老師身價亦水漲船高。

  在這個過程中,許老師還充分利用他的人脈,拉攏人大代表霍震寰及程萬琦入股超過1億股及6000萬股公司股票,將其分別委任為非執行董事及執行董事。

  江湖有傳言,2008年許老師承諾如果股價下跌將原價回購股票的方式勸說“四叔”李兆基以1.25港元的價格買入中聯石油2.5億股股票,並在四叔自己並無入股的情況下向記者放空炮,令股價拉升至2港元。對此,永義國際前主席官永義曾私人傳票控告許老師,指控其2008年訛稱李兆基入股中聯石化,發佈假消息。但最後罪名並不成立。

  當中的幕後情況自然有真有假。但2007年上半年,現已更名為延長石油國際的中聯石油的確在六個月之內拉升十倍隨後大幅回落。2008年,中聯石油股價亦曾在兩個月時間內從0.8港元拉升至2港元。許老師的“炒股”功力可見一斑。

  即便到今天,許老師的香港金融國際也依然延用著他名人效應+消息面利好拉升股價的路子。

  根據公司網頁,香港金融國際榮譽主席兼高級顧問為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高級顧問為前中國國家石油工業部部長王濤、前中石化董事長傅成玉、馬達加斯加共和國石油與礦業部長Lalaharisaina Joelivalerien。董事會包括美國前總統喬治布殊弟弟,老布殊第三子Neil Bush等。

  值得一提的是,許老師兩個分別33歲及26歲的兒子許峻嘉及許嶽麟也均在公司出任副總經理。

  在名人背書之後,去年年底香港金融國際又放風即將出售湛江項目拉升股價——以上皆和2007年許老師傳聞中拉升中聯石油的手段存在諸多雷同 。

  許老師不僅股票市場玩得轉,私底下同樣是個“狠人”。

  去年三月份,許老師涉嫌聯同一名裝修工人,在大嶼山大浪灣村襲擊一名外籍男子Alexander Robert Medd。許老師因損壞事主的手提電話,被控普通襲擊及刑事毀壞兩罪。據悉,Alexander Robert Medd是沽空機構Bucephalus Research合夥人,機構曾沽空聯想等中資公司。除此之外,許老師還曾捲入中國台灣政治獻金風波。

  通吃政經兩界的許老師在香港雖然低調,但卻是個“猛人”。

  然而,對於普通股民而言,許老師的香港金融集團作為投資標的,具備太多基本面之外的不確定因素,裡面的水深的很,一般人把持不住。一般人若不想成為許老師的賺錢工具,還是對香港金融集團避而遠之為妙。

  作者:燕十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